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9章 很简单 给我8000万
    叶寒琛见自己已经拦不住二叔,便转头就朝楼上喊了一句:“爷爷,二叔上楼了!”

    正在楼上楼梯口的肖若白当然听见了他这一声,心里也越发的着急了。

    苏澜心的心脏都要提到嗓子眼了。

    如果被丈夫发现家里进来陌生男人,肯定会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男人上楼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恐怕再有不到十步的台阶就上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苏澜心迅速将男人的手从自己脸上拉下来,小声说道: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拉着他就赶忙离开了楼梯口。

    肖若白心上还不清楚这女人究竟是要带她去哪,可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就见这女人快速推开眼前的一个房间,就将他推进去,自己却站在门外将门慢慢关上。

    肖若白心上猛地一怔,只好将后背贴在门板上,偷听外面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果真,门刚关上,就听见叶二少上楼来的问话声:“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随之便是那个小女人有些紧张的回话声:“我、我刚给孩子们收拾房间,才收拾完,你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肖若白才注意到自己在的房间竟是一间儿童房。

    儿童房里不值得很干净温馨,也很漂亮。

    应该是两个小姑娘的房间。

    门外的苏澜心心跳依旧很快,紧张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和身后跟来的大男孩。

    那个大男孩见到苏澜心还表现的有点腼腆,立刻将帽檐往下拉了拉。

    苏澜心却更加尴尬,毕竟这可是丈夫口中说的私生子。

    而她就是丈夫口中说的那个生不出儿子的贱人!

    可叶梁栋却连解释一句都没有,看见她就想发火。

    刚刚在楼下叶寒韫为了她跟自己顶嘴,说他俩这些年清清白白,他才不信。

    于是叶梁栋说话的语气更是想对待下人是,厉声问道:“老爷子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苏澜心赶紧低下头,低声回答道:“老爷子上午吃过药了,现在还在睡,你突然带人上来打搅他,恐怕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叶梁栋生气的说道:“我要带什么人来是我的事,你这贱人就不要插嘴!”

    这样的语气说话,苏澜心也没有反驳,反而将脑袋扎得更低。

    她是害怕万一又惹到这混蛋,自己又要挨打。

    所以她只能弱弱地应声: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叶梁栋依旧看她这种低眉顺眼的姿态不顺眼,厉声呵斥道:“知道了就赶紧下去准备午饭,没看见今天有重要的客人吗?”

    苏澜心赶紧低头说道:“是,我这就下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再也不敢再楼上多停留一步,赶忙转身就朝楼梯口走去。

    她就像是被叶梁栋使唤惯了的佣人,平时还要被当成出气筒,哪里有怨言的机会?

    唯独让她担心的就是,躲在女儿房间里的那个男人,千万不要这时候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被叶梁栋发现,肯定又是免不了一顿责骂和折磨了。

    幸好苏澜心离开的时候,肖若白在门后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出去,只好乖乖在这个房间里呆着了。

    而叶梁栋带着那个人进了叶老的房间里,果真就看见老爷子依旧躺在床上昏睡着。

    叶梁栋走到床前,便笑着说道:“爸爸,您怎么还在睡?我不是早给您说好了,我今天要带您的孙子来看您吗?池洋,过来,快叫爷爷!”

    被叫作池洋的年轻男孩子这才将头上的鸭舌帽摘下来,露出标准的娃娃脸来。

    那张很显稚嫩的脸庞上竟浮现出很冷漠和不屑的表情,慢慢朝床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躺在床上的叶老爷子像是根本听不见是的,眼睛都不带睁开的。

    叶梁栋俯下身子仔细地看了看,又叫道:“爸爸,爸爸!您快醒醒,看看您孙子!”

    见老爷子依旧没有反应,他脸上的笑意迅速收了起来,并换上一副阴险的嘴脸。

    池洋仿佛也看出一点端倪,走上前便说道:“二少,您带我来欺骗一个快要死的老人家,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呀?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可别忘了!”

    叶梁栋一听他这口吻便立刻拉下脸来,训斥道:“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从警局把你保释出来,你要是现在不配合我的话,我随时可以把你送回去吃牢饭!”

    却见池洋不仅不紧张,反而大大咧咧地往老爷子的床边上的座椅里坐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他才抬起脑袋,慢悠悠地说道:“别呀!我又没说不配和你,我只不过是有个小要求,希望你能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叶梁栋就知道这个小子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

    伸手就抓住他的脖领子,便咬着牙说道:“你这混蛋,竟敢还要条件?就不怕我,随时让你从北城彻底消失?”

    池洋勾起唇角痞痞地笑起来说道:“二少严重了,你都还没有听我说什么条件。”

    叶梁栋恶狠狠地问道:“说,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池洋一把抓住他的手,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很简单,给我0万!”

    这一下就惹恼了叶梁栋这个混蛋,一把将他从座椅上提了起来,便厉声呵斥道:“竟然敢找我要0万,我看你这臭小子是活的不耐烦了!告诉你,别说0万,我连0块。都不会给你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举起一只拳头,就要照着池洋的娃娃脸狠狠打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呀,你打吧!”

    池洋却不躲也不闪,还笑着说:“你打不死我的话,那我就把你的秘密全说出去,看你还能不能继承叶家这么大的家业?你还能不能在北城继续混下去呀?”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威胁的语气,可是他堂堂叶家二少,还从来没有被人威胁过。

    这个小子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,还是背会还有人给他撑腰?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叶梁栋也有份参与绑架的事,怕供出来,才不会把这小子从警局保释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又是在叶家,他是吃定了他叶二少不会在家里杀人!  就见叶梁栋那张脸立刻狰狞起来,恶狠狠地说道:“臭小子,想跟我玩什么花样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