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8章 我求你,不要离开我......
    第358章 我求你,不要离开我

    这个小女人的脾气向来都是不服他管束的,就好比昨天挂断他的电话,非要来桃园乡。

    如果让她现在就跟林筱筱绝交,恐怕她又会像上次那样,自己突然跑掉。

    现在她可是怀着身孕,跟以前不一样,气不得。

    何况婚礼在即,惹得老婆不高兴也不值当。

    于是墨厉城也不想再为了这个话题继续跟池安夏闹别扭,于是说道:“好了,别生气了既然你喜欢吃那种点心,回头我让人给你买回一打,每个口味各一种,让你吃个够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心上一怔,鼓鼓小脸便说:“你随便吧,我现在困了,我要休息会儿。”

    连续连个早上她都醒的很早,现在怀着身孕,有些顶不住疲劳。

    就算跟墨厉城生气,她也没必要让自己跟着受罪。

    于是她扭过身来就要将自己的座椅调成躺椅。

    可她的小手刚放到调节按钮上,男人的大手便扣在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蓦地,男人掌心温热的体温一下传到她的手面上,竟觉得有些烫手。

    而且脑袋上方随之传来墨厉城磁性低沉的嗓音:“我来给你调,现在到家起码还有两个多小时,你好好睡一觉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墨厉城已经将她的座椅调好,并随手拿过一条毛毯就往她的身上盖过来。

    池安夏躺在上面,感受着被他这么细心地对待,心里竟慢慢柔软下来。

    她抓着盖在身上的毛毯,便随口问了句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吻完,她心里又有点小小的后悔,这不就等于她是跟他拖鞋了吗?

    可随之就听见墨厉城开口回答:“我不困,而且还有点工作要忙,你就先睡吧,下车我会叫你。”

    帮她盖好毛毯,便见他俯身就将自己的商用笔记本拿了出来,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池安夏躺在座椅上,心里又心疼,又郁闷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是深沉腹黑的时候叫她觉得可怕,温柔体贴的时候叫她心动,努力工作的时候却又让她心疼,可是自私霸道的时候就又叫她生气

    前面离开桃园乡的薄邵言坐在劳斯莱斯里,脸色一直就阴沉地厉害。

    老钟在前面开车,从后视镜里看见少爷像是心情很差劲。

    他可不敢招惹,更不敢多说话,要是少爷脾气上来,说不定立刻叫他滚回老家去。

    要是沈秘书还在少爷身边的话,还能帮着劝劝,而且她说的话向来有道理,少爷很多时候都会听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沈秘书怎么就突然失踪了,连个人影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少爷知道找不到所以不找,还是就不想去找。

    现在,他只能小心谨慎地问道:“少爷,您是要回西城别墅,还是直接去薄氏大厦?”

    薄邵言这才回过神来,语气阴沉地说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这下可是让老钟犯难了,不敢接话。

    言少的心思谁敢猜?

    可接下来他就听见薄邵言忽然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老钟硬着头皮,试问道:“少爷,要不我们先去医院吧?我看您好像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薄邵言捂着口鼻咳了两声,才放下手,缓缓地开口道:“那就去医院,正好去看看我那个病的不轻的妈妈,咳咳”

    老钟立刻点头应声:“是,少爷,我们这就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薄邵言渴望就闭上眼睛,整个人仰在后座靠背上,不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老钟赶紧应声,便脚下加快油门朝着北城第一医院的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等薄邵言再睁开眼睛,劳斯莱斯已经到了医院的住院大楼前。

    不等老钟提醒,他便推开车门直接迈步下车。

    老钟担心他走路不方便,赶紧帮他把轮椅从后备箱里取出来。

    最后老钟又当司机又当特护,才把薄邵言送上了医院的电梯里。

    下了电梯,到了薄美茹的那间高级vip病房门口,薄邵言却冷声吩咐道:“你不用跟着了,在外面等着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老钟只好送开扶手,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薄邵言自己摇着轮椅到了门前,伸手就要敲门。

    可是没等他的手指落在门板上,病房里却传来一阵呜咽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那好像是薄美茹的声音,呼喊不清:“我求你,不要离开我你知道,我有多在乎你”

    薄邵言正要敲门的手猛地僵在那里,想要听听薄美茹那么强势的人央求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紧跟着病房里就传来男人低沉的说话声:“你在乎我?呵,那些被你包养过的小鲜肉该伤心了吧?”

    薄美茹立刻难过地哀怨道:“那些男人怎么能跟你比,你可是我名正言顺的丈夫!”

    听见那句“丈夫”,薄邵言就气得手掌立刻变成拳头。

    这个“丈夫”除了他的亲父亲邵锦川,还能有谁?

    他一直知道,他这个父亲形同虚设,可是没想到竟这么薄情!

    眼看着薄氏大不如前,持续走下坡路,这个家伙就着急着跟薄美茹撇清关系了?

    谁料接下来就听见邵锦川语气凉凉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:“算了吧,我们之间根本没有夫妻之实,我这个丈夫对你来说存不存在没有意义!”

    “不!有意义,有意义!”

    薄美茹激动地声音都颤抖了,“锦川我和你结婚30年,没有爱情也又亲情,起码我们还是名义上的夫妻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跟我提夫妻名分?可是你别忘了,自从你亲手将雅琴从楼上推下去的那一刻,我就跟你断绝关系了!”邵锦川可是压根不跟她谈夫妻情分,更是生气地指责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推的,是她自己跳的!她拿了钱就该滚蛋!”薄美茹也越来越激动。

    “可你别忘了,是你答应过我要好好安置雅琴的,结果你却让她去死了!”

    “那个贱人本来就该死,她本来就该死!”

    薄美茹喊得都有点歇斯底里了,明显已经中气不足。

    薄邵言听着里面的人越吵越凶,自己却不着急进去了。

    那个被薄美茹口口声声拿着该死的人,应该就是他的亲生母亲。

    想不到他的母亲竟然在薄美茹嘴里这么不堪。

    帮她生了孩子,最后却是这个下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