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9章 那个孩子究竟是男孩,还是女孩?!
    ,!

    即便是从后半夜就已经开始问话,可是池洋却一句话也没有开口说过。

    等朴警官再次走进去的时候,却见那小子依旧慵懒随意地坐在那张椅子上,自始至终都眼皮也不抬一下,仿佛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朴警官坐下,便抬头问道:“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说那个孩子究竟在哪?”

    却见池洋像是赖在椅子上,眼睛看向别处,根本不说话。

    就听朴警官“啪”地一声拍响桌子,大声吼道:“你别以为在这里不说一句话,就能出去,有证据和受害人质控,你照样也会被判刑,而且你现在这么不配合,只会判刑更重!”

    池洋傲慢地仰着下巴说道:“我也已经说过了,有什么话等我的律师来再问吧。”

    又是那这句话来搪塞,气得朴警官直接从座椅上站起来,指着他的脑袋就要骂。

    可是骂出来又能怎么样,这个混蛋有眼不进,连他嗓子都快喊哑了。

    这样跟他耗费时间下去,恐怕到了明天也讯不出个头。

    墨厉城坐在观察室里,修长的手指正一下一下落在身前的桌面上。

    漆黑无底的眼眸一直盯着单向玻璃后的情景,忽然起身大步走到审讯室门口。

    裴义也是一怔,以前boss在生气也从来没有参与过警方这边的审讯,可偏偏池洋这小子是被警察抓住的,在这亲自参与审讯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于是裴义立刻上前拦住,劝道:“boss,您不用出面,这件事我来办就好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这才停下脚步,没有开口说话,转身坐回座椅上。

    就见裴义转身抬脚就在铁门上狠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哐”地一声,铁门就被踹开了。

    坐在座椅上的朴警官和另一位老警官被吓得立刻站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淡定随意坐着的池洋都心上猛地一颤,迅速抬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就见裴义前脚进去,后面几个黑衣保镖们也随之进来,一时间,本来宽敞的审讯室蓦然变的狭小局促起来。

    朴警官惊讶地问道:“裴助理,你怎么进来了?”

    却见裴义黝黑的俊脸冷酷如阎罗,走进来便厉声喝道:“请朴警官先出去,这里交给我15分钟,15分钟后,你再进来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朴警官发话,裴义立刻叫两个黑衣保镖将他和另一个警察请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一挥手,旁边就有人立刻观察室的门堵上,两个警察只好在观察室敬候。

    看见警察都被人请出去,池洋坐在座椅上一下子有些慌张地站起来。

    池洋可不知道进来的究竟是什么人,又要对他干什么。

    却见长相冷酷的黑脸男人厉声喝道:“坐下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一个黑衣保镖立刻上前将池洋摁在座椅上。

    池洋明显已经不淡定,抬头便问:“你们是什么人?这里可是警局!”

    裴义缓缓走到他面前,狠厉的眼眸冷冷地扫了一眼,便说道:“你现在害怕已经没用了,给我打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手做了一个简单的手势。

    身后的黑衣保镖立刻上前,就将对池洋拳动了手。

    池洋哪里想得到,这帮人上来没说两句话就被狠揍一顿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手还是被靠在座椅上的,坐在那里也只有挨打的份,连还手都还不了。

    最后打得他只能抱着脑袋大声喊:“别打了,别打了!我是澳洲国籍,你们这样打人会......会引起国际纠纷!这里是警察局......警察!警察......快救命!”

    刚刚还自持外籍身份跟警察面前装算,现在被打了还得喊警察救命!

    坐在观察室的朴警官都有点唏嘘不已,另一个警察还想进去制止。

    却听墨厉城镇定地开口说道:“两位警官请坐下,今天所有后果都由我承担。”

    就见俩面打了足足好几分钟后,才见裴义一个手势就让其他人闪开,自己往前站了一步,伸手抓住池洋的衣领,一把留将他从座椅上就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垃圾,我打的就是你!再不跟我老实点,我叫你爬着出去!”裴义凶起来不是凶神恶煞能形容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帮混蛋!”池洋心里惊慌起来,心虚地骂道:“你们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什么人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是替池家教训你!你这败类,有什么颜面当池家的子孙?不如现在就去死好了!”说完,裴义狠狠地朝他吐了一口吐沫。

    “啊!是池国雄叫你们来的吗?”  池洋撇开脸便面目狰狞地大声叫喊起来:“那个该死的老混蛋,他有什么资格教训我?我就是要让他们池家断子绝孙,就是想要把所有属于我的东西都要回来,你们永远也别想帮池国雄找回那个外孙子...

    ...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有落下,一记重拳就打在池洋的右眼眶上,立马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而坐在观察室的墨厉城心上也随之一震。

    难道是外孙子?

    池洋这是纯粹想要报复池家?

    墨厉城不由得想起来警局之前宋骏给他打的那个电话,说他家收留的是小男孩。

    疑惑之中,墨厉城立刻便沉声命令道:“裴义,你立马问清楚,那个孩子究竟是男孩,还是女孩?!”

    在审讯室里的裴义用耳朵上的特制耳机立马接收到,抓起池洋的脖领子就大声问道:“你再给我说一遍,你绑架的孩子究竟是两个女孩,还是两个男孩?”

    问出来,裴义立刻又觉得不对劲,明明住院的是女孩。

    于是他又迅速问道:“我问的是另一个孩子是男是女!”

    就连池洋都被他这样的问题问得咯咯直笑。

    没等他笑完,裴义一拳打在他的脸上,怒斥道:“快说,否则我打爆你的脑袋!”

    立马就见池洋嘴角渗出血来,瞪着眼珠子就喊道:“傻瓜,当然是男孩,要不我绑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观察室里,墨厉城已经迅速从座椅上站起身,就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就连一旁坐着的朴警官都诧异了一下,难道这么快就完事了?  刚巧不巧,叶寒琛已经将辰辰从休息室接了出来,跟宋子煜和小雅道完别,正要上车离开.....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