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5章 你们保证不会伤害我?
    第375章 你们保证不会伤害我?

    叶寒琛见她如此激动,便劝慰道:“安夏小姐,你不要乱动,请慢慢请我说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才不管那么多,用尽全身力气才从床上坐起来,却下一瞬就重重跌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种浑身无力感,就像是中了什么深度迷药的感觉。

    身体虚弱的好像不是自己的!

    叶寒琛见她这么倔强,只好提醒道:“安夏小姐,你身上的药力现在还没有完全解除,你想做什么都是徒劳的!”

    闻言,池安夏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怪不得在婚礼上她就感觉浑身无力,原来是中了药。

    这种药没有让她完全丧失意志,却让她四肢瘫软无力。

    要是对方想要对她做出任何过分的事情,她连一丝反抗的力气都没有!

    想到这一层,池安夏立刻生气地喊道:“混蛋!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?快点送我回去,我不要在这里”

    叶寒琛见她情绪忽然激动起来,好看的眉心微微皱了下,便说道:“安夏小姐先不要急,我们带你来这里没有什么恶意,只是想和你好好聊一聊,如果你同意,我随时会给你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你们保证不会伤害我?”

    池安夏心里暗想反正她不同意也跑不了,于是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叶寒琛点点头,保证道:“我们没有必要伤害你,反而还要好好保护你,请您把心放进肚子里吧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见这个男人不像是要侵犯她,反而自始至终温和有礼,心里才有些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就见叶寒琛从外套的里兜里拿出一个很小却很精致的瓶子,送到池安夏的鼻子下。

    池安夏不知道他手里是什么东西,不由得呼吸一滞。

    叶寒琛见她紧张便说道:“这是解药,你深呼吸两下,就会恢复体力。”

    闻言,池安夏这才尝试着呼吸里一下瓶子里散发出来的气体,立刻就嗅到一种沁入心扉的清香。

    这股清香从鼻息里迅速窜到全身,只需要深呼吸两下,身体立刻觉得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叶寒琛见她漂亮的小鹿眸立刻清澈明亮起来,便收回手里的小瓶子,放回西装内兜里。

    池安夏这才试着抬抬手,发现自己像是真的恢复力气了。

    这不由得让她觉得惊奇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药瓶,只需要闻闻味道便解除她身体里的药性。

    随即,她便听见叶寒琛继续说道:“安夏小姐,我爷爷想要见见你,请你现在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叶寒琛便将身下的轮椅转向门外,便朝门外移去,仿佛一点都不怀疑她不会跟自己来。

    池安夏看着这个温润如玉的公子就要从身前离开,莫名就放松了警觉感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叶少从始至终都给人一种无害感,对人也非常温和有礼。

    总之,池安夏几乎没有什么犹豫,便起身跟着他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她这一下也才看清,原来她住的是游轮上套房里的一间客房,而外面就是明亮宽敞的大客厅,规格比酒店的总统套房还要尊贵奢华。

    而客厅的皇家蓝色的长沙发上坐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,正在慢慢悠悠地品着茶。

    池安夏认的,这位老者就是叶家的老爷子。

    老爷子依旧精神笔挺,状态很好,一点也不像年过80的老人。

    叶少将轮椅遥控过去,便直接跟老爷子报告道:“爷爷,安夏小姐醒了。”

    叶老闻言,这才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池安夏,便招呼一声:“池小姐,请过来坐吧,来人,上茶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脚下步子一怔,顿了下便走过去问道:“叶老,您好,请问,是您让人把我带到这里来的吗?”

    叶老见她满脸疑惑,便微笑着说道:“池小姐,请先坐下,我老了,仰着头看人时间长了,颈椎受不了哦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池安夏闻言,只好现在叶老旁边的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等她坐稳,立刻就有侍者帮她端来茶水。

    池安夏心上猛地怔了下。

    她本来想着,等她见到叶老,一定要好好质问他们一顿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叶家竟然将她如此奉为上宾,反倒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随之便听见叶老爷子语气随和地说道:“池小姐来这里做客就不必拘束了,我和你奶奶也算是老朋友了,说起来,我们两家的渊源要从60年多前说起呢,这样算的话,我们两家也算是世交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听了,便直接问道:“那这么说,前一阵子,我奶奶去见的老朋友就是叶老您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池老太太确实在我家做了几天客。”叶老爷子点点头,并不否认。

    “那在婚礼上,我奶奶反对我和墨厉城结婚的事,您也是知道的?”池安夏眼底一下湿润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叶老爷子又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请您告诉我,我究竟是不是薄云擎的孙女?”

    这一点让池安夏很揪心,在婚礼上就因为听到奶奶这样说而非常难过。

    她肚子里已经有墨厉城的孩子,要是现在不能跟墨厉城在一起,要她怎么抉择肚子里的孩子?

    叶老见她有些难过,便委婉地说道:“安夏小姐别难过,墨厉城这样城府深又善于算计的人,我也是刚刚才认清他的真面目,至于你和墨厉城究竟是不是叔侄女关系我不确定,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,他们母女回到北城来,是专门报复薄家的,你也只是其中被利用的一枚棋子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你们胡说”池安夏心底默然悲伤,心痛地像是一把利剑在心口扎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听说这样的答案一定很难过,可是事实就是如此,要不然模拟怎么解释,墨厉城回国来,所做的事情,全都是针对薄家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”池安夏解释不了,她根本从来不过问墨厉城关于工作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安夏小姐,这里有一封你最好姐妹托我给你看的一段视频,你不妨先看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叶老便将一个平板电脑交给池安夏。

    叶寒琛就坐在一旁,安静地就像是不存在,根本不差一句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