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5章 只想问一句 你还爱我吗
    后背被猛地一下撞得生疼,苏澜心不由得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却见叶梁栋大手将她死死地将她的手腕摁在墙上,语气恶狠狠地说道:“谁说老爷子想见孙子就是要见叶寒琛?别忘了他现在还有另一个孙子,那个孙子就是我的私生子!”

    苏澜心身子猛地一僵,漂亮的眼睛里一下泛起水光,低声说道:“我、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叶梁栋听见她这样说,才肯将她的手腕松开,并用命令的语气说道:“那你还不去把洋洋给我叫过来?”

    苏澜心揉着被抓疼的手腕,提都应声道:“是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便转身就去楼上的房间去叫池洋。

    在这个家里,她早已经学会了逆来顺受,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算以前她还有勇气反抗,但是一次一次被二少打得身心受伤,还有叶寒琛的冷漠,她也就逐渐学会了忍耐和顺从。

    然而她不知道的事,每一次她痛苦喊叫的时候,叶寒琛的心里也在疼着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叶寒琛就在自己的房间里安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听见她上楼的声音,听见有人下楼的声音,听见二少和那个人进了老爷子房间后关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等外面的声音平静下来,叶寒琛这才坐着轮椅从房间里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轮椅走到楼梯口的时候,却蓦然听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见苏澜心整个人精神萎靡地等在楼道里,低着头像是在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这样的苏澜心没有曾经模特成名时的一点风采,反而苍白瘦削的身影看着令人心疼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眼睑低垂的时候,长而密实的眼睫在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,柔弱的目光直直地看着某一个方向,叫人很想、很想从背后紧紧抱住她。

    这样的苏澜心无意识让叶寒琛心疼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他最重要的是,求她帮爷爷换掉那些药。

    正好叶二少已经带着池洋进了老爷子的房间,他坐着轮椅上前便低声说道:“可以到书房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苏澜心听见他的声音,迅速抬手再脸上擦了擦,才转头来看过来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叶寒琛今天会这么主动跟他说话,心里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不过她更多的事担心,担心叶二少会随时出来,看见她跟叶寒琛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要是二少不讲理的性子,肯定会误会她和叶寒琛苟且在一起,免不了又是一顿打骂。

    于是苏澜心便赶紧说道:“不行,一会儿二少出来,我就得赶紧去给老爷子喂药。”

    叶寒琛当然知道她的担心,一边转动轮椅一边说道:“我就跟你说几句话,进不进来你看着办,我不会勉强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坐着轮椅去了对面的书房,推开门就直接进去了,门却没有关。

    苏澜心知道,那扇门是他给自己留着的。

    如果她走进去,迎接她的是她和他的重新开始,那就代表这她生命的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如果她不走进去,那就每天继续活在丈夫的暴虐中,继续忍受心中的那份痛苦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十分忐忑,但是自己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是的,就朝着那扇门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等苏澜心走进去之后,却见叶寒琛声音冷清地对她说道:“澜心,我想拜托你一件事,可不可以帮我把爷爷每天吃的药全部都换掉?你可能不知道,其实二叔每天让你跟爷爷喂的那些药......”

    他在说什么,苏澜心根本听不进去,本来燃起希望的心也迅速冷下去。

    原来他叫她进来,只是因为有事相求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爷爷的病情,他恐怕依旧像之前一样,对她冷漠地像是陌生人。

    不对,就连陌生人恐怕也有良知,在她被打被虐待的时候会同情她的遭遇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曾经跟她相恋4年的男人,却好像永远看不到,听不到,感受不到。

    就见叶寒琛讲话说完,就将已经准备好的几瓶新药放在她的面前,又说道:“你还是像以前的计量给爷爷吃就行,二叔就不会看出破绽。”

    苏澜心心上迟疑起来,看着眼前依旧白皙俊美的男人,只想问一句:你还爱我吗?

    只要他回答是肯定的,她为他做任何事,哪怕豁出性命都可以。

    但是就这是这样一句话,她却问不出口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根尖利的刺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叶寒琛见她不接,以为是不同意,心里就微微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他有他的考虑,更不能确定苏澜心的心事向着二叔的,还是他的。  于是他将那些药收回来,便低头说道:“澜心,现在只有你能帮我,所以我希望你能答应我,如果你有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你,但是如果你不想帮,我也不会责怪你,只是希望,你不要跟二叔提这件事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苏澜心心里更加矛盾,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:“好......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楼下传来佣人的说话声:“安夏小姐请稍等,我上去通知下少爷。”

    随之楼梯上就传来佣人快速上楼来的脚步声,等佣人上了二楼正好看见苏澜心从书房里战战兢兢地走出来。

    那个佣人就停下脚步,低头问道:“二少奶奶,请问您见到少爷了吗?”

    苏澜心心跳加速,赶紧回答:“没有,我没有看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迅速从佣人面前经过,就要走回老爷子房间里。

    而叶梁栋也听见楼道里的动静,开门就走出来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这让本来就有些心虚的苏澜心心上猛地一惊,脚步也有点不稳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叶梁栋看出来,她赶紧把头低下去。

    那个佣人马上走上前弯腰报告:“二少,是安夏小姐来访了,正在楼下等着。”

    叶梁栋便笑着说道:“知道了,安夏一定是来探望老爷子的,那我下楼去见见她。”

    可他话音刚落下,就见叶寒琛从楼道对面的那间书房里出来说道:“不用劳烦二叔了,安夏是我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听见叶寒琛的声音,苏澜心的心脏立马提到了嗓子眼,就差跳出来。  他早不出来,晚不出来,干嘛偏偏这个时候出来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