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6章 我在医院里等你的消息
    方思慧疾步走进来见他正在穿衣服,脚步立刻怔住,目光不由得投向病床上的孩子,还有守在一旁的池安夏。

    池安夏已经坐在病床边的座椅上,手里还是一直没有松开孩子的小手。

    现在抬眸看过去,她才发现竟然是昨天在海滨别墅里见过的那个陌生女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今天这个女人穿戴整齐,深色的职业装搭配白色的衬衣,显得精干又利落,加上精致的妆容,一副商务女精英范十足。

    刚好和池安夏现在发丝凌乱,浑身衣褶又素面朝天的形象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这不由得让方思慧看过来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鄙夷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今天这么早就赶来医院,就是想看看能让墨厉城昨天忙了一整天的女人是谁。

    见了面她才知道,这个女人不就是她在海滨别墅见到的那个女人吗?

    就凭这样资质的女人还想留得住墨厉城,那不是开玩笑吗?

    她可是美国哈佛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,一毕业就是各大财团争抢聘用的人才,现在又有墨雪初的欣赏和栽培,还是墨厉城的首席秘书,以后她取而代之的机会多的是!

    池安夏被这样的目光看的浑身有些不自在,就好像这里不是医院,而是动物园。

    于是见到这样的不素之客,她也丝毫没有想要欢迎。

    墨厉城穿好西装外套便冷声问道:“说,究竟有什么急事?”

    方思慧这才赶紧收回视线,恭敬地低头说道:“总裁,今天上午您有一个重要的新闻采访,还有要跟各个地区的分部做视频会议,还有下午......”

    没她说完,墨厉城便严肃着脸色,打断道:“就这点事,你至于跑医院来找我吗?”

    方思慧心上一怔,赶紧解释:“可是今天的新闻采访是要现场直播,所以您需要提前准备,另外新闻采访稿,我已经连夜给您准备好了,您也需要提前看一眼吧。”

    她极力为自己解释,还要彰显出自己的办事能力,更要表现的为工作鞠躬尽瘁。

    却见墨厉城依旧板着脸,语气没有一丝柔和地直接吩咐道:“既然这么重要,那方秘书现在就去电视台准备,我这边处理好事情会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方思慧还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”墨厉城冷声呵斥。

    “是,总裁,我会马上去。”方思慧立刻点头应声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就这样叫她离开,她又有点不甘心。

    她昨晚加班就是想要墨厉城在工作上给她肯定的,墨厉城竟然一点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转头正好见池安夏,全神贯注地照顾病床上的孩子,对她压根就当没看见。

    方思慧心里不由得更加压抑,暗暗生气地转身就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等她走出去,墨厉城转身对池安夏说道:“看来早餐不能跟你和孩子一起吃了,我今天得要安排人继续找孩子和绑匪,有了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见他这就要走,只好点头说道:“好,我在医院里等你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的目光地落在墨厉城身上,仿佛这一刻觉得他在她眼里异常高大。

    看来关键时刻,她是指望不上叶家了,只能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墨厉城这个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毕竟他才是孩子们的亲生父亲,有着天然的血脉相连。

    想必如果他能见到辰辰,也会一眼就认出来。

    墨厉城漆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又看了看还没醒过来的月月,这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却不料,墨厉城刚刚离开,躺在病床上的月月却忽然抬起小手揉起眼睛来。

    池安夏知道是孩子要醒了,赶紧轻声问道:“月月宝贝,你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月月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看见是妈咪的脸就在眼前便声音软软糯糯地说道:“妈咪,真的是你吗?月月不会在做梦吧?月月好想你!呜呜......”

    池安夏赶紧笑着说道:“真的是妈咪,不信妈咪掐掐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便伸出两只手比划在女儿肉肉的小脸蛋上做要掐的动作。

    可是女儿这么漂亮的小脸蛋,皮肤就像是剥了皮的鸡蛋一样娇嫩,她怎么舍得掐?

    月月小嘴一撅,委屈地说道:“妈咪,月月好想你,我还以为再也看不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月月激动地想要抱住妈咪,可是她大病初醒,身上还一点力气也没有。

    池安夏一把将她搂在怀里,拍着女儿的小肩膀便安慰道:“放心吧,月月宝贝儿,妈咪以后再也不让你离开妈咪了,妈咪以后一定保护好你们。”

    可月月依旧很难过,因为醒过来没有看见辰辰,便哭着说:“妈咪,我也想哥哥!”

    “辰辰他......”

    池安夏有些为难,只好暂时骗她说:“他在家等我们呢,等你好了就回去看他!”

    月月这才忍住哭声,抱着妈咪就抽着小鼻子说:“妈咪,我们再也不分开了,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池安夏将月月抱在怀里,边抚摸着孩子柔软的小头发边答应:“妈咪答应你你。”

    这一幕正好被走进病房里来看外孙女的沈恩慈和池国雄看到。

    眼看着女儿也有自己的女儿了,沈恩慈忽然湿了眼眶。

    池国雄便劝道:“哭什么?现在咱们两个老家伙还能看见外孙女,应该高兴才对!”

    沈恩慈抹抹眼泪便说:“我这就是高兴的,我看见外孙女我高兴,不行啊?”

    听见父母斗嘴的声音,池安夏这才抬起头来,便叫了声:“妈妈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沈恩慈瞪了旁边穿着才服的老家伙一眼,便说:“这还不是你爸爸吗?他听说孩子找回来一个,就非得要过来看看孩子,连早上护士来给他打吊瓶都不打了。”

    池国雄走到病床前笑着说道:“我只不是着急来看孙女吗?等回去再打吊瓶一样。”

    月月也好奇进了自己病房的人是谁,也扭过头来看。  看见两个陌生人,便赶紧依偎在妈咪怀里小声问:“妈咪,这两个爷爷奶奶是谁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