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4章 薄美茹不直接气吐血才怪!
    .. ,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

    第324章 薄美茹不直接气吐血才怪!

    墨厉城点头,回应道:“等婚礼结束,我会带她好好去度个蜜月的。”

    墨雪初听了帮儿子整理整理领带,便说:“好,那妈妈现在就放心去约会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墨雪初般从他身前绕过去,走出包厢去了。

    她今天可是和邵锦川约好了一起看画展。

    薄美茹不直接气吐血才怪!

    果不其然,薄美茹挂上电话后,整个人气得又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伯见情形,便直接叫来医生给诊治,可医生却诊断薄美茹有脑中风的风险,建议住院。

    周伯只好赶紧安排薄美茹去薄氏旗下的医院治疗。

    没想到薄美茹昏迷之际,还一直念叨着:“锦川,锦川,我的锦川哥......”

    周伯见她受打击城这样,便编了个谎话说道:“大小姐,邵先生说了,晚一点就来看您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他在哪?邵锦川在哪?我要去找他!”这个消息立刻就让薄美茹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就要从病床上下来去找邵锦川。

    结果这一扑,正好倒在周伯的怀里。

    周伯手一哆嗦,赶紧将她放回病床上,劝道:“大小姐,邵先生很快就来,你先休息会。”

    他实在是不忍心告诉她,邵先生现在正在跟墨雪初看画展,根本不回来看他。

    而且自从大小姐和邵先生结婚以来,两个人就开始分居到现在。

    邵先生是一心发展绘画事业,而大小姐这些年包养数不清的小白脸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情况,他可是看在眼里,又怎么可能现在和好了。

    恐怕邵先生那么心高气傲的人也拉不下这个脸来看她,就算邵先生来了,恐怕也是会直接跟她提离婚呢。

    于是这样想着,周伯越是觉得薄美茹可怜。

    一厢情愿地爱了一个男人一辈子,结果那个男人心灵里从来没有她的位置。

    现在她病成这样,那个男人却还在跟自己的初恋忙着旧情复燃。

    这更让他心里觉得大小姐需要他安慰,便靠近薄美茹的病床哄道:“大小姐,你现在需要的是,好好休息,等你病好了,邵先生好说要带你出去旅游呢。”

    可是这样的话,却被刚进门的薄邵言听见。

    薄邵言立刻讥笑起来,说道:“周伯这是在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周伯闻言立刻从病床上站起身,低头解释:“邵言少爷,我只是安慰下大小姐,大小姐现在有点难过。”

    薄邵言没有让沈乐薇跟着,自己推着轮椅进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病床上的薄美茹,又看看周伯,便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伯直接被他笑得脊背发凉。

    随之便听见薄邵言说:“周伯,现在该不会是想给我做继父吧?”

    周伯脊背一僵,赶紧解释:“不,不,邵言少爷千万别误会......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薄邵言便直接打断道:“你还是出去吧,我想我母亲现在不需要你。”

    周伯只好躬身赶紧退下去,并将病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薄邵言这才推着轮椅到病床前,看着精神不济的薄美茹,问道:“母亲,儿子现在过来看望您了,您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谁知,一向不爱跟他亲近的薄美茹一下抓住他的手,便说:“锦川,你终于来看我了!”

    薄邵言那条手臂猛地一僵,知道她把自己当成爸爸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想被她当成那个人。

    于是薄邵言猛地抽回手臂,便说:“母亲,你看清楚,我是薄邵言,你儿子薄邵言!”

    薄美茹这才浑浑噩噩地睁开眼,才看清他。

    邵锦川除了留给她这个儿子,这辈子什么都没有留给她。

    但是也就是这个儿子却和她是一条占线的,病了还是他还看自己的。

    于是薄美茹躺在病床上,便激动地说道:“好儿子,妈妈没有白养大你,只要你以后争气,我就把薄家的产业全留给你......”

    薄邵言嗤之以鼻,以薄家现在的资产都没有以前的十分之一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把剩下的产业给他,也是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他今天过来只想求证一件事:“母亲大人,只要你答应把薄氏的管理权全权交给我,我是愿意给你养老送终的。”

    薄美茹听了浑身一怔,看来就到现在这份上,这个小子都还算计着她最后的那点权利。

    她猛地将薄邵言的手臂松开,将身子扭过去,便说:“等你把池安夏抢回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薄邵言脸色一沉,不悦地问道:“我要不要管理权,和安夏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就算她不说,他也是预备好了将安夏抢回来。

    下周墨厉城想跟安夏结婚,他第一个不同意......

    池安夏睡醒个午觉便一个劲地打喷嚏,好像是有人故意念叨她。

    而且,这天下午裴义便从外面带回来很多人,让她面试。

    这可是让她足足忙活了一半天,才决定了留下一个管家,一个营养师和两个厨师,还多好两个专职保姆。

    裴义还跟她说,这些人全是照顾她的,有什么事,她直接给这些人吩咐就行。

    池安夏忽然觉得自己像是豪门贵妇了,这可让她觉得有些适应不了。

    然而快到晚饭时间,墨厉城却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他只是打过电话来,叫她过去吃饭。

    于是她便跟着裴义坐上车,去市中心。

    然而更让池安夏行不到的是,裴义直接把车子开到了燕云会所门前。

    看见那气势恢宏的建筑和神庙式的拱形大门,池安夏有些错愕,难不成是要她来这里吃?

    可是这里明明是薄家的地盘,两个月多前这里还举办过薄氏的慈善宴会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的形式,不是墨厉城和薄家形同水火吗?

    这个时候,墨厉城竟然约在这里吃饭!

    不被轰出来才怪吧?

    事实证明,池安夏是多虑了。

    她跟着裴义进了会所,不仅没有被轰出来,还被会所里安静地像是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她也不得不承认,这个会所包括建筑和装修确实是精美绝伦,又奢华至极。

    曾经这里可是薄家每逢重要活动都必会在这里举办。

    全北城甚至全国的富商贵胄几乎人人向往,更是那些人在此大笔挥霍金银的地方,所以也是薄家最挣钱的产业之一。

    真是不明白墨厉城怎么就让她来这里吃饭了。

    池安夏不解,只能跟着裴义到了一间包厢门前......

    还在找”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(阅)(读)(悦)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