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5章 妈咪 爹地来了你不高兴吗
    叶寒琛俊秀的脸庞立刻冷厉,抬手就说道:“他的话你不用言听计从,就算他回来,你也用不着怕他,你只管把药给我,告诉他是你喂的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苏澜心这才扭扭捏捏地走到了老爷子床前,将已经准备好的药盒交给叶寒琛。

    却不料,就在她将药盒递过去的时候,正好触到叶寒琛冰凉的手指。

    指尖立刻像是被电了一下,整个人都有种酥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立刻传到心上,叫她不安和紧张。

    今天能跟叶寒琛在爷爷的房间碰面,还能说上几句话,对于她来说已经是难得了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她整天在这冰冷的大房子里住着,被二少和家里的佣人们整天看管着,她连正面看他一眼的机会都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再说二少那样的人,如果见到她跟他但凡有一点接触,都会在她身上发泄。

    所以为了孩子们,也为了她自己,她一直生活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苏澜心猛地回过神来,便将手迅速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结果手里的那盒药就顺势从两个人的手指尖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时情急,叶寒琛向前猛地扑了一下,整个人也摔在地上,不过还好药盒没有掉,否则药盒里的那些药片一定会被摔得四处乱溅。

    苏澜心心上一惊,立刻半跪下去扶他,并紧张地问道:“寒琛,你有没有事?”。

    叶寒琛抬起头,看着她紧张的神情,立刻说道:“没你事了,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澜心及时心里有一百个不忍心,可还是得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要是被佣人见到了,免不了二少回来一顿虐待。

    于是她将他扶起来,便赶紧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等她快要走到房间门口,却又听见叶寒琛说道:“记住,我今天上午没有回来过。”

    苏澜心当然明白他这么说的目的,没说话,只是点点头就直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叶寒琛这才将手里的药盒打开,就见里面是已经配好几粒白色药片,虽然这些药片看上去普普通通,可是却让他心里起了疑心......

    池安夏坐着墨厉城的车回到池家家门口,心上就猛地一怔。

    难不成这个男人早就知道,她已经把孩子们接来这里了?

    一路上,墨厉城都不闻不问的,又怎么知道?  本来她还想自己下车,不让他跟着进去,却不料墨厉城却告诉她:“你觉得把手机留下,我就没有办法找到你和孩子了吗?只要你和孩子们孩子北城一天,我都会在24小时之内找到你们的,所以以后不

    要再做哪些无用功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算什么?非法监控吗?”

    池安夏立刻反问道,却听墨厉城继续说道:“这不是监控,而是保护,可能你还不知道,池洋已经被律师从警局保释出来了,你和孩子们可是随时都有可能再碰上他。”

    闻言,池安夏心上猛地一惊,怪不得昨天就感觉有人跟踪她是的。

    感情是那个混蛋小子已经被保释出来了!

    就听墨厉城接着说:“所以,以后我会给你和孩子们几个保镖,还有你的新手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从座椅一侧的储物柜里拿出一部崭新的mc定制手机,转手递给她。

    却见池安夏不屑地看了一眼,便回绝道:“不用了,我会自己配手机,至于保镖我也配得起,孩子的学校我也会认真挑选,那0万,我随后就会让助手给你转账!”

    她才不要再像以前那样,吃、穿、住、用、行,什么都是他给的。

    她早已经不是他的附属品,自己也有权利决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她带着孩子们从医院里出来,就是想让墨厉城知道,她是独立自主的女人。

    说完,池安夏便推开身旁的车门就下了车,“砰”地一声关上车门,回身就朝车窗里做了一个拜拜地手势。

    随后,她利落地转身就朝着池家的大门走去,连头也不回一下。

    池安夏进了家,见辰辰和月月在院子里玩,就问道:“辰辰、月月,你们冷不冷?”

    却不料,两个小家伙转过头来就朝她身后高兴地叫喊:“爹地,爹地来了!”

    池安夏正要迈过去的脚步一顿,整个人像是瞬间石化了是的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竟跟在她后面进来了!

    而且她的两个小宝贝见妈咪回来了,居然不要抱抱,还从她身边越了过去。

    池安夏猛地一回神,就见墨厉城那高大冷峻的身影已经缓缓蹲下来,伸出两只手搂住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显然辰辰和月月见到他就很高兴,笑都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还趴在墨厉城的耳边,说起悄悄话。

    这画面温馨地,让人立刻打颤。

    她这个亲妈咪什么时候变后妈了?

    真是白养了两个小白眼狼,有了亲爹,就不想要亲妈了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,就见沈恩慈随后就从客厅里走了出来,笑着跟墨厉城打招呼道:“厉城,你今天来了就别走了,中午就在家里吃吧,正好保姆在准备午饭呢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见这情形,赶紧替他回答:“妈妈,他很忙的,中午可能有应酬......”

    就见墨厉城将孩子们放到地上,便打断道:“刚好我今天没有任何应酬,还也没有地方去吃饭,那就在这里吃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好像他根本不拿自己当外人,经常来池家是吃饭似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池安夏从小到大,在池家吃饭的次数都是能数的过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既然已经有沈恩慈发话,她想不让他留下来吃饭都难。

    池安夏心里正郁闷,就见辰辰跑过来便问:“妈咪,爹地来了你不高兴吗?”

    她能高兴才怪!

    走哪里都能被他撞上,处处都是监控她的人,想要点人生自由都没有。

    然而当着沈恩慈的面,她只得假笑着说:“没有呀,你们爹地今天难得来姥姥家吃饭,我肯定欢迎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见她说的这么说,走上前便说:“既然这样,今天不如开瓶红酒庆祝下。”

    看过来的眼神深邃而绚烂,像是冬日里的太阳,高高在上又寒中带暖。  池安夏却有种要被他这冬日暖阳的眼神快冻死的感觉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