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1章 你放心 我不会跟任何人说
    叶梁栋没有在说什么,便带着池洋往楼下走来。

    二楼下的叶寒琛却吩咐佣人道:“一会儿把我的饭菜送到房间。”

    吩咐完,他便坐着电梯直接到了二楼。

    叶寒琛现在最关心的是爷爷,所以根本没有心思吃饭。

    而且一想到,今天还要跟叶二少带来的私生子坐一起吃饭,他就更一点胃口也没有。

    然而等到了二楼,正好叶梁栋已经带着池洋下楼去了,叶寒琛便直接坐着轮椅去了爷爷的房间查看。

    却见房间里除了依旧躺在床上的叶老,根本不见肖若白的踪影。

    叶寒琛心上一怔,赶紧在房间里私下找寻。

    因为担心会惊动楼下的人,所以他也不敢大声喊,只能声音低低地叫肖若白的名字。

    但爷爷的房间就这么大的地方,衣柜、床下、阳台都有找过,却依旧没有任何影子,最后叶寒琛只好决定先去隔壁的房间去找找看。

    结果,隔壁的两间房间里都没有看见肖若白,最后只有爷爷的书房和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就不信,肖若白那么一个大人难道还能凭空在叶家消失了?

    等叶寒琛从爷爷的书房出来,却见苏澜心刚从三楼走下来。

    苏澜心是刚去给池洋收拾房间的。

    这时,叶梁栋正和他带来的私生子、还有两个孩子在楼下吃午餐,而她却刚收拾完。

    她见叶寒琛像是在找什么,又看了看二楼没有其他佣人,才敢直接朝他走过来。

    叶寒琛见她向自己走过来也是一愣,要是往常她跟他相互躲着还来不及。

    结果就见苏澜心站在他面前,便轻声问道:“你是在找这个吗?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她就从衣兜里掏出在孩子们的房间里见到的那副金丝眼镜来。

    叶寒琛一眼就认出来,那副眼镜就是肖若白平时戴的那副眼镜,竟然在她手里。

    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,抬手将金丝眼镜接过来便问道:“这眼镜怎么在你这?我找了好半天。”

    苏澜心点点头,直接回答他:“那个人我见过,这会儿应该已经从后门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?”叶寒琛握着那副眼镜的手一僵,惊异地看着面前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嗯,我看见了,是你把那个医生带进来的。”苏澜心表现得一点也不惊讶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能当成我们两个人的秘密,不要告诉二叔。”叶寒琛看着她,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会跟任何人说!”苏澜心看着他,却就好像还是看着自己昔日的那个恋人一样,目光总是带着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可这里终究不是说话的地方,叶寒琛点头便说:“好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坐着轮椅就从苏澜心身边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那冷漠的背影,仿佛刚才跟她说话的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个坐着轮椅的背影,曾经也是高大俊挺的,可以让她依靠的。

    可想到现在他却总是当她是透明人,苏澜心美丽的眼睛里莫名染上一层水雾......

    等叶寒柝到房间就将房门紧闭起来,心情也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,然后赶紧给肖若白打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便听见肖若白说道:“叶少,我已经出了叶家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叶寒琛才不关心他走没走,而是最关心:“我爷爷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  肖若白边往外走,边认真地说道:“经我初步诊断,叶老爷子现在是属于严重肺炎,还有可能是肺部已经有癌细胞病变,但是具体诊断还的需要进一步确诊,要是耽误下去。恐怕对老爷子的病情会很不

    利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吗?”叶寒琛听见他这么说,心上猛地揪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真不是危言耸听,你最好尽快将老爷子送进医院里,做个详细检查,这样才能针对性地给他治疗。”肖若白非常负责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我们叶家现在的情况,你不是不了解。”

    叶寒琛心里深深地担忧起来,他想把爷爷送医院,也得他二叔同意。

    可要真是肖若白真的说的情况,那叶家真的是岌岌可危了。

    先不说老爷子病逝之后的事,就说现在,叶家就等于掌握在二叔手里。

    而二叔那个的混蛋,恐怕一心想的是怎么让自己得到叶家的全部家产。

    如果接下来二叔趁爷爷精神欠佳,让爷爷同意另立遗嘱分配财产,那他连阻止都阻止不了。

    除非爷爷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是保持清醒的,那还有可能扳回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叶寒琛马上在电话里说道:“那你有没有办法,让我爷爷的病情能尽快稳定住,并且让他能随时保持清醒?”

    肖若白却语气调侃地回应:“这个当然没问题,只不过......你得牺牲下色、相。”

    叶寒琛一听,立马生气地骂道:“你这个不正经的家伙,又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不由得想起那次肖若白来家里给他检查身体,却把他裤子脱了的事。

    那次要不是给他打了镇静剂,他才不会让这个家伙碰自己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个恶心人的家伙看来不光喜欢女人,还对男人有特殊癖好吧?  肖若白却在电话那边笑了起来,边笑边说:“叶少再想什么呢?我说的是,我回去就把药剂开好,然后你跟你家二少奶奶商量一下,让她帮你把药调换了就可以了。看你家二少奶奶也是缺少男人关爱的

    类型,说不定你好好陪陪人家,人家就很快同意帮你了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说,叶寒琛就更生气了,“你胡说什么?我和她才不是那种关系!”

    肖若白听他真生气了,便赶紧说:“那你自己想办法吧!”

    叶寒琛气得脸色泛白,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肖若白就赶紧把电话挂了,然后抬手拍了拍白大褂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想想他堂堂玉树临风、风流倜傥、英俊潇洒的仁信医院的首席院长,还从来没有大白天就从别人家的窗户跳出来过,这太有损他的形象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现在最要紧的是,赶紧转告墨厉城,叶老爷子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于是离开叶家,肖若白就先给墨厉城联系。  最重要的是,他现在都已经饿得前心贴后心了,得要赶紧去解决吃饭问题.....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