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9章 你想不到自己会有今天吧?
    第359章 你想不到自己会有今天吧?

    然而他的亲生父亲也好不到哪去,在外面风流快活了这么多年,却从来没想过给他母亲讨回公道过。

    这是他亲生父亲的悲哀,还是他亲生母亲的悲哀?

    恐怕爱上一个人开始,就注定是悲哀的!

    就像他,从爱上池安夏的那一刻,就注定了悲哀。

    病房里的争吵声,还在继续着:“邵锦川,那都是陈年旧事,你为什么现在还跟我提?是墨雪初、是她叫你跟我提离婚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跟雪初没关系,我和你早就分居二十多年了,早就没有福气感情了!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,我有!我就是不离婚,我死也不离婚!我、我”

    薄美茹歇斯底里地喊了一般,像是忽然喘不上气来了。

    邵锦川这才关切道:“你怎么了?要不要给你叫医生?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落下,薄邵言便将门推开了。

    看见邵锦川连忙帮薄美茹顺气的身影,竟然开口就说道:“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,要不是你三番两次刺激她,她怎么会病成这样?”

    邵锦川听了,立刻扭过头来,厉城训斥:“你这是说的什么话?还不赶紧去叫医生?”

    薄邵言却蹲在那,拍拍身下的轮椅,说道:“你觉得我行动方便吗?”

    邵锦川这才注意到,薄邵言坐的是轮椅。

    他赶紧将薄美茹放在病床上,并说道:“你在这等下,我马上去给你叫医生。”

    说着邵锦川就将一旁的呼吸机给薄美茹戴在口鼻上,转身就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薄邵言看着亲生父亲就这样出去了,眸光立刻阴暗下来。

    他推着轮椅到了薄美茹的病床前,见她像是要跟自己说什么。

    薄邵言将身子往前探了探,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妈妈,你要说什么?我听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大手一伸,便将她脸上的呼吸机给拽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下立刻就让薄美茹的脸色立刻又憋红起来,大睁着眼睛像是喘不上气来,两只手拼命地在空气里抓,却不知道她在抓什么。

    薄邵言当然知道,她是想抓回呼吸机。

    他却将呼吸机的罩子把玩在手里,边问道:“你不说,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?咳咳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忽然感觉嗓子里一阵干痒,不由自主地捂着口鼻干咳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给、给”薄美茹难受地说不出话,眼前一晕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想不到自己会有今天吧?”

    薄邵言咳完,便冷笑着道:“可是我今天才知道我亲生妈妈当年是被你推下楼的,我之前还一直以为她在海外的某一个地方,等我去见她,却没想到她竟然是这么死的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微微停顿了下,眼睛里的红血丝很多了一些。

    随后他看着眼睛里的神采越来越涣散的薄美茹,继续说道:“我妈妈当时死的时候,一定比你现在还痛苦吧?她只不过是想要跟她的孩子和爱的人一起生活,你却觉得她又贫又贱,就要置他于死地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他没有来得及说完,便听见身后病房的门被人猛地推开。

    他立刻将手里的呼吸机扔掉,脸上的表情也一下显得悲痛起来。

    随之便听见主治医生跑进病房来大声喊道:“马上准备急救,快、快!言少请让下!”

    立刻就有小护士跑过来将薄邵言的轮椅推到门外,随之病房里就开始紧张的抢救起来。

    邵锦川紧跟着过来,就忙问道:“邵言,什么情况了?有没有开始抢救?”

    “正在抢救,但是情况恐怕不容乐观。”薄邵言坐在轮椅上,语气冷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愿她没事,但愿她平安无事”邵锦川站在门口自言自语起来。

    “邵先生何必这么假惺惺?”薄邵言却歪着脑袋看着眼前他,微微勾了勾唇角说:“如果薄美茹现在就死了,你岂不是心里更轻松了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你就这么盼着自己母亲死吗?”邵锦川拧眉,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死了,你不是正好省得离婚了吗?也正好给雅琴报仇了吗?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邵锦川被他说得脸色一白,训斥道:“有你这么跟自己父亲说话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混蛋,还是你混蛋?”薄邵言语气却立刻冷冷地回答:“你还觉得你是我的父亲的话,那你就应该清楚,只要我一句话,你就会跟这起谋杀案永远也扯不清关系!”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闻言,邵锦川简直要被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从外面办完事情回来的周伯却刚下电梯,朝这边走了过来

    周伯走上前,弯下腰恭敬地称呼道:“邵先生好,少言少爷好。”

    薄邵言立刻回应道:“好,可是我的母亲大人现在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闻言,周伯一下紧张起来,忙问道:“大小姐怎么了?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薄邵言转头看向邵锦川,便意味深远地说道:“我不清楚,我爸爸一直在病房里的。”

    邵锦川这才缓缓地开口道:“我具体也不清楚,她是突然醒了,然后就说脑袋不舒服,所以我就去把医生给她叫过来了,现在还在紧急抢救,具体情况一会儿医生出来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邵先生,那我们就在外面等着。”

    周伯听了,这下更是紧张起来,不住地往病房里观望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分地流逝,周伯就在一旁擦着额角冒出的细汗,眼睛巴巴地看着病房里面。

    再看旁边两个英俊地简直如出一辙的男人,却很平静,很淡定地在一边等着。

    那副样子简直比一旁的另外两个男人都要着急和紧张。

    可是薄美茹的丈夫,明明是旁边这位人到中年依旧风流倜傥的邵锦川。

    可是薄美茹的儿子,是这位坐在轮椅上也掩盖不住英俊相貌的薄邵言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位服侍了薄美茹30多年的老管家,究竟和薄美茹是什么样的感情?

    终于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实施急救的医生才从病房里终于出来。

    本来还镇定地等在一旁的薄邵言也立刻抬头看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