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2章 在这个家里不许给我胡说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经将准备好的一条项链拿了出来,抬起长臂便从她的面前绕了一圈。

    项链冰凉的质感蓦地触到脖颈的肌肤,叫池安夏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就见一条镶着粉红水晶钻的项链出现在她白皙修长的脖颈间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,这条项链竟然跟月月那条还是同款。

    池安夏不由得整个人一僵,心跳也跟着加快速度。

    帮她戴好项链,墨厉城就将她整个人拥进了怀里,低头就吻上她白皙的脖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试衣间外却响起月月有些着急的声音:“阿姨,你有没有看见我妈咪?”

    池安夏心上一惊,低赶紧小声说道:“墨厉城,你快出去!”

    一定是她在里面呆的时间太长了,两个孩子等得着急了。

    可墨厉城吻了好一会儿,才放开,看见她脖颈间留下一朵鲜艳的“红草莓”才满意。

    随后两个人才陆续出了试衣间,就见池安夏早已经脸色通红,像是快滴出血来。

    等在一旁的女店员看见她脖颈上的那条项链,立刻惊讶地长大的嘴巴。

    那款项链可是意大利皇家品牌rose的最新定制款,全世界就三条,竟然有两条都戴在这对母女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不过更惊讶的是辰辰和月月,看着从一个试衣间出来的爹地和妈咪都睁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月月更是惊奇地发现:“妈咪,你的脖子受伤了,那里红红的呢!”

    池安夏抬起手赶紧挡住,尴尬地笑着回答:“没什么,只是被蚊子叮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话也就骗骗小朋友可以,一旁等着服务的店员可是看的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辰辰却看着妈咪和月月脖子上的两条项链有点想法:这就是爹地的礼物?

    难道爹地不知道,给女人送礼物绝对不能送一模一样的吗?

    小家伙抱住两个小胳膊,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全家福的拍摄,光摄影师就用了三位,确保每个角度都做到完美。

    池安夏一手抱着一个宝贝,连拍了好几张,墨厉城就直接坐到了身边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男人坐姿也是带着成功男人的威严和霸,往那一坐画面就感觉不一样了。。

    这突然的举动,池安夏却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收了他的项链,拍全家福就得带上他吗?

    她都恨不得当场就把项链摘下来还给他,叫他一边凉快去。

    然而这对于辰辰和月月来说却是高兴事,赶紧跑到墨厉城身边,一边一个摆好姿势。

    两个小萌宝还合力往中间挤,还一边喊着:“爹地,妈咪,坐近一点!”

    池安夏想发火,就听摄影师在一旁说:“对、对,坐近一点,头再靠近点!”

    墨厉城干脆长臂一身,直接将她搂紧怀里,摄影师才喊了声:“完美!”

    池安夏还没来得及反对,就是咔嚓、咔嚓连拍了好几张。

    接下来又是还动作,两个萌宝又换了位置。

    池安夏虽然有些不爱情愿跟墨厉城表现的这么亲密,但最后还是好好配合了。

    其实在她心里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期待,期待这次的全家福里有墨厉城。

    就好像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一张有爸爸的全家福,心里总觉得生活里少点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看着孩子们开心,这一次她也就没有说什么,甚至心里隐隐还觉得,也许她不应该太自私,为了让孩子们留在自己身边,让他们从小跟自己一样得不到父爱。

    可就在摄影师精心选角度拍照时,却听见墨厉城随身的手机响起了一阵铃声。

    池安夏心里忽然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却见墨厉城拿着手机走到一旁,接听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池安夏听不到他说话的内容,但是也能感觉的到他不想让她听见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6年前和他试穿婚纱病拍照的时候,墨厉城也是接了一个电话就中途离开了。

    那一次她不得不跟着墨雪初提前回别墅,而后就听薄绍言说,他是去对付薄氏的。

    想起曾经的往事,池安夏心里更加郁闷和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就连接下来的拍摄,她都心不在焉......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叶家的情况却是焦灼万分。

    叶老爷子不知道怎么回事,从中午吃过药以后就整个人就剧烈咳喘到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苏澜心看见这种情况,整个人慌得一点主意都没有,跑出房间来便大声喊:“不好了,不好了,老爷子快不行了!老爷子快不行了!”

    叶二少听见她的喊声,立刻起身骂道:“该死的女人,竟然什么话都敢说!”

    说着,叶梁栋起身就朝着老爷子的房门口走过去,抬手就打了苏澜心一耳光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打她了,差点就把她从二楼平台上扇下去。

    打完,叶梁栋还骂骂咧咧地训斥道:“在这个家里不许给我胡说!”

    苏澜心赶紧捂着脸哭着说:“我真的、真的没乱说,老爷子、老爷子他......”

    不等她把话说完,叶梁栋转身就推开叶老的房门,直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果真就看见老爷子憋得脸色都发紫了,睁着眼睛像是要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叶二少立刻紧张起来,赶紧上前大声问道:“爸爸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别吓我!爸爸,你到底怎么了?爸爸,你可不能就这么死了.......”

    他担心的是,老爷子就这么死了,那他什么也得不到。

    在老爷子修改遗嘱前,他可是还不能让老爷子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可是叶二少喊了好几声,老爷子依旧是换不过气来,气息快断是的。

    叶梁栋擦擦头上的冷汗,便心虚地说道:“爸,你得挺住了,我这就把你送医院去!你等着,你等着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他赶忙跑出房间就喊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马上叫救护车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立刻就有佣人应声去打急救电话了,叶家上下也一下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就连本来在三楼午睡的池洋听见动静,都赶紧跑下来问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而外面这么大的动静,在房间里的叶寒琛肯定也听得见。

    叶寒琛心里猛地一惊。

    他可是亲眼看着苏澜心把哪些药喂给老爷子的。  难不成肖若白给他开的药会有问题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