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7章 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?
    第427章 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?

    等她到了16层的那间病房门外,心里已经忐忑不安的厉害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墨厉城今天非得要在雪天追她的车,也不至于现在躺在这间病房里。

    可是无论池安夏怎么说服自己,可是抬起要敲门的手还是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她原本的计划里,明天就要回澳洲去,而和墨厉城的离婚诉讼全部交给律师处理,等官司彻底结束,她就可以带着孩子们从澳洲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竟然被这间突发事件牵绊住了心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,面前的门忽然被人拉开。

    池安夏毫无防备地就跟从里面出来的裴义撞了个面对面,顿时眼底闪过一丝慌乱。

    裴义也没有想到出来会碰上她,立刻往后退了一步,弯下腰恭敬地说道:“太太,您来了,boss就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说道: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忽然有些后悔来这,于是又问道:“他,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她想着只是问问裴义,关于墨厉城的情况就赶紧走人算了。

    却不料裴义直接告诉她的是:“boss已经吊上点滴,但是现在还在昏迷不醒。”

    听到那句“昏迷不醒”,池安夏心里猛地一怔。

    耳边响起刚刚肖若白的话:“哎!情况不容乐观,初步的检查结果是,二哥的脑袋里有一大片淤血,怀疑是颅内急性出血,很可能......”

    “唯一的办法是开颅手术,可是手术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15......”

    原本她心里还对墨厉城的伤势没有什么概念,现在她忽然意识到,问题很严重!

    裴义见她发愣,于是赶紧又说道:“太太,我现在需要出去一趟,您请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这才点点头,迈着缓慢的步子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裴义确保她进去了,便随手将病房门一关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这短短十米的距离,池安夏竟然觉得要比从叶少的车上跳下来跑的那段路都远。

    墨厉城的这间病房是一间套间,却装修奢华地像是五星级宾馆。

    她一步一步走进来,看见墨厉城躺在病床上的身影,心脏像是被什么紧紧抓了下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好像是真的昏迷不行了,就连她走进来也没有感觉到。

    她走到他的病床边,就见他还紧闭着深邃的眼眸,额角的伤口已经包扎好,身上已经换上素色的病号服,微敞的衣领露着性感的锁骨。

    修长好看的左手背上还扎着输液的针管,而那只手的无名指上还带着他和她的婚戒。

    依旧是那张棱角分明、英俊非凡的脸庞,立体深刻又精致的五官,浓长的剑眉,挺直的鼻,菲薄的唇紧抿着......

    这就是一直萦绕在她梦里足足6年的男人呀,现在却安静地躺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池安夏还是心里有些不能置信,还想着他会随时醒来。

    沉默好一会儿,她才坐下来,语气凉凉地开口说:“你怎么还是不醒过来?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墨厉城依旧没有任何反应,就像是沉睡着。

    这也让她猛地想起,6年前他因为吃了急性过敏症住院的场景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墨厉城浑身发烫的厉害,整个人也神志不清,她可是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而且当天住院的时候,还被媒体堵在医院门口,逼他硬是重病之下强行出院,那个时候她的心揪得就好像跟他的心连在一起一样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相隔6年,她又一次体味到这种心情。

    心里揪得像是跟他连在一起!

    池安夏又是一阵沉默,才终于开口说:“你今天早上不是还说,要和我重新开始吗?”

    最后一声刚说完,墨厉城脖颈上突出的喉结忽然动了下。

    那是他在洗漱室的镜面上亲手写下的,就是想要让她再洗漱时候看到。

    紧接着便又听见池安夏有些抽噎的声音,说道:“可是......我恨你!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怎么跟你重新开始?我忘不了,你一开始就是为了报复薄家接近我、和我结婚的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墨厉城差点就睁开眼睛,亲口跟她说不是那样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见到她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谁,一切都是巧合。

    后来知道她是要嫁给薄绍言的,也只是将计就计,想叫薄家难看的。

    他对她的感情早就在跟她慢慢相处中,见见产生,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公布和她结婚的讯息是迫于情势,但是和她结婚想要一辈子保护她的想法却是真的。

    可他还记着肖若白之前的叮嘱:“一定要在安夏面前忍住,千万不能醒过来!”

    如此想着,墨厉城只好眼睫微微眨动了下,便又紧闭上眼睛继续装昏睡。

    池安夏自然没有察觉,因为她的眼睛已经潮湿起来,眼前的视线也模糊不真切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点也不妨碍她看着他模糊的俊脸,继续说道:“还有......你明明知道自己也是薄家的子孙,为什么还要那么狠心要将薄家报复到快要破产的地步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她的小手忽然抬起来,抓住了他温热的大手。

    那一刻,墨厉城真想将大手一握,将她发凉的小手包在手心里,给她焐热。

    而池安夏抓着他的手,却继续质问:“墨厉城,你真的就想别人说的那样,眼里只有钱和权,心里只有算计和阴谋,从来没有真心......没有爱吗?”

    听见她这一声一声的质问,墨厉城有多想现在就跟她把话说清楚。

    上一辈的恩怨的确不应该叫他们这一辈偿还,所以他后来想清楚了,才放过薄家的。

    至于他是不是薄家的子孙,他可以确定,他不是,至少不是薄云擎的儿子。

    就像他从小戴在脖颈里的那枚墨玉吊坠一样,身世还是个秘密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心里想着怎么跟她解释这一切时,却听见池安夏语气激动地问道:“我现在只希望你醒过来,然后亲口跟我说一声......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?”

    可是说完这些话,却见墨厉城依旧安静地躺在面前,像是根本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