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2章 看我今天不打死你,我就不姓叶!
    ,!

    直到她将那块小牛排咽下去,墨厉城才松开她。

    为了庆祝今天约会成功,他拿起她的杯子又帮她倒上一杯红酒,也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倒完酒,其中一杯递到她的面前,便沉声说道:“我们干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却已经又羞又窘,坐在软塌上也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她看着墨厉城递过来的酒杯,赶紧说道:“我不想喝了,我还得回去看孩子们。”

    再跟这个男人单独待下去,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。

    说完,池安夏就再次要从软榻上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别走,你还没有陪我吃完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说着,控在她腰上的长臂微微用力,她就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池安夏一回头就看见男人目光深深地看着她,仿佛就要将她吸进去。

    她被他看得脸颊更红,只好低头答应:“那好,我陪你吃完,你就送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却舍不得放手,漆眸深深地看着她说道:“如果,我今天晚上想叫你留下来呢?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问,池安夏更心跳加速起来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承认,这样的男人绝对有资本叫任何一个女人为他飞蛾扑火。

    池安夏努力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,可是却克制不住砰砰直跳的心脏......

    夜色渐深,叶寒琛的心情却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他给池安夏发了好几条简讯,一直没有收到回复,打过去电话,也是没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就好像池安夏忽然从他的消失了一样,或者是二叔已经对安夏不利。

    叶寒琛不敢乱想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他现在被二叔关在房间里,根本出不去。

    最后他只能让阿忠尽快想办法,找机会把自己放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叶寒琛心里着急的时候,却听见楼下传来有人大喊大叫的声音。

    好像是叶二少喝醉后胡乱呵斥人的声音:“都给我滚开,我看你们谁敢挡爷的道?爷马上就要成为叶家的家主,以后看你们谁还敢看不起我!”

    估计那些家里的佣人都被吓得瑟瑟发抖,谁也不敢上前去拦着。

    就连叶梁栋脚下不站稳,在楼梯上摔了一跤也没人上前去扶。

    叶寒琛才没有心情去理睬那个混蛋二叔又喝了多少酒。

    自从老爷子去住院后,二叔就像是忽然没人管束了是的,天天在外面跟那些酒肉朋友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今天一定也是喝得伶仃大醉了,才被人送回来的。

    可就在叶寒琛对外面的动静不闻不问的时候,却忽然听见苏澜心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虽然那个声音很轻,很柔,但是也能听得出来,那是她在劝二叔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结果叶梁栋却很不耐烦地骂道:“臭女人,给爷滚开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用力一甩,就将搀扶着他的苏澜心给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却不料这一甩就让苏澜心摔倒在楼梯转角处,刚好碰倒了一个装饰花瓶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女人的尖叫声,就听见外面传来剧烈的“砰”破碎声。

    紧跟着就是孩子们的尖叫声和哭声:“妈妈,呜呜......妈妈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下就让整个叶家热闹起来,却惹得叶二少更不耐烦起来。

    叶寒琛待在房间里都能听得见二叔暴怒的声音:

    “你这个没有的贱女人,什么事都干不好,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9敢背着我勾搭别的男人,看我今天不打死你,我就不姓叶!打死你!贱女人!”

    “二少,你是喝醉了,听人乱说.......啊!二少不要打,啊、啊......”

    紧跟着传来的便是苏澜心的尖叫声,还有孩子们哭得更厉害。

    随后二楼的一个房间猛地被人甩上,发出“砰”的巨响。

    接下来房间里的动静不仅没有平静下来,反而房间里传出来连续的响动。

    估计是孩子们也被吓坏了,在房间外面一直哭喊:“爸爸不要打妈妈!爸爸不要打妈妈!我们要去告诉爷爷!”

    最年幼的孩子还只有1岁多,只会哭着喊:“妈妈,妈妈......”

    这也让叶寒琛心里猛揪起来。

    二叔别又像以前那样,喝醉了下手就会更重。

    叶家上上下下也就叶老爷子能阻止二少,那些佣人只会背后嚼舌根。

    可是这才叶老已经去医院住院了,家里更加没有人能管束得了这个混蛋二少了。

    叶寒琛待在房间里别提多心急,坐在轮椅上就想把自己的房门踹开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想想,他心里又矛盾起来。

    要是被二叔怀疑自己跟苏澜心的关系,那就更对苏澜心不利。

    最后他实在没有办法,只能在房间里面干着急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房间里,苏澜心却被叶梁栋打得浑身是伤。

    她嘴里只能发出柔弱的求饶声:“啊!我错了好不好?求你不要打了,求你......”

    叶梁栋才不管她的哀求,边打边喊:“你还知道错了!那你现在就去死好了!”

    结果他一个失手,就见苏澜心摔倒在茶几前,脑袋刚好撞上坚硬的桌角。

    这一下就让苏澜心晕了过去,头上也迅速流出血来。

    叶二少这才觉得打得没劲了,晃晃悠悠地起身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孩子们看着爸爸终于走了,才敢进房间去看。

    可是看见妈妈晕倒了,头上还有血,孩子们更是吓坏了。

    而苏澜心仿佛听不到孩子们的喊声和哭声,整个人飘飘然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死了也好,也算是她彻底从痛苦了解脱出来了,没有忧愁也没有烦恼。

    孩子们却哭得撕心裂肺,担心着这样会失去妈妈。

    就在孩子们最无助的时刻,却见叶寒琛的身影猛地从房间外面冲了进来......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池安夏再醒过来,发现自己早已经不是在花房里。

    眼前竟然是她和墨厉城6年前的海边别墅的那间主卧,却早已经不见那个男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昨晚上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后来就喝了很多红酒,到现在脑袋还有点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以至于这一晚上,他和她有没有肌肤之前她都不记得。  她只是记得墨厉城结实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抱着她,在她耳边说道:“安夏,当初你那么无情地离开我6年,现在我只想你能再给我6天.....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