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0章 .安夏是薄云擎的......
    第370章 安夏是薄云擎的

    这多少也出乎墨厉城的意外,就连在门外设立的层层防护都未能阻拦,看来对方不善。

    失踪好几天的池家老太太终于出现了,可是却一出现就是反对他和池安夏结婚!

    墨厉城身后的几个伴郎也纷纷诧异,好好的婚礼,怎么忽然有老人家出来反对?

    伴娘林筱筱也狠狠一惊,都忘记将自己的下巴收回来。

    这也让所有人都立刻诧异起来,纷纷开始四下议论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这是谁?怎么忽然跑出来反对婚礼?”

    “墨总这场婚礼还能不能进行了?不会被一个老太婆阻拦住吧?”

    “还有人敢阻拦墨总的婚礼,真是一把老骨头豁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一个老太太都能惊动mc集团总裁的婚礼,看来是有好戏了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婚礼现场依然是止不住那些非议声和揣测声。

    池安夏心里惴惴不安起来,不敢相信,站在原地就像是被定在那。

    池国雄看见母亲被人推过来,立刻跑过去问:“妈,您怎么来了?我送你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却见池家老太太当着所有宾客和媒体记者的面,非常严肃地说道:“我不去,我说了,他们结婚!只要有我这一把老骨头在,他们就不能结婚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场上议论声更大起来。

    就连那些媒体记者都开始拍照,纷纷准备采访。

    墨雪初一见情势不好,立刻吩咐人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池老太太身边的保镖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,根本连近身都进不了。

    墨厉城立刻厉声问道:“奶奶,今天这是要做什么?难道不是来参加我的婚礼的吗?”

    池安夏将头上的纱聊起来,是一脸委屈地质问道:“奶奶,你以前不是还说厉城是好男人,叫我把握好他吗?为什么现在又要反对我和他结婚?”

    池老太太看着眼前般配的一对新人,眼角蓦然湿润,嘴唇也颤了颤便说道:“因为你们两个是叔侄女关系!”

    这一席话,就像是在深水里投下一颗炸弹,立刻引爆全场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一炸响,震惊地池安夏以为自己在做梦。

    她和墨厉城怎么可能会是叔侄女关系?

    这样的疑问何止是她?

    墨厉城第一次听见这样的理论,立刻觉得荒谬至极。

    除非是池奶奶现在被别人控制或威胁了,否则不可能忽然说出这样的话!

    他立刻当着所有人厉声说道:“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,奶奶今天该不会受谁威胁吧?如果奶奶是受别人的威胁和控制说出这样的话,那根本没有一点可信之处,所以还请奶奶赶紧下去休息下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裴义便立刻叫保镖上前去,要将池奶奶接下来。

    却见台下立刻响起有人支持:“等等,池奶奶话还没说完呢,干嘛要把人送下去?”

    而这个支持者不是别人,而是艰难地轮椅上站起身的薄邵言。

    这一下就让本来就热闹的婚礼更加不平静起来。

    闻言,墨厉城嗜杀的眼神立刻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道冷厉的目光好比是道锋利无比刀尖,直直向薄邵言杀过去,势要将他当场凌迟。

    可薄邵言也不示弱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迎风对上。

    两强相遇,视线也在空气里相杀起来,锋芒毕现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婚礼现场都成了充满硝烟弥漫的战场。

    就见薄邵言拄着拐杖从台下一步一步咬着牙走上来,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口说道:“池奶奶,把您想说的话说出来吧,我们薄家替你做主!”

    台下的人都开始议论起来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池老太太说的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大多数人都觉得:“薄家大少都出面了,看来这事还真有可能!”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场景,池国雄赶紧单膝跪在老太太面前,质疑道:“妈,您可是不能乱说呀,今天可是安夏的大好日子,您这样说,会让所有人看笑话的,还是赶紧跟我回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池老太太看着眼前的池国雄,心情有些激动,眼里闪烁起泪花。

    这才听见吃老太太声音颤抖地说道:“没错,你爸爸不是别人,而是薄云擎安夏是薄云擎的孙女”

    池国雄讶异地一张嘴都合不上,赶紧否认:“这怎么可能,爸爸不是早就死了吗?”

    老太太心情激动地说不出话来,就像是在她早已经愈合的伤口上重新挖开一样疼!

    池国雄见母亲说不出口,便又问道:“妈,您是被别人威胁了吗?怎么忽然这么说?”

    池老太太听了,摇摇头声音哽咽着说道:“我没有,我只是觉得造孽!”

    说着,老人家便眼泪婆娑起来。

    池安夏看着眼前的场景,心情也复杂到了极点,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奶奶。

    她想走过去亲口问问清楚,可是两只脚就像灌了铅一样沉重。

    就连站在一旁的林筱筱都能感觉到全场的紧张气氛。

    原来这才是薄邵言的第二套方案,在婚礼上让老人家出面强烈反对,做的可真是绝!

    而薄邵言站在池老太太身边,冷眸狠狠地盯着墨厉城说道:“如果池奶奶说不出口,那我可以代她跟大家说,池安夏是我外祖父的亲孙女,所以安夏不能跟我小舅结婚!”

    说着,薄邵言就将手里的拐杖拿起来,直接指向墨厉城。

    这一下,婚礼现场全是宾客间的议论声,和指指点点的非议声。

    池安夏听着那些非议的声音,不由得想起第一次失败的婚礼,头一下晕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后的林筱筱立刻将她扶住,小声问道:“安夏,我们要不要下去先休息下?”

    池安夏勉强让自己站稳,声音弱弱地回答道:“不用,我还能坚持,我不相信厉城”

    说着她便将目光落在墨厉城的身上,想要从这个男人身上得到一些坚定的信念。

    她已经将自己的一辈子寄托在这个男人身上,就不应该怕别人的非议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奶奶这几十年来都一直守着池家老宅,还有后山的薰衣草园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奶奶用了将近一辈子的时间都在等着爷爷回去和她团圆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最后的结果是奶奶等来一场空。

    而她是薄云擎的亲孙女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