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1章 你怎么都没敲门就进来了?
    ,!

    然后她紧贴着他好看的娃娃脸便说道:“我那还不是全都为了你,能早点把池家的产业拿到手?我现在不把叶二少巴结好,那他又怎么会为我们所用?你说不是吗?”

    说着话,沈乐薇才发现池洋嘴角已经擦破了,心疼地就用手指放在他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“哎呀!我们洋洋的脸这是怎么回事?快告诉姐姐,是谁打的?”

    “池安夏身边的一个黑脸保镖,出手特狠。”池洋脸颊一红,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池安夏身边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保镖了?”

    “还用问吗?肯定是墨厉城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样也好,墨厉城肯定第一时间先管池家,我们就可以先干我们的大事,只不过,接下来我们得分头行事了,不如......现在让姐姐先疼疼你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女人娇软的嘴唇就在池洋的脸颊上印了一个鲜红的唇印。

    这更让池洋的把持不住了,伸手就搂住沈乐薇将她推到在床上,就狠狠地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举动,没有让沈乐薇惊慌,反倒心里更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她搂着池洋的脖子就娇声说道:“看来弟弟真的是长大了,都学会推到了。”

    池洋居高临下地说道:“你不是就喜欢男人这样对你吗?我现在就成全你!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就低头往女人白皙如雪的脖颈上啃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亲她那张嘴,因为她的嘴亲过太多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也不喜欢她的月匈,因为那里无数人摸过。

    可是他却喜欢在她的身体里肆意横行,甚至连前-戏也懒得做。

    沈乐薇却兴奋的厉害,尖声叫着:“啊......我就知道,你比那个老男人强多了!”

    池洋听见她拿自己跟别的男人比,身下就更卖力了,恨不得将这个女人顶上天。

    今天在池家的时候,池国雄竟然骂他是贱女人生的野种!

    本来他还想给这个父亲留点情面,现在却恨得想让那个老混蛋去死!

    这种极大的羞辱,他今天只想发泄在这个女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而对于沈乐薇来说,今天却是格外的享受,就像是自己重回云巅。

    眼看着他们计划的事情已经成功一半,那么今天就当做提前庆功好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两个人快活了还没有1个小时,一个不好的消息就传来了——叶梁栋竟然刚到医院就被警方以家暴罪逮捕了......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里,池安夏将心思都放在这周末的慈善宴会上。

    刚好那天也是平安夜,慈善宴会的全称也定位yun慈善圣诞之夜。

    而且这次宴会的地址已经安排好了在mc集团旗下的一艘豪华游轮上,从平安夜当晚出发,要在海上一天两夜的旅程。

    届时也会邀请北城乃至全国的各大名流,政商精英,还包括不少的明星红人。

    关于叶梁栋家暴被抓起来的事,池安夏第二天通过手机上推送的微博新闻才知道的。

    因为是叶家的事,她多少关心一些,便跟叶寒琛打过去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池安夏打招呼道:“叶少,下午好。”

    叶寒琛有些惊喜地说道:“安夏,是你呀!”

    池安夏微笑着说道:“嗯,我打电话,是想问一下,叶老现在还好吧?”

    她担心的自然是,因为叶二少家暴的事影响叶老的病情。

    叶寒琛刚好是在医院里,十分冷静地回答道:“放心吧,爷爷已经转到普通病房了,再有几天就能出院,二叔的事,我还没有让他老人家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希望叶老能参加这周末的慈善宴会。”池安夏才放心。

    “这得到时候看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宴会请柬我已经派人送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那天爷爷身体不适,我会代爷爷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好,慈善宴会那天我们再见,不见不散。”

    她面向窗外的海景,声音轻柔地说着话,丝毫没有注意到房门口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直到讲完电话,池安夏才回过身来,就见墨厉城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而且那个男人大大方方进她的房间就算了,进来就将厚外套脱了下来,紧跟着就将领带扯下来,还要去解衬衣上的扣子。

    池安夏心上猛地一怔,下意识地问道:“喂,你怎么都没敲门就进来了?”

    墨厉城转过俊脸来,便说道:“抱歉,我刚不知道你在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,他便朝着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池安夏马上解释道:“我、我刚才是在给叶少打电话,问他叶老的身体情况,因为慈善宴会当天要确定叶老会不会出席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一半,她才猛然意识到,自己竟然潜意识里在跟墨厉城解释给叶少打电话的事。

    这要是以前,她才不想跟他解释一句,今天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不成她心里还担心这个男人又吃叶少的醋?

    意识到这些,池安夏马上转移话题:“对了,你到底有没有派人保护池家?”

    墨厉城见她问起,长臂一伸就勾住她的腰身,沉声说道:“放心吧,从昨天开始,我就已经让十几个保镖24小时轮流在池家守护,就算池洋会带人去叨扰,也不会让他进持家大门一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是叫人守在池家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池安夏赶紧将两只手撑在他胸口,眨着明亮的眼睛说道:“就算拦得住池洋一时,也拦不住他以后呀,万一......万一你这边把保镖一撤走,池洋就会进池家惹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的担心不是没道理。

    毕竟池洋跟田丽丽母女一个德行!  墨厉城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的眼睛,抬起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尖,便说道:“这个你也可以放心,我已经再联系那个房贷的公司,尽快要帮池家追回房产,那样池洋就没有再去闹得理由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池安夏这才放心,情不自禁地说了声:“谢谢你,想这么周到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挑了挑眉,便压低嗓音说道:“真想谢我,不如来点实际行动。”  说着,男人的大手搂着她的后腰就往自己身前猛地一推,低头吻了过来.....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