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1章 谁说我是吃醋了,我分明没有!
    ,!

    男人忽然这样体贴的举动,竟然叫池安夏猛地怔住。

    原本她想拒绝,可耐不住肚子实在是饿了,愣了愣还是张嘴将那块牛排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兴许是她现在饿的原因,竟然觉得嘴里的牛排非常可口好吃。

    墨厉城见她吃下去,便开口说道:“放心吧,孩子们已经让裴义从酒店里接回家了,而且早就吃过饭了。”

    这更加让池安夏确定,这个男人早就知道她定好机票的事情。

    于是她嘴里便吃边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,我要带孩子们回澳洲的事的?”

    墨厉城放下刀叉,脸色不改地问道:“那你先告诉我,方秘书都给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让池安夏蓦然想起,自己在餐厅里用水泼过方秘书的事。

    想必方思慧已经跟墨厉城告过状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这么突然的问起来,她有点措手不及,嘴里的牛排也一下就噎在嗓子那。

    墨厉城见她脸色忽然有些不好看,立刻将刀叉放下,转身就从旁边的酒架上拿过来一瓶红酒,还有一只干净的杯子,迅速给她到了一杯就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池安夏只觉得嗓子眼那噎得难受,没有看清面前是什么,端起来就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将噎住嗓子的牛排咽下去,她才猛然发现墨厉城给她喝的是红酒。

    “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她不由得干咳起来,男人宽大的手掌迅速在她的后背上轻拍起来。

    墨厉城边拍边语速缓缓地说道:“不要着急,我只是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却不知,这样更加池安夏觉得尴尬,扁了扁嘴便说道:“她什么都没有说,那杯水是我要故意泼她的,你信吗?”

    墨厉城就知道这个小女人喜欢跟自己犟,沉冷着嗓音说道:“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只是简单的三个字,池安夏心里莫名的安慰。

    仿佛刚才被噎住的感觉立刻消失一样。  随之便听男人低沉的嗓音继续说道:“我相信你,你从来不是会无缘无故就对别人无礼的人,方秘书一定是哪里办的不到位,所以才让你生气的,既然这个秘书这么不中用,那我明天就把她开除好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池安夏更是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墨厉城竟然为了她不喜欢,就随便可以开除自己的秘书?

    而且他还没有听自己解释一句,就肯定地说相信她,与他相反的是,她都连问都没有问他一句,就已经判了他的死刑。

    这让池安夏的心里一下百转千回,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秘书,你随便想怎么开就怎么开吧。”池安夏说着,就别开脸看向远处的薰衣草花丛,心里更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你吃醋的样子也很好看。”墨厉城看着她的侧脸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是吃醋了,我分明没有!”池安夏说着,就转过头来有些生气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还说没有,跟方秘书谈完话就吵着要带孩子们离开,不是吃醋是什么?”

    墨厉城边说,漆黑无底的眼眸一边深深地看着这个小女人生气的小脸,还有她喝过红酒后红红的嘴巴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竟然有种冲动,想要一口亲上去,好好品尝一下那张小嘴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还肯为自己吃醋,那就说明她的心里一定还有自己。

    既然还有他,那为什么还是对他若即若离的?

    让他总是想抓住,却总是感觉又抓不到,甚至摸不透。

    就见池安夏扁了扁嘴巴,说道:“那是因为方秘书太讨厌,她说的话也实在气人!”  墨厉城看着她生气的样子,勾了勾唇角便说道:“我就知道方秘书肯定没有跟你说清合作慈善宴会的事,那我就直接给你说明白好了,你们yun基金今天的慈善宴会我准备承包了,宴会地点我都已经选

    好了,宴会上所有酒水布置会请专人去做,只是宴会邀请名单我需要跟你后面慢慢协商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池安夏有点怀疑自己的听觉,那个方秘书可不是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个方秘书说出的话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还居然要她尽量提条件,否则最后人才两空。

    看着男人侃侃而谈,她冷冷地笑了笑,随后自嘲道:“抱歉,我不知道你已经全都安排好了,我还以为你的秘书传达的都是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傻女人!以后不是我亲口给你说的话,你都不要信,也不要听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看着她说道:“好了,我们不提那个令人讨厌的秘书了,继续吃晚餐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又帮她切了一小块牛排,用叉子插好递到她的嘴唇边。

    池安夏原本心里还有些气呼呼,这一下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而且面对男人的体贴,她竟然还有点笑羞。

    于是她扭过头来便说道:“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伸手就要从墨厉城的手里将叉子接过去。

    谁料她刚伸过手去,墨厉城便将手里的刀叉扬了一下躲开了。

    便听见墨厉城低沉浑厚的嗓音在耳边说道:“还是让我喂你吧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心上蓦地一怔,瞪了他一眼便说道:“不要,我可不习惯有人喂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勾着菲薄的唇角笑着说:“我就知道,你一个人在澳洲的这几年,没有人想我这样疼你,更没有人再走进过你的心里。”

    “谁、谁说没人疼我?”

    池安夏脸颊瞬间微烫,便继续说道:“辰辰和月月就很疼妈咪......”

    说还没有说完,墨厉城将那小块牛排放进自己的嘴里,就吻了过来。

    四唇相抵,唇齿间都是牛排的酱香,还有红酒的甘醇余味。

    池安夏只感觉心跳猛地落了一拍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竟然说的喂她,就是亲口来喂她!

    而且墨厉城不光是用嘴喂的,最后还用舌尖一点一点推送,直到她咽进去。

    这样负距离的接触,她惊愕之余,竟然一点没有觉得反感。

    池安夏抬起手挡在两个人身体之间想要推开,最后反而变成小手紧紧捏住男人浴袍上的衣襟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,这让小小的动作墨厉城心里很愉悦。  这一次也算是他和她时隔6年后,真正意义上的单独约会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