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2章 这样的解释你满意了吧
    池安夏丝毫没有发觉什么,端起手边的咖啡递到唇边,轻轻地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而叶寒琛一个不经意地抬眸,就看见墨厉城高大健硕的身影出现在咖啡厅门口。

    他赶紧提醒一句:“安夏,墨厉城来了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却不慌不忙地放下杯子便说道:“墨厉城,他怎么可能来这里?他恐怕现在都还不知道我现在已经带孩子们出院了呢。”

    叶寒琛见她不信,只好又提醒道:“你不信地话,就扭头往右看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心上一怔,下意识地将头向右转了45度角。

    果真就见男人高大笔挺的身影径直走过来,俊脸阴沉,却丝毫不影响他周身矜贵优雅的强势气场。

    池安夏震惊地眼睛一下瞪圆。

    走到哪都有他,要不要这么巧?

    就见墨厉城走过来,便她身边的位置直接坐下。

    池安夏猛地一惊,立刻问道:“墨厉城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墨厉城在她身边坐下来,一边抬手将身上的大衣外套的纽扣解开,一边沉声说道:“我今天要见一个重要客户就约在这里,没想到,一进门就看见你和叶少也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不等池安夏说话,叶寒琛就冷声问道:“是吗?那请问墨总要见的客户在哪?”

    他可是亲眼看见,墨厉城进了咖啡厅便环视四周,然后直接走过来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个男人打一进门的目的就是来找池安夏的。

    就见墨厉城犀利如冰的漆眸立时扫了过来,声线也是冷沉如冰地说道:“我等的客户还没有来,反倒是你,现在不在医院里陪着孩子,怎么可以跑到酒店来跟男人见面了?”

    叶寒琛听他的口气,哪里像是来见客户的,分明就是来捉-奸的。

    来捉他和池安夏?

    这男人的控制欲可真不是有一点旺盛。

    他只不过约了池安夏在这里喝喝咖啡,谈谈事情,至于火急火燎地追过来吗?

    不过这两个男女吵架闹,他想插话也插不进去。

    就见池安夏一眼瞪过去,边生气地说道:“我现在已经把孩子们安排妥当,用不着你指责我,还有我在这里跟别人见面是来谈正事的,请你不要总是用带着有色眼光看待我和叶少的关系!”

    墨厉城也心里恼火地问道:“什么正事,非要约在酒店见面谈吗?”

    分明就是抛下孩子不管,想要跟这个废人见面、谈情说爱的!

    要不是他得到可靠消息,自己的女人恐怕已经跟这个“废人”跑了。

    池安夏心里郁闷极了,瞪着眼睛便说:“这里是咖啡厅,不是你想的酒店开房,而且我们在这里是要等我的助手从机场过来,这样的解释你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可是话说完,她心里更加郁闷烦躁起来。

    她凭什么要跟他解释?

    她已经要跟他划分界限了,就更没必要跟他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可墨厉城听了她这样的解释,心情要比刚开始好上很多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世界上能牵动他的情绪的事少之又少,除了她,简直都可以忽略不计!

    就见池安夏扭头就跟叶寒琛说道:“叶少,我们继续说,不用管他了。”

    叶寒琛却冷冷地问道:“安夏,我们要不要换个地方?”

    墨厉城见这两个人将自己当透明人,立刻在桌面下抓住池安夏的手,便说道:“你们见面要谈什么,难道不能当着我的面说吗?”

    池安夏猛地感觉自己放在膝上的手被抓住,就想要立刻甩开。

    却听见叶寒琛清了清嗓子回答道:“我们在聊慈善事业,想必墨总并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的目光一直落在安夏身上,语速缓缓地说道:“谁说我不感兴趣?上次在澳洲,我跟薄女士合作的那次钻戒拍卖会捐赠项目,不是很成功吗?”

    他口中的薄女士,当然是池安夏在澳洲的名字,更是yun慈善基金的会长。

    而且他这也是在提醒池安夏,上次她可是拿着他1亿美金拍卖款捐了非洲难民呢!

    那次他换回来的那枚戒指,现在还好好地放在身上,要是能让她肯再戴一次,叫他再做十次慈善事业也无妨。

    可叶寒韫不清楚有这么一回事,于是问道:“安夏,真的有这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这件事池安夏当然很清楚。

    她想要将自己的手从男人的大手里收回来,可是她一用力就被抓的更紧。

    池安夏抬头去瞪了墨厉城一眼,便点头说:“对,合作愉快!”

    就见墨厉城早桌面下暗暗用力,表面上却一点便又说道:“既然那次合作那么愉快,那么薄女士怎么不选择我继续合作?”

    “墨总,这次是我们叶家跟安夏合作,你不要乱插一脚!”叶寒琛却有些不高兴了。  “你们叶家现在的状况可是自身难保,找安夏一起做慈善,恐怕是想要借机大捞一笔吧?全北城,恐怕只有我才是真心实意地陪安夏做慈善事业,所以她想要找人合作,倒不如直接找我!”墨厉城十分

    严肃地说道,漆眸更是犀利至极。  “墨总恐怕不知道,这些年来,我们叶家跟安夏管理的慈善基金一直有合作,要说最合适的合作伙伴,肯定轮不到墨总您!”叶寒琛出口也是针锋相对,却看不到桌面下墨厉城已经将池安夏的手抓得死

    死的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以前是不知道!”

    墨厉城语气更重起来,带着十足的警告意味:“可既然现在我已经知道了,那以后就轮不到叶家在插手了!”

    “墨厉城,你......”

    叶寒琛心里猛地一颤,牙齿也狠狠咬了起来。

    几天前的教训,叶家现在还没缓过劲来,要是再敢招惹他,恐怕就不是股市受损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6年前的叶家在商政法三界都有自己的人脉关系,可现在今时不同往日......

    墨厉城见他说不出话来,便提醒一句:“怎么?说不话来,叶少有闲心做慈善,还不如现在回家去,好好把自己的家事处理干净,省得叶家的下场跟以前的薄家一样!”  叶寒琛听他这么说,整个人猛地一震.....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