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3章 爹地怎么这么快就走了?
    ,!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话,墨厉城语气鲜少温和地说道:“是,我以后会好好对待安夏和孩子们的,请您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好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这当然是沈恩慈乐意见到的,眨眨眼睛,眼泪就差点掉出来。

    估计池安夏感性又爱哭的性格也而完全是遗传妈妈的。

    墨厉城却将话题忽然一转,沉声说道:“不过有一件事,您现在得要知道。”

    沈恩慈不知道他要说什么,但是看着墨厉城脸色忽然发沉,心里也预感到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就听墨厉城继续说道:“那就是绑架两个孩子的绑匪都已经抓到,但主谋却是......池洋!”

    最后一声,他故意停顿一下,好让沈恩慈听清楚。

    沈恩慈听见“池洋”的名字,猛地就怔了下。

    就连随后进了病房的池安夏也不由得一惊,立刻问道:“你确定吗?真的是池家的那个池洋吗?”

    那个小子不是池国雄跟田丽丽生的孩子吗?

    池国雄当年为了给田丽丽母子名分,还将妈妈和她赶出池家。

    而且从小就将池洋宠得没边,简直要星星就不能给月亮,捧在手心里长大的。

    而且池洋也从来不把她这个姐姐放在眼里,想欺负就欺负,为此,安夏从小就很不喜欢这个弟弟。

    幸好是后来被池国雄送到国外去留学了,否则也肯定会混成无法无天的混小子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这个小子现在竟然一回国成了绑架犯。

    还绑的是她的孩子!

    就见墨厉城微微颔首,沉声说道:“没错,今天早上我已经在警局亲眼见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沈恩慈听他这么说,立刻激动地说道:“可恶!这小子跟他妈妈和姐姐一样坏,一定得要给他狠狠地惩罚,最好赶紧关起来,关他一辈子!”

    “妈妈,您先别激动,小心身体。”池安夏立刻劝道。

    “判刑有点困难,如果池洋咬死说是家庭纠纷,警方也没办法。”墨厉城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要怎么样?难道要让那个小子继续逍遥吗?”池安夏也立刻生气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,有我在,那小子就算出来,也别想再伤害你和孩子们!”墨厉城漆眸深深地看着池安夏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,我们池家的事,我们自己会解决。”池安夏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又犯倔脾气了吗?没有我,你能解决什么?”

    墨厉城说着就抬起手,用一根骨节分明的长指轻轻刮了一下池安夏的鼻尖。

    这样小小的动作,带着温柔的宠溺和强势的保护欲,让她想躲也躲不掉。

    池安夏心上一怔,立刻将脸别到一边就冷声说道:“不管怎么样,这时池家的事,我说过现在池家的事都由我做主,墨总工作繁忙,还是少操心吧!”

    关于那0万的借款,她会尽快联系助手还上就行。

    墨厉城见她又跟自己闹别扭,不仅没生气,反而心情还不错。

    看在她生下两个孩子的份上,他可以允许她小小地任性一下。

    于是墨厉城勾勾唇角便说道:“那好,你自己能做决定的事,就尽管做决定好了,你做不了决定的事情再来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就好像他已经是池家背后最大的靠山了,解决不了的事尽管找他!

    池安夏听了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还嘟囔一句:“放心,我以后会尽量不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可沈恩慈也有其他考虑,拉着女儿的手,便说道:“安夏,这件事最好先不要让你爸爸知道,省得他又气得身体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当然明白,便跟妈妈说:“嗯,我知道,这件事我会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看这个小女人还自信,墨厉城便沉声说道:“那就好,你们商量吧,我现在得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转头看了一旁玩得正好的两个孩子,便要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墨厉城,你等下,我有话要跟你说!”

    池安夏见他要走,忽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墨厉城回眸看着池安夏认真的表情,就明白她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才没有时间跟她理论孩子们的血统问题。

    于是他缓缓地抬起左手,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,便沉声说道:“抱歉,我现在恐怕没有时间了,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吧!”

    池安夏堵在门口,瞪着他便说:“我只耽误墨总你5分钟!”

    她这口气就好像是要跟他谈判是的。

    可话音刚刚落下,就听见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紧跟着便听见裴义恭敬的说话声:“boss,电视台专访的时间已经快到了,您现在需要赶紧出发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听了不由得一怔,怪不得墨厉城说他很忙,没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寻找孩子们,这几天确实耽误他不少工作。

    她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,于是她说道:“那好吧,你先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等我忙完,会跟你和孩子们好好聚聚的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心里也想跟孩子们多相处,说完便漆眸深深地看看孩子们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池安夏闪开门口,看着而他从身边擦肩而过,男人成熟冷冽的气息也从鼻息见飘过。

    她不由自主地顺着他离开的背影望去,嘴巴张了张又闭上。

    裴义见她欲说还羞的表情,恭敬地提醒说道:“太太,boss可能今天晚上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立刻收回视线,语气傲娇地回应道:“他什么时候有时间关我什么事?我只是想提醒他,以后不要总在孩子们面前说那样奇怪的话,现在请你转告他好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一扭头就走进了病房里。

    裴义叹了口气,只好先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可墨厉城这一走,辰辰迅速扭过头来问道:“爹地怎么这么快就走了?”

    月月也停下来好奇地跟着问:“妈咪,刚刚的那个男人真的是我们的爹地吗?跟我做梦梦到爹地超人的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板着脸,便严厉地说道:“我还没有说他是你们爹地,你们都不许这样叫!”  月月听话地闭上小嘴,辰辰却张着小嘴说道:“可是爹地......那个男人还没有说清楚,当年到底是他抛弃妈咪,还是妈咪抛弃他呢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