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7章 他是我想不见就不会见的吗?
    第397章 他是我想不见就不会见的吗?

    池安夏带着孩子们和叶寒琛回到郊外的小别墅,已经天很黑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今天一天跑了一整天,两个小家伙到家就回房间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池安夏安顿好孩子们和叶寒琛就累得有些直不起腰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整天发生的事情,叫她心里乱糟糟的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于是洗完漱,她换上一身宽松的家居服,便到了别墅的凉台,走到在蔷薇花下的木质长椅上坐下。

    凉台上有她种的一些花卉和绿植,微风吹过来,风景还不错。

    一抬头,还能看见澳洲的天空上的一弯明月。

    这弯明月和北城的月亮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此时此刻,家人和朋友们都还好不好?

    这让她一下想起来,墨厉城中午餐厅外说的那些话,心里更闷了。

    “安夏,记住,我是你永远的港湾,如果你在这里过得辛苦,那就快点回到我的身边来吧!”

    男人特别低沉而磁性的嗓音,仿佛还在她的耳边萦绕。

    甚至她还能感受到,男人温热的鼻息喷洒在耳际。

    是她疯了吗?

    现在竟然还在想着他说的这些话。

    却不料,身后忽然传来男子清冷的声音:“怎么不去睡?”

    池安夏猛地回过神来,一扭头便看见叶寒琛坐着轮椅的身影朝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清辉的月光洒在他干净结白的衬衣上,更显得气质清贵优雅。

    她立刻在长椅上坐正身子,便说道:“我待一会儿就去睡。”

    叶寒琛坐着轮椅过来,将手里的一样东西丢给她。

    池安夏接过来一看,见是一个罐啤酒,便笑了笑就打开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还真的挺适合喝点啤酒,以前她经常跟林家兄妹在外面喝啤酒,吃大排档,那种生活简直无忧无虑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那种生活在已经不复存在了。

    这个城市里,除了孩子们,她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可是她再难过再痛苦,从不当孩子的发泄或者掉眼泪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辰辰和月月虽然还小,可是却都非常聪明,她难过会影响孩子的情绪。

    所以每次她都是忍着、忍着、在忍着,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......

    叶寒琛也开了一罐啤酒,连着喝了两口后忽然开口问道:“你是不是已经见过墨厉城了?”

    池安夏正在拉开啤酒的手指尖一怔,没想到他会这么问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没有打算隐瞒他,于是点头说道:“是,见过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好像并没有出乎叶寒琛的意料。

    看来,墨厉城这次来澳洲的目的果然是奔着池安夏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已经见过他了,也没有关系,毕竟你们见面是迟早的事,不过你在饭桌上问我的那些问题,的确是我有所隐瞒,但是我也是为了让你安心在澳洲待下去才那么说的。”叶寒琛边自己开了一罐啤酒,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是为我好,不想我担心。”池安夏打开啤酒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墨厉城还跟你说了什么?”叶寒琛语气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说什么?他希望我能回到他身边去。”说到这,池安夏不禁想自己拍卖钻戒就是个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可是后悔也晚了,就算不是这件事,墨厉城也迟早能找到她。

    叶寒琛听着她这么说,两只手紧捏着易拉罐的力道不由得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他才再次开口说道:“可你应该还记得,你和他是叔侄女关系,就算你现在已经想开了,不计较墨家和薄家的两代恩怨,也不计较别人在你背后指指点点吗?更可况你还有孩子,就不为他们将来考虑吗?”

    闻言,池安夏身子猛地怔了下。

    是呀,她和墨厉城还有这一层关系呢。

    她跟他回去也不能像正常的夫妻,孩子们也因此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事,他自始至终对她都没有付出过真心。

    他的好、他给的一切都是阴谋和算计!

    所以她才不要回到墨厉城身边!

    如此想着,池安夏将手里的啤酒拿起来,一仰头,咕咚咕咚连着喝了好几口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动作却一下让叶寒琛看的入迷了。

    都说女人是感性的,可也是性感的。

    微风下,她五黑的发丝微微凌乱,薄薄的衣衫勾勒着美妙的曲线,每一个动作都若有若无地带着女人成熟妩媚的韵味。

    尤其是连着喝酒的动作,白皙的脖颈和双肩徐徐颤动,叫人瞎想。

    叶寒琛不由得想起第一次初见池安夏的场景。

    当天正好是他和前任女友约定见面,却不料对方久等不来。

    最后那个女孩还发短信说,和他没有未来所以分手吧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那一天他的心情多糟糕,却不料池安夏忽然坐在自己对面,然后就开始做自我介绍,好像还把他认错了。

    这时那场乌龙相亲,也让他认识了她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那一次,他就开始注意她了。

    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,但是和她相处,他一直觉得很舒服,也很轻松。

    就见池安夏一直将整罐啤酒喝完了,放下空罐,还打了一个酒咯。

    叶寒琛这才再开口说道:“答应我,以后不要再跟他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脑袋有点发晕,随口就说:“你说的轻巧,他是我想不见就不会见的吗?”

    她都已经躲了6年了,还不是被他一下就找到了?

    难道还要带着孩子们继续东躲西藏吗?

    她不要,也不想再逃避了。

    大不了,她就跟他走司法程序,她只要孩子,其余什么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的答案却让叶寒琛不满意,立刻严肃地说道:“可你别忘了墨厉城是什么样的男人,他的心有多黑你不知道吗?到现在为止,薄家和池家两家都还被他控制着,难道你想让薄老爷子留下的最后这笔遗产也白白送给墨厉城吗!”

    “可以,他拿去好了,我明天就签字,全都给他!”

    池安夏生气地说着气话,从叶寒琛手里夺过那罐啤酒又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让叶寒琛猛地一怔,那罐啤酒他可是喝过的。

    看她今天纯粹是想自己把自己灌醉了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