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5章 墨厉城 难道现在还想惦记我们叶家
    肖若白见他又要起来,便劝慰道:“叶老您别急,您是因为严重肺炎导致的休克住院的,等您把身体养好,我们会尽快把您送回叶家的,现在您只需要配合治疗。”

    叶鸿天才不管什么配合不配合,边咳边说道:“我要见我孙子!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墨厉城见这老爷子又老又倔,便沉声说道:“把叶寒琛叫来。”

    肖若白猛地一怔。

    把叶少叫过来,不就等于通知叶家了吗?

    不过他反应很快,赶紧说道:“好、好!你您要找叶少,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说着,肖若白便拿出手机来,就将叶寒琛的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依旧还被关在房间里的叶寒琛一直很挂念爷爷,见肖若白的号码就立刻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叶寒琛就着急地问道:“肖若白,我爷爷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肖若白赶紧对着手机说道:“你爷爷现在就在我身边,正好在找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叶老,并说道:“叶老请接吧,是你孙子叶寒琛。”

    听见是叶寒琛,叶老叶子才哆嗦着手将电话接起来,就叫道:“寒琛,寒琛......”

    叶寒琛在电话那边也很激动地回应道:“爷爷,我在这,爷爷您还好吧?”

    听见孙子的声音,叶老便说道:“我现在在医院里,你快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爷子就扭头看了看周在病床前的肖若白和墨厉城。

    不用想,他也能猜的出来,自己来医院跟这两个人有莫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不过墨厉城竟然出手掺和他们叶家的事,倒是让他很意外。

    随之却听见叶寒琛在电话里说道:“爷爷,您现在还不能回家,您可能还不知道,家里现在的情况很复杂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给我废话,马上派车来医院接我!”

    说完,叶老深呼吸一口气,像是在极力压抑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虽然这几天他一直昏昏沉沉,可是家里的状况心里也清楚几分。

    二儿子说是带回去一个私生子,可他心里清楚,那是二儿子想要叶家全部的家产。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苏澜心给他吃的药换掉了,恐怕他都还不知道二儿子的阴谋。

    越是现在这种状况,他越是没有心情住什么医院,越是操心家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叶寒柢理解爷爷的心思,赶紧说道:“爷爷,现在不行,因为现在家里已经被二叔控制了,不是我不去接您,而是我现在也已经被二叔关在房间里,您如果回来......”

    “混蛋!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叶老狠狠地骂了一句,就又猛地一阵咳嗽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情绪是极度愤怒加上难过,自然控制不住情绪。

    但是叶家现在的状况堪忧,他不得不交代道:“寒琛,你要好好守着家,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叶寒琛赶紧在电话里说道:“是,爷爷,我会把这个家守好的,等您回来。”

    然而电话里再响起的不是爷爷的声音,而是肖若白的说话声:“叶少放心,我肯定会把叶老照顾好的。”

    叶寒琛听见是他,便感激地说道:“谢谢肖院长,希望你能让我爷爷早点回家。”

    肖若白笑了笑,回应道:“没问题,等叶老出院你再好好谢我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肖若白便将电话挂断了,扭头看向咳得厉害的叶老。

    叶老是刚才情绪太激动,所以一时间咳得厉害点。

    等情绪平息些,叶老才呼吸缓和过来。

    肖若白这才开口说道:“老爷子现在清楚家里的情况了吧?你们叶家现在可是龙潭虎穴,回家就等于自投罗网,为了保住家产不叫您那败家儿子霍霍干净了,还是在这里好好配合我们治疗吧。”

    叶鸿天立刻就又激动地说道:“把我那个不孝子给我找来,我要好好问问他!”

    肖若白赶紧转过身来劝道:“叶老,您不是开玩笑吧?就您这身体,怎么应付您那个混蛋出名的儿子?您还是好好歇歇,再想想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叶鸿天心里当然明白,可是嘴上却大声喊道:“我们叶家的事,我还能,咳咳.....”

    结果话还没有说完,老爷子就又捂着嘴剧烈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肖若白站在一旁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,嘴角扯了个无奈的弧度。

    这人真是越老越倔强,明明是为他好,却觉得别人是在害他。

    简直是无药可救!

    不过这老爷子现在看来也挺可怜。

    在商场驰骋几十年,挣下无数家产,临老临老却被家人给算计了。

    就好像8年前的薄云擎,以为将遗嘱写好了就可以安心死了,其实却已经让人算计了。

    坐在病床旁边座椅上的墨厉城沉默良久,才抬手示意肖若白可以出去了。

    肖若白点点头,应声道:“我还有点事要忙,那你们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抽了一张消毒湿巾,便转身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叶老想要回叶家也可以,但是我希望您能跟我们好好合作一次,否则我可不确保,叶家不会是下一个薄家!”

    墨厉城的语气又冷又沉,听在叶鸿天的耳朵里却像是一把利剑直取心脏。

    叶老爷子立刻说道:“墨厉城,你毁了薄家,难道现在还想惦记我们叶家?”

    “错!”

    墨厉城俊脸冷峻,漆眸如墨,立刻否定:“我是要保叶家。”

    可叶老才不信,厉声厉色地说道:“我人老了,可记性还没坏,就你墨厉城要保我们叶家,我看你是想毁了我们叶家还差不多,咳咳......我当年要不是看在薄叶两家是世交,才不会出手阻止你,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老爷子边说边咳才将完整的话说完了,昏暗的眼睛一直紧紧地瞪着墨厉城。

    就好像他一错开眼珠子,这个比豺狼虎豹还狡猾的男人立刻就给他来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可是没有忘记,这个家伙前一阵子才让叶家在股市上亏损了70亿。

    要知道70亿对于叶家来说,就已经相当于抽筋拔皮了。

    “叶老,35年前墨家是怎么落败的,我以为您应该最清楚。”墨厉城淡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......”  叶鸿天脸色瞬间刷白,心里也惴惴不安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