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5章 逼他吃药就是找死!
    ,!

    于是方思慧脑筋转的飞快,马上就找了一个借口:“总裁最近在忙着、忙着考察一个新项目,忙的没有时间休息,最近都累得身体有点不舒服了,所以才没有及时给你回复电话。”

    墨雪初听了,立刻关心地问道:“是吗?厉城哪里不舒服?有没有看医生?”

    方思慧赶紧回答:“没什么要紧的,总裁只是小感冒,我已经给他买了感冒药,一会儿采访完就给他吃,再多休息肯定会尽快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墨雪初这才放心,在电话里叮嘱道:“那你就帮我照顾好他,回电话的事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手机的听筒里便传来“嘟嘟”的忙音。

    方思慧心上才落下来,赶紧收起手机。

    可她一扭头就见裴义正好从演播室出来,心上猛地一惊。

    就见墨厉城也随后从演播室出来,迈着沉稳的步伐,漆黑的眸子直视前方。

    方思慧赶紧低头,等他从面前走了过去就赶紧小步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直到坐上了车,她便微笑着说:“总裁,您辛苦了,而且您现在还有点小感冒,不如吃点感冒药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便将一瓶纯净水和一盒感冒药轻轻地放在墨厉城的面前上。

    然后她就坐在一旁,等着看墨厉城如何感动她的小贴心。

    墨厉城漆眸冷冷地看了一眼,紧抿着薄唇既不开口,也不去接药和水。

    这可是让方思慧心里忐忑起来,两只手都要举到酸了,才听到男人冷沉着嗓音问道:“谁告诉你我感冒了?”

    方思慧心上一怔,赶紧笑着说:“这个......当然是我自己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答案显然没有让墨厉城满意,漆眸微抬,犀利的眸子也随之扫过来。

    方思慧心跳顿时加快。

    要知道平时总裁连正眼都没有瞧过她,现在这么看她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该不会是因为突然发现她长得很标志,或者今天穿的衣服颜色很好看吧?

    就在她心里揣测时,却听墨厉城语调冷冷地说道:“你以后最好把全部精力全都放在工作上,不要在我身上花这些没用的小心思,否则在工作上出了任何纰漏,我对你绝对不会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根本不会看在她是母亲安在自己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方思慧心里猛地一下被什么戳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难道关心一下总裁,都成多余的了?

    刚刚墨雪初还在电话里交代她,要好好照顾总裁的,现在就被凉成了干。

    就连坐在前排正在开车的裴义都有点同情这个新秘书了,boss还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任秘书这么严厉过呢。

    他真想提醒一句:boss感冒从来都不吃药,逼他吃药就是找死!

    而在医院的病房里,辰辰和月月看到墨厉城的新闻专访显然很兴奋。

    原来爹地竟然这么厉害,不光能上电视,他手下的集团也是好牛逼!

    可就在两个小家伙看的正入迷的时候,却见刚送妈妈回去的池安夏走进来,就拿起遥控器就把电视关掉了。

    辰辰看着突然黑屏的电视,扭头就抗议道:“妈咪,为什么突然关电视?”

    池安夏板着脸严肃地说道:“月月的补没有好,需要多休息,电视看多了容易伤眼睛。”

    月月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便说:“妈咪,我的病已经好多了,不需要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一句话就碡来:“等你烧退到38度以下,再给我说。”

    辰辰和月月一起嘟起小嘴,沉默地表示抗议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想要多了解一点这个新“爹地”呀!

    结果这两个小家伙说是抗议,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照样又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池安夏当然知道,自己现在已经控制不了孩子们对墨厉城的好奇心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难道要告诉他们,她和他们爹地很可能是近亲结婚,爹地也从来没有期盼过他们出生吗?

    显然不能!

    那样太伤孩子们的心了,就像妈妈说的,他们大人之间的恩怨大人解决就行,不能让孩子们受牵连。

    她真的希望辰辰和月月都能无忧无虑地长大,不像她总是这么多烦恼。

    也许等月月的病全好了,她送孩子们回澳洲上学比较好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肖若白又来给月月检查。  虽然体温已经降到38度半,肖若白还是不放心地说道:“虽然小美女已经高烧退下来了,但是现在还不太稳定,我建议你们再住一天好好观察下,我会给月月的用少量减半,你晚上还得要留意她的体温

    ,如果明天体温稳定下来,那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听了只好点头说:“好吧,就听你的,我们再住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该去看其他vip客人了,小美女再见,小帅哥再见。”

    肖若白微笑着跟辰辰和月月道别,然后就要转身离开病房。

    池安夏立刻将他送到病房门口,便说道:“肖院长,你请慢走。”

    却不料肖若白反倒不着急走了,回过身来便说道:“二嫂怎么总这么客气?我还是更希望你能叫我三哥,或者直接教我若白就行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要求让池安夏让有点为难。

    尤其是想到前不久,这个家伙还跟墨厉城联和骗自己。  肖若白见她不高兴,赶紧解释道:“二嫂该不会,还是为二哥前一阵子重伤住院的事,生我的气吧?其实那件事的确是我的主意,不过,那时候我也是为了能替二哥留住你,所以才想出那样的办法的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是这样!”就见池安夏清澈明亮的眼睛眨了眨。

    “当然我也看得出来,”肖若白听她的语气缓和,便继续说道:“你对二哥其实也还是挺关心的,所以我看得出来,你和二哥和好是迟早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要跟他和好?你要是再乱搅合,我立马带着孩子出院!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、好,我保证以后不乱出主意了......”  门口传来池安夏和肖若白的说话声,两个在病房的小家伙却也小声嘀咕起来:“哥哥,你说爹地和妈咪会和好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