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5章 想知道,那你就跟我上车!
    第355章 想知道,那你就跟我上车!

    为了掩饰自己心慌不安,林筱筱赶紧端起粥碗,就大口大口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池安夏见她好好吃饭,就没有再问,心里却有些不太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坐在身旁的墨厉城却立刻冷森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紧跟着,门外像是传来一阵骚动,像是保镖在阻止什么人进来。

    这一下就让池安夏没什么心思继续吃饭了,放下碗筷便问:“外面来的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林筱筱一听差点被粥噎住,咳了两声,便说:“咳咳夏夏,你还是不要管了,赶紧吃饭吧,要不都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林筱筱赶紧拿筷子夹了一口菜装作很好吃的样子,又喝起粥来。

    可是闺蜜越是这样掩饰,池安夏越是觉得有问题。

    她又不傻,一下就想到外面来的人肯定跟她有关系。

    于是她扭头跟墨厉城说:“我去看看,你们吃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从餐桌前站起来往外走。

    墨厉城也没有去拦,目光却犀利地扫了一眼正在喝粥的林筱筱。

    林筱筱立刻觉得后脊一凉,像是有一把锋利无比的剑直接奔她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自己跟墨厉城玩不过,心里的小九九可能早就被他看穿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已经这样了,她就只有赶紧就把脑袋扎得更低。

    随后就见墨厉城直接从座椅上站起身,迈着两条笔直的大长腿就跟着池安夏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可让林筱筱还有什么心思吃饭,就算吃得下也觉得噎得慌了,随后也磨磨蹭蹭地跟着出去。

    就见池安夏已经走到前院,看见裴义就走上前问道:“外面的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裴义听了赶紧回身,恭敬地回答:“太太,是薄邵言,说要非见您不可,不然不走。”

    闻言,池安夏猛地一怔。

    薄邵言?

    他怎么会忽然来这?

    她不信,绕开裴义便向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刚好走到门前,就见外面果真停着一辆银灰色的劳斯莱斯。

    而薄邵言坐在轮椅上,被人推到车前正跟墨厉城保镖对峙着。

    薄邵言一眼就看见池安夏,惊喜地喊了声:“安夏,你终于出来了!”

    池安夏心里一沉,不用想,她也能才出来墨厉城早就知道堵在门外边的是薄邵言。

    墨厉城可是向来很讨厌薄邵言这个外甥的,甚至是讨厌到骨子里。

    上次他就差点把薄邵言推下阳台去,还狠狠警告过他。

    这次薄邵言居然找到这里来,墨厉城待见他才怪?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太执着还是又发疯了?

    裴义赶紧说道:“太太,如果您不想见他,我立刻就让人把他轰走!”

    池安夏生气的语气说道:“好,你去转告他,我不想见他,叫他赶紧走!”

    说完,她便转身要往回走,正好看见墨厉城从后院走出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墨厉城后面还跟着探头探脑、像做错了事的林筱筱。

    不过不等池安夏明白这其中的关联,便听见薄邵言大声喊道:“安夏,你不是一直在着急等奶奶的消息吗?”

    池安夏一听,脚下的步子也一下顿住。

    墨厉城走过来机阿布停下,看向薄邵言的眸光犀利嗜杀。

    就连身后跟来的林筱筱都能感受到这个男人强势霸气的气场,心想完了,完了。

    薄邵言也不管那么多,大声说道:“我这里刚好有奶奶的消息,你要不要听?”

    而池安夏听到有奶奶的消息,心里犹豫了下,还是转了过身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恐怕没有任何事要比奶奶的平安更重要。

    墨厉城看着她转身,立刻伸手拦住,声线更是冷沉城冰地说道:“你想清楚,也许就是薄家把奶奶带走的,目的就是让你不能参加婚礼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假设不是不可能,薄邵言这个疯子,逼急了什么事干不出来?

    但是为了奶奶的平安才是她现在最关心的。

    于是池安夏什么也没有说,便朝着薄邵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坐在轮椅上的薄邵言见她走过来,咬咬牙就从轮椅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裴义见着情景想要跟过去,却被墨厉城一把拦住。

    裴义只好躬身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林筱筱也跑了回来,想要看看薄邵言究竟想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就见池安夏走到薄邵言身前,距离他还有一米的距离停下,随后便问道:“我奶奶现在在哪?请你马上告诉我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她看向薄邵言的眼神早已经不是曾经的疏远,更多了一丝厌恶和鄙夷。

    这让薄邵言心里很不舒服,简直比以前他跟他刚离婚时还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从她的眼神里看得出来,她一定是觉得他带走老太太的。

    就算他现在两条腿站都快站不稳,就跑来告诉她这个消息,她竟然一点都不信任他。

    也对,自从那次在叶家老爷子80大寿的寿宴上,他跟她说墨厉城娶她是阴谋,她都不相信!

    现在她又怎么会相信,池老太太失踪的事跟他没有一点关系?

    如此想着,薄邵言觉得心里凉凉的难受。

    不过他表面却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扯扯嘴角笑着说:“想知道,那你就跟我上车,我在车上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但愿你不会骗我!”

    池安夏眼眸冷了几分,直接走到劳斯莱斯的后车门前,拉开门就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不是不担心薄邵言刷什么花招,只是心里有数,墨厉城不会不管。

    如果薄邵言耍花样,墨厉城肯定会立刻叫人把他拿下。

    恐怕他今天想全身出了这个桃园乡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薄邵言恐怕也心里很清楚,冷冷地墨厉城看了眼,便转身自己一步一步走回车上。

    车门“砰”地一关,池安夏心里也跟着一沉。

    车外的么多眼睛更是一眼不眨地盯着。

    就见薄邵言坐上车,便吩咐道:“老钟,开车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立刻说道:“言少,只是说两句话,你没有必要把车开出十万八千里吧?”

    恐怕司机想把车开走都困难,墨厉城的那些保镖早就已经将这辆车前后的路都堵住了。

    薄邵言看着眼前的情形,只好在后座上坐稳,目光直直地地看着池安夏。

    那目光依旧如以前那般炙热,只是池安夏回应他的却是她的厌嫌和质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