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3章 除了你 根本没有别的
    叶寒琛听他这么说,整个人猛地一震,像是被什么重物猛地砸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立刻反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我们叶家怎么了?薄家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可“薄家”两个字听在池安夏的耳朵里,却分外讽刺。

    如果当年不是因为墨厉城的种种阴谋,薄家会沦落到基金破产的地步吗?

    如果当面不是因为墨厉城要报复薄家,她又怎么会跟他举办盛大的婚礼?

    如果不是奶奶在婚礼上当众揭穿他的阴谋,道现在她还被蒙在鼓里!

    现在这个男人竟然还当着她的面,要挟叶家也会是薄家的下场!  池安夏想到这下,就直接跟墨厉城生气地说道:“墨厉城,yun基金要跟谁合作由我决定,不牢墨总操心,如果您真的有心合作,下一次我会找机会让我的助手跟你专门谈谈,但是这次就请墨总不要掺

    和了!”

    墨厉城听见她这种口气跟自己说话,乌黑而长的眉心也立刻拧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出众完美的俊脸也一下变得阴云可怖,下一秒就会立即狂风暴雨一般——“你就这么喜欢跟叶家合作,心里恐怕是直接把慈善坐到叶寒琛的床上去吧!”

    “墨厉城,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!”

    池安夏心里要多生气有多生气,清澈的眼眸都立刻腥红起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这里是公共诚,她真想跟他大吵一架。  然而作为女人的必要涵养,她还是忍住脾气说道:“我说过,我和叶少的关系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你就不想想,如果我想要和他发展成什么关系,用得着现在吗?真是不知道,你这个男人脑子里整天装

    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脑子里装的是什么,你不清楚吗?除了你,根本没有别的!”

    墨厉城简直气急,却又硬压着火气才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听见这样带着怒气冲冲的告白,池安夏心里猛地怔住,怔住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这是跑着来向她专程说这句话的?

    反正她不相信,也不敢相信!

    听了他这句话,她却忽然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了,堵得很厉害。

    池安夏端起杯子猛地喝了一大口咖啡,想要将那又闷又堵的感觉压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喝完一大口咖啡,她心里那种闷涨的感觉依旧没有压下去,反而还多了些烦躁不安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她也分不清楚自己是什么心情了。

    墨厉城也迅速平息眼底的怒意,抬起桌面下他拉着她的大手,便说道:“现在,跟我走,有什么话,我们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就池安夏从座椅上拉下来,并要将她带走。

    池安夏心上乱乱的,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而叶寒琛立刻有些激动地喊道:“墨厉城,你站住,刚刚的话还没说清楚!”

    墨厉城连头也不回,拉着池安夏就往咖啡厅的门口走去,身后冷冷地撇下一句话:“想要弄清楚,自己马上就回家去!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句话,更让叶寒琛心里郁闷和愤恨。

    叶家的事还从来没有外人可以干预过!

    也正在这时,一个年纪40岁左右,身材有点发福的中年女人,拉着行李箱出现在咖啡厅的入口。

    女人看见池安夏被人拉着走过来,打招呼道:“嗨,summer,你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她一脸惊讶,倒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拉着池安夏的男人竟然是墨厉城。

    池安夏也一眼认出是自己刚从澳洲过来的助手,便赶紧说道:“helen,我有事,你先跟叶少谈...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墨厉城就已经将她拉出了咖啡馆,塞进了电梯里。

    helen却有点回不过神来,这才刚见面,会长就跟别人走了。

    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是要她单独跟叶少谈吗?

    然而紧跟着就见叶寒琛也坐着轮椅从刚才的位置离开,像是来欢迎她的。

    于是helen立刻笑着朝他打招呼道:“叶少,周末愉快!”

    却见叶寒琛只是跟她点点头,便要从她身边离开。

    helen赶紧拦住他,惊奇地问道:“叶少,你也要走吗?那慈善宴会的事情...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叶寒琛便打断道:“慈善宴会的事情我会找时间跟你谈,我临时有事,需要赶紧回趟鸿园,你现在先回房间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转头坐着轮椅离开了咖啡厅,留下helen一个人站在里

    
共2页,现第1页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