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4章 就算是翻遍全世界
    第374章 就算是翻遍全世界

    接下来,墨厉城便带着人继续在分两路找,一路在冲云岛和附近的海域找,一路在北城和其他城市找。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的三天里,依旧没有一点讯息,就好像池安夏这个大活人直接从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    池安夏用的那部手机是在冲云岛附近海底打捞上来的,直接被送到了海边别墅。

    裴义将手机送进书房,一进门便看见墨厉城整个人木然地伫立在黑漆金大理石的窗台前,背着他面向窗外夕阳下一望无垠的海景。

    房间里烟味很大,而他手里夹着的雪茄,冒出的烟雾层层环绕在他周身。

    裴义看见boss这副落寞的样子,竟片刻的失神。

    堂堂mc国际集团首席总裁,全球富豪榜上数得上的人物,向来是最自信沉着的,而现在这一面能见到的人可是为数不多。

    愣了片刻,裴义才走上前,恭敬地弯了下腰报告道:“boss,太太的手机已经清理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听见说话声,这才缓缓地转过身来,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:“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裴义立刻将包裹好的手机递了过去,放在墨厉城的手掌上,便迅速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看着手心里的那部粉色镶钻的定制手机,墨厉城心里难受的厉害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第三天,他一直都没有睡过一宿觉,为的就是等着安夏的消息,眼睛里都是红血丝。

    裴义不由得关心道:“boss,您要注意休息,集团的事物还需要您打理,还有夫人很担心您现在的状况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闻言,没有理会,转回身去将手里的手机摁了开机键,看见手机上的开机界面心里猛地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见屏幕上竟是握在一起的两只手,两只手上分别带着同款的婚戒。

    他一眼认出,那是他和池安夏的婚戒,紫色心形钻的那枚就是他送给她的那枚。

    也不难认出,另一只手是属于他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,他竟然一点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这张握手的照片竟然是被池安夏当成手机开机界面用。

    这也让他瞬间想起自己亲手为她戴上这枚“心有所属”戒指时的场景——

    他握着她细软的小手,当着一船的宾客亲口承诺:“从今天开始,既然你已经戴上这枚戒指,那就能承受得起跟我在一起的所有荣辱,没有任何退缩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当时羞涩的小脸一红,大声回应他:“好,从现在开始,你墨厉城就是我池安夏唯一的男人了,我池安夏,就是你唯一的女人!”

    那一刻,他和她互相深深注视着对方,好像彼此眼里只有对方

    墨厉城看了好一会儿,直到屏幕黑下去,才回过神来,便低沉着嗓音问道:“到现在还没有太太的消息吗?”

    裴义张嘴想说还没有,可是最后说出来的是:“boss,情况还不是太糟,毕竟没有好消息,可也没坏消息,也就是说,太太现在也许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闻言,墨厉城身子微整了下,就好像预料到特助会这么回答他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池安夏的消息,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煎熬。

    等待是最消磨人意志的事情!

    又是沉默片刻,墨厉城才缓缓开口道:“你下去吧,叫人继续找,就算是翻遍全世界,也要给我找到她!”

    裴义听了,只好立刻点头回应:“是,boss,我会立刻联系国际组织一起寻找,还有”

    顿了下,他又说道:“池国雄先生来过电话,他想将沈女士接回池家暂住,希望您同意。”

    说完,裴义心里便觉得自己多嘴了。

    上次池国雄也提过,要将神沈恩慈接回池家,但是太太那个时候坚决反对。

    现在又来提一次,很可能boss连想也不会想,就会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然而墨厉城竟连眼皮都没抬便说道:“可以,接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boss,我这就去回复池先生。”

    说完,裴义便转身离开了书房。

    而墨厉城却拿着池安夏的手机坐回到书桌后面,一边翻开手机上的内容,一边将手里的雪茄放在薄唇边吸着,吐出,周身的烟雾一下更重起来。

    池安夏的手机上所有来电显示,还有手机相册,以及她的微信、微博。

    但凡所有留下她的痕迹的地方,他都一点也不想错过。

    看着她手机上留下的点点滴滴,就像她一直还在身边,从来没有离开过。

    然而看着池安夏的手机,他不仅想起几天前薄邵言在游艇上说的那些话:“你这么费劲把薄家搞垮,最后还是被薄家的女人搞得神魂颠倒,你怎么就不想想,安夏要是知道你对薄家做的那一切,她还会选择跟你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想到此,墨厉城浓黑的剑眉蓦地蹙起,更用力地吸了一口雪茄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承认没薄邵言说的有道理,安夏知道他一切计划都是报复薄家的,一定不会原谅他。

    因为安夏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再姓池,而是薄云擎的亲孙女。

    就算他现在开始弥补,都有可能已经来不及了!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必须,马上找回他的安夏。

    然而直到今天,却依旧没有她的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但他绝对不会允许,她就这样轻易从自己的世界离开!

    墨雪初走到书房门外,刚好看见裴义从书房里走出去。

    她脚步顿了下才走到书房门口,抬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等了好一会儿,门里却一点动静都没有,她只好直接推门,可是却被里面浓重的烟味呛得一阵干咳起来。

    墨雪初心里很清楚,自己的儿子并没有烟瘾、酒瘾,他只有心情极度不好的时候才会吸几口香烟。

    可是闻到书房里浓重的烟味,她一下确定,墨厉城一定是关在书房里吸了很长时间的烟了,而且还是巴西最烈的雪茄。

    这一下就让墨雪初心里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透过层层绕绕的烟雾,她才看见书桌后面墨厉城颓废的身影,心里更狠狠沉了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