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7章 来人 拦住安夏小姐
    叶寒琛这边还没有听到爷爷究竟想要说什么,紧紧抓着爷爷的手不想松开。

    可是老爷子现在的状况确实十分不好,别说是说话,就是剧烈的咳嗽都像是快要窒息了。

    池安夏只好扭过头来对老爷子说道:“叶老您好好养病,我改时间再来看您。”

    叶老抬起沉坠的眼皮,老眼昏花地看着她,强忍着咳嗽念道:“安夏,慈善......咳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最终叶老还是说不了完整的话,就又猛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叶寒琛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赶紧劝道:“爷爷,您想要说什么,慢慢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,他一边抬手放在老爷子的胸口,帮了老人家顺气。

    可是叶梁栋哪里希望老爷子把话说完,赶紧说道:“安夏小姐,请道楼下喝茶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叶梁栋便做了一个向外请的手势,示意池安夏马上出来。

    池安夏见这情势,只好点点头就转身出了老爷子的房间。

    叶梁栋紧随其后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叶寒琛却见老爷子朝着安夏离开的背影直摇头,更加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苏澜心重新拿着药盒走了进来,便朝叶寒琛说道:“这里有我呢,你下楼去陪那位安夏小姐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走到病床前将自己拿来的药递到叶老爷子的面前......

    helen没有想到安夏竟然这么快就下楼来,迎上前问道:“summer,叶老还好吧?”

    池安夏停下脚步平静地回答道:“叶老病得很重,现在正在吃药休息。”

    helen做了一套请上帝保佑的动作,嘴里边说道:“希望上帝保佑,祝他早日康复。” “音刚刚落下,便听见叶二少紧跟着下楼来的声音:“我代老爷子,谢谢安夏小姐关心,我们已经请了国内一流的大夫给老爷子看过病了,说老爷子这也是老毛病了,只不过这次病发的笔往年严重点,

    但是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闻言,池安夏转过身去,便礼貌地说道:“那就好,希望叶老能早点康复。”  却见叶梁栋走上前,便笑着又说道:“不过大夫交代过,老爷子这段时间需要静心修养,并且老爷子也已经将叶家全部事务都交给我打理,关于慈善宴会的事情,安夏小姐直接跟我谈也是一样的,我们

    叶家照样是最支持yun基金做慈善的。”

    话说的很好听,可是池安夏却感觉这个男人一点也不能让自己信任。

    尤其是叶二少直直地看着自己的三白眼,她就不由得想起6年前游艇上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池安夏愣了下,便直接说:“谢谢二少,但是我们基金会还需要再考虑下......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完,叶梁栋就冷着脸打断她:“安夏小姐难道是不信任我的办事能力吗?”

    被这么一问,池安夏心上一怔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......”

    “既然老爷子都已经交代给我办,安夏小姐有什么不放心的嘛?”

    叶二少反问道,这是在叶家,她当面驳回自己,就是在不给叶家的面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室内电梯的门忽然打开,从里面传出叶寒琛的声音:“我怎么不知道,爷爷已经把家里的所有事都交给二叔打理了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就见叶寒琛从里面坐着轮椅出来,细长的凤目中发出冷寒的眸光。

    叶梁栋见他出来,脸色就有点不好看,立刻说道:“你不知道没关系,老爷子和家里的人全知道就行了!”

    这一声家里人自然是指在叶家每一个人,包括佣人,和苏澜心,还有那个私生子。

    叶寒琛听了二叔这口气,心里既生气又恼火,可又无从辩驳。

    如果他想辩驳,恐怕家里每一个人都会跳出来为二叔作证。

    叶梁栋转过身来,一边在沙发前坐下,一边对池安夏说道:“安夏小姐还是请先坐吧,我们坐下来具体来说一下慈善宴会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就又吩咐一旁的佣人道:“去,把最好的花茶给安夏小姐沏好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见他这么盛情邀请,有点不好拒绝,不由得看向坐在轮椅上的叶寒琛。

    这叶家的事情现在这么乱,她也拿不准注意要不要继续合作了。

    却见叶寒琛上前来就冷声说道:“慈善宴会是爷爷亲**代给我的,该有我来谈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没听清吗?”叶梁栋转脸就训斥道:“老爷子已经把所有事情都交代给我了,包括慈善宴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二叔根本不了解慈善宴会的流程,请二叔不要掺和了。”叶寒琛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了解,也可以找安夏小姐请教,用不着你废话!”

    “二叔这是强人所难,安夏可从来没说过想跟你谈合作......”

    听着这叔侄两个为了这次慈善宴会的事情争执起来,池安夏心里越来越忐忑。

    她心里有数,不论叶寒韫是叶梁栋,现在跟叶家合作就是招惹上麻烦。

    就连helen都像是看出了什么,扯扯她的衣角小声提醒:“我们要不要改天再来?”

    池安夏点点头便直接说道:“二少,既然叶老现在病重,贵府最近的事情也繁多,那慈善宴会的事情,我们基金会只能选择以后再跟叶家合作了。”

    叶梁栋听了,立刻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就厉声问道:“安夏小姐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池安夏努力保持淡定,微笑地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,等下次有合作的机会,我们再谈,再见。”

    叶梁栋见她这是要走人,站起身来便喊道:“来人,拦住安夏小姐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叶家七八个佣人都涌了出来挡在了大厅的出口处。

    池安夏跟助手都猛地一惊。

    难不成事情没谈成,人还不让走了吗?

    依他叶二少平日里的混蛋做派,这种事情还真的可能。

    叶寒琛也是怔了一下,反应过来就大声问道:“二叔这是要干什么?慈善宴会的事情我们叶家完全可以不参与,你凭什么还要让人家不能离开叶家?”  却见叶梁栋脸色凶狠地说道:“我们叶家是外人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的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