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0章 抱歉,我们已经尽力了......
    第360章 抱歉,我们已经尽力了

    邵锦川也赶紧从墙边的休息椅上站起身,走过来。

    周伯第一个上前焦急地询问:“医生,医生,我们薄董事长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就见医生将脸上的口罩摘下来,语气很低婉地说道:“抱歉,我们已经尽力了”

    听到这,薄邵言心里一下得意起来,就好像一切都在他意料中。

    那个当年把他亲生母亲推下楼的女人今天才死掉,已经是便宜她了。

    谁料,医生竟然接下来说的却是:“薄董事长虽然已经抢救过来了,但状况依旧不容乐观,所以你们家属们要做好最坏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闻言,薄邵言心里猛地一紧,不由得暗暗骂了一句:“该死的,居然还不死!”

    而周伯一下就抓住医生的脖领子,大声呵斥道:“你们这些医生到底有没有尽力救治?我警告你们,要是我们薄董事长醒不过来,你们所有人都跟着陪葬!”

    这说话的语气简直比霸道总裁还要霸道,叫医生听了脸色一下刷白。

    旁边的邵锦川也是一怔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一个管家竟然敢用主子的语气了?

    医生也被吓的一懵,赶紧战战兢兢地解释道:“你听我说,薄董事长刚刚心脑严重缺氧,虽然我们极力抢救,但是薄董事长很可能短时间内是醒不过来,也就是医学上的植物人。”

    邵锦川这下立刻明白,薄美茹要是醒不过来跟薄邵言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他离开的那会儿,明明确定给薄美茹戴上了呼吸机,不至于会严重缺氧。

    除非是薄邵言在他走以后做了什么手脚,否则不会这样。

    但是周管家在这,他知道自己说出每一句话都要谨慎。

    周伯听了却依旧不放手,脸上的表情更加狰狞,就像是要把这个医生给吃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个该死的医院,是想马上倒闭吧?居然敢把我们董事长治成植物人”

    “周管家!”邵锦川见他如此激动,赶紧开口说道:“现在不是为难医生的时候,还是赶紧进去看看美茹什么情况,需要的话马上办转院手续,去国外最好的医院救治。”

    “是,邵先生对不起,恕我刚才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周伯这才松开主治医生的脖领子,立马回复以往谦卑有礼的豪门管家形象。

    就好像刚刚抓着医生脖领要他们殉葬的人和他根本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说完,他就跟着邵锦川就进了里面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就见薄美茹躺在病床上已经昏迷,怎么喊都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薄邵言听见病房里的动静,却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不是不想进去看看什么情况,而是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累了。

    这种累简直直到骨子里,直到心里,累得他想从此好好歇一歇。

    一直在外面等着他的司机老钟走过来,忽然说道:“少爷,您需不需要去休息下?”

    薄邵言闭了闭眼睛,却无奈地说道:“胡说,这个节骨眼上哪有时间休息?你马上送我去薄氏集团大楼,我要紧急召开高层会议。”

    老钟顿了下,有点不解。

    这要是以前的薄邵言,别说去经常不去公司,就算去了也基本是混一天是一天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他刚从桃园乡回来,居然生病还要马上去忙工作,简直不要命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,是少爷想要在这个时间彻底把薄氏的财权揽到自己手里?

    老钟不敢妄加猜测,还是马上应声道:“是,少爷,我这就送您去集团开会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钟便推着薄邵言进了医院的电梯,赶往薄氏集团开高层会议。

    然而第二天的报纸新闻就报道出来:

    而池安夏和墨厉城从桃园乡回来,就当天晚上到了冲云岛酒店准备婚礼了。

    这一去可是要住到婚礼结束,然后直接去马尔代夫度蜜月的,准备的东西就比较多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次一定要让妈妈沈恩慈亲眼见证她的幸福时刻,所以今天也要带妈妈一起去,只是妈妈的身体状况恐怕是受不了长时间的颠簸,所以就选择了坐私人直升飞机。

    到了冲云岛酒店已经是晚上,随即就给所有人分别开了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池安夏奔波了一天早就觉得疲乏,便在酒店浴室里泡了一个热水澡。

    等她出了浴室,却见已经换上睡袍墨厉城站在房间里正目光灼灼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被他看得小脸一红,便直接绕过他,朝床前走过去准备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谁料,墨厉城将电话挂断便转身朝她走过来,长臂一勾就将她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池安夏心上一怔,抬起清澈明亮的眸子便说:“你干嘛?这么晚了还不睡吗?”

    墨厉城搂着她的腰身,低沉着声音说:“老婆,我忽然觉得,你现在是越来越有魅力,越来越有韵味了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说,她立刻低头看了看自己。

    她刚好现在身上只围了一条酒店的浴巾,虽然胸口以下都遮住,可是肩膀和两条腿根本遮不住,外面露着的肌肤也是白里透红。

    池安夏赶紧将用小手将浴巾往上扯了扯,遮住里面深深的沟壑。

    做完这个小动作,她嘟着小嘴就说:“你说的韵味是怀孕的孕吧?你就是嫌我吃胖了一圈,对吧?”

    墨厉城的手臂刚好围住她的腰身,低头便说道:“哪有?我觉得现在正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男人将下巴埋进她的脖颈间,在那里深深落了一个吻。

    池安夏都被他弄得心里发痒,声音软软地说道:“讨厌捏胡茬都扎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这才松开,瞬间,那一片的肌肤上就被种下一个粉嫩嫩的小草莓。

    他看着自己刚刚的“成果”,似乎很满意,于是沉声问道:“老婆,现在还生气吗?”

    池安夏鼓鼓小脸,眨着一双清澈见底的小鹿眸子,便说:“我那么小心眼吗?不就是一盒点心,我才不至于跟你生气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大眼睛一翻,便抬手打了一个哈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