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3章 谁说本少爷不吃?拿过来!
    第353章 谁说本少爷不吃?拿过来!

    要不是这个男人赖着不走,今晚上应该是她跟闺蜜一起睡这间客房。

    但是又一想,也许这样刚好可以让林筱筱和裴义感情升升温。

    于是池安夏闭上眼睛便往墨厉城身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墨厉城顺势就将她搂进怀里,声音如大提琴般低沉地说道:“好好睡吧,明天一定会有奶奶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将池安夏搂的更紧,像是担心她一部小心就翻下床去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跟她睡得这张床还是上次那张,只有一米二。

    只是距离这么近,怀里又是女人温软的身体,墨厉城一时间竟然有些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但是为了把这个小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小宝宝照顾好,他现在还得忍着。

    怀里的小女人像是故意挑衅他的自制力,还将小手伸进他的衣服里。

    这可是墨厉城再也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而同样到深夜还睡不着的,还有裴义。

    一想到白天给林筱筱在屁股上涂抹药膏的情景,他就鼻尖湿湿的。

    抬手一擦,竟然发现从鼻子里流出来的是鼻血。

    竟然能出鼻血来!

    一定是这一天没怎么喝水的原因,上火了!

    可是裴义又不想惊扰到已经在床上熟睡的林筱筱,便只好悄悄起身去楼下找水喝

    夜风凉凉,秋意更浓,这远离城市喧嚣的乡村显得格外宁静。

    一辆行驶在乡村公路上的银灰色的劳斯莱斯,两道长长远光灯划破幽深的夜色。

    薄邵言坐在真皮后座上,看着车窗外夜色笼罩下的山村,心里却无法宁静。

    他已经到了桃园乡的地界,可林筱筱的手机却怎么也打不通了。

    这可让他心情更加烦躁起来,直接将手机随手一扔。

    坐在前排驾驶位上的司机老钟吓了一跳,询问道:“少爷,我们要不要现在回去啊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薄邵言十分生气地低吼一声:“要回去,你自己走回去!”

    老钟闻言立马闭嘴,不敢再开口。

    他只能从车内镜里瞥见薄邵言坐在后座上烦躁的身影。

    自从昨天开始,他家少爷心情就一直极差,不知道是因为沈秘书失踪,还是其他。

    老钟不禁感慨,要是沈秘书现在在就好了。

    最起码沈秘书说的话,少爷有很多时候是听的。

    而且她的脾气也挺好,就算跟少爷闹别扭,也从不发火,还一直把少爷照顾的非常好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沈秘书突然失踪了,让人一下就都觉得少爷的脾气难以捉摸了。

    随后过了好一会儿,才听见薄邵言语气稍微平缓地命令道:“去给本少爷找,就算多晚,也得给我找到池家老宅!”

    老钟只好赶紧应声:“是,少爷,我这就找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钟便推开车门,下车去四下询问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时间,山村里的大多数人家都休息了,恐怕要是费上一番功夫了。

    薄邵言坐在车里却已经觉得浑身冷得厉害,毕竟在乡下晚上山风又冷又硬,何况他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那条伤腿,竟然开始隐隐作痛起来,那种疼不是很剧烈,却是钻心的难受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,他却不想放弃今晚上一定要找到池安夏的决心。

    为了她,他什么事都可以做!

    老钟打听好几家人家,才得知到池家老宅还有十多里地,便朝老乡要了一些东西上车。

    见薄邵言已经又冷又饿,他上车便好声说道:“邵言少爷,你还是吃点东西,盖上层被子吧,要不然恐怕你明天就得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薄邵言慢慢地抬起眼皮,就见老钟手里拿着的竟然是一张卷着生菜细葱的大饼。

    他立刻哧鼻,他薄家大少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吃过这么粗糙的东西?

    而老钟怀里还抱着一床颜色花样都花哨老土的被子,更具乡村特色。

    这更让薄邵言厌嫌,恨不得把这么老土的东西直接给扔出去!

    老钟见他一脸嫌弃,还以为这番好心要浪费了,便说:“那好吧,您不吃的话,我这就还回去。”

    谁知,话音刚落,就听向来矜贵的薄邵言生气地说道:“谁说本少爷不吃?拿过来!”

    老钟手上正在收回来的动作一怔,赶紧将大饼又给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薄邵言一把接住,放在嘴边嫌弃地咧咧嘴,还是张嘴咬下去一大口。

    看着他接下来吃得很香,老钟不禁想笑,看来少爷吃起乡下东西来还有点反差萌。

    薄邵眼见他看着自己笑,忽然吃了一半的大饼就给他扔了回去,还说:“笑什么,这种难吃的东西,吃两口就饱了,剩下的你吃去吧!”

    说完就扯过老钟怀里颜色老土的被子给自己盖在身上。

    为了尽快见到池安夏,他现在还是得忍着

    一晚上外面的风声不断,像是有风雨要来。

    池安夏心里依旧放心不下奶奶,所以一整晚睡得也不安稳。

    等她起床洗漱完,第一件事就是要去问问有没有奶奶的消息。

    她知道裴义那里有朴警官的联系方式,于是出门就直接去找裴义。

    却不料,池安夏刚一出门,就见闺蜜头顶草窝一样的头发从房间里出来,身上的衣服还皱皱巴巴的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,闺蜜像是昨晚上睡得太死,嘴角还有些口水干掉的痕迹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傻丫头昨晚上和裴义的进展怎么样了?

    不过池安夏现在更关心奶奶的消息,于是赶紧问道:“筱筱,裴哥呢?”

    林筱筱抓着脑袋上乱七八糟的头发,没睡醒似的迷糊着眼睛回答:“不知道,半夜睡着睡着,就不知道他人跑哪去了,哈”

    说完,林筱筱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,表示自己还没睡够。

    池安夏不由得想吐槽两句,跟自己睡一起的男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立刻发现,好像墨厉城也像是半夜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于是池安夏直接下楼去,就见保姆在客厅收拾着沙发。

    很明显,那两个长沙发有人睡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池安夏一下就猜出昨晚上那两个大男人是在这里睡的。

    于是她上前便向保姆询问道:“阿姨,你有没有看见墨厉城和他的特助去哪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