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4章 墨迹什么还不快拿过来
    “就是那句......你脑子里装的除了我,还有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池安夏说这话,赶紧往旁边挪了下,跟他尽量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就见墨厉城眼眸深深地看着她,目光里蕴含着刚刚的怒意,又含着炙热的温度。

    那样的目光看的人脸红心跳,随即便听见男人低沉的嗓音说道:“笨女人,用我那实际行动告诉你吗?”

    下一秒,他就抬起手扣住她的后脑勺,往自己的面前一推,薄唇应直接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吻,叫池安夏有点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可是好像除了吻她,这个男人也不需要跟她再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叶寒琛出了咖啡厅,刚到了酒店楼下就正好看见墨厉城的车里,两个人亲吻的画面。

    他心上猛地被什么刺痛,虽然不是很痛却让他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想追上去,就见那辆黑色的宾利迅速从面前开走了,后面也紧跟着三辆保镖车。

    就在他迟疑的片刻,自己的司机也将车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阿忠立刻下车,过来询问:“少爷,您请上车。”

    叶寒琛点点头,随后便由阿忠搀扶着上了车,便冷声命令道:“回鸿园。”

    阿忠有点诧异,今天少爷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却要这么早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但他也没有想问,只有赶紧应声便坐进驾驶位将叶寒琛带回叶家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叶寒琛想来想去很多事情,就是因为墨厉城在咖啡厅说的那句——“叶少有闲心做慈善,还不如现在回家去,好好把自己的家事处理干净,省得叶家的下场跟以前的薄家一样!”

    他不是没想过,叶家现在的状况很不好,尤其是爷爷这次病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向来游手好闲的二叔这两天的表现,更让他提起警戒心。

    回到叶家,叶寒琛第一件事就是去见老爷子。

    幸好今天叶二少不在家,他直接就进了老爷子的房间。

    就见叶老还躺在病床上整个人浑浑噩噩地睡着,嘴里还不停地说着梦话:“梁宇......梦晴......”

    叶寒琛以为爷爷是要醒了,于是上前便应声道:“爷爷,是我。”

    叶鸿天却没有醒过来,嘴里依旧呢喃着:“梁宇......”

    叶寒琛听得出来,爷爷叫的是自己的长子,也是他的爸爸。

    难道是爷爷现在病了,所以很想念长子长媳,情不自禁就在梦里喊他们的名字?

    叶寒琛赶紧上前说道:“爷爷,你做梦了吧?爸爸和妈妈早已经去世了,您忘了吗?”

    原本以为老爷子会听不见,可是却不料他话音落下,叶老随之哽咽起来。

    叶寒琛想不到爷爷会有这样的反应,兴许是刺激到他了。

    可是爷爷却躺在床上像是睡着,却又想快醒来的状态更让他疑惑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一个人在做最可怕的噩梦,如过不及时醒过来会在噩梦里出不来。

    叶寒柢清楚,那种在梦里深处绝望和恐惧的梦境时,想要醒过来,却怎么都醒不过来,那种感觉像是坠入地狱一样可怕。

    于是叶寒琛赶紧抓住老爷子的胳膊,边摇边低声喊道:“爷爷,爷爷,快醒醒!”

    然而他连着喊了好几声,都没有叫醒叶鸿天。

    而且老爷子还在梦里抽噎着:“呜.....都是爸爸不好,梁宇......”

    叶寒琛见爷爷还不醒,便加大了力道和音量:“爷爷!爷爷!您快醒醒!”

    他大声喊了几声后,果真就见老爷子紧闭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点缝隙。

    他赶紧抓着老爷子的手便说道:“爷爷,您终于醒了,你快看看我,我是寒琛。”

    就见原本身体很健朗的叶鸿天,睁开眼睛也是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没有一点精神。

    而且老爷子醒过来后转头看过来的动作都很慢,仿佛有种老年痴呆的前兆。

    就算是看着自己的孙子,老爷子的眼睛里都仿佛没有一丝神采。

    叶寒琛心上一惊,立刻关心地问道:“爷爷,您感觉怎么样了?要不要我给您叫医生过来?”

    却见叶鸿天嘴巴颤了颤,不知道想要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房间的门忽然被人推开,紧跟着有人的脚步声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叶寒琛扭头一看,却见是二婶苏澜心正端着盛药的托盘站在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两个人明显都是猛地一怔。

    
共2页,现第1页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