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7章 越是失去的,才是最好的!
    

第317章 越是失去的,才是最好的!



    可是最后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。

    尤其是墨厉城这种善于控制自己情绪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依旧大手死死地摁着薄邵言,语气沉地像是往年冰湖般,说道:“警告你,别再来挑战我的极限,要是你还想让薄氏在北城多留一天,就给我老老实实的,以后要让我再看你骚扰她,我绝对会让你和薄家一起从北城先消失掉!”

    闻言,薄邵言心声狠狠地被什么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可能也因为现在他的脑袋是倒置的状态,血流回大脑里,也清醒很多。

    现在连薄美茹都好像很惧怕墨厉城,不知道被抓住了什么把柄,现在薄氏集团很多子公司都被墨厉城收购。

    如果墨厉城现在随便说一句话,薄美茹都会斟酌好几天。

    这样的墨厉城真的很有可能,有一天叫薄家消失。

    而薄邵言心里也越来越清楚,他的目的还没有达到,还不是跟小舅正面对抗的时机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薄邵言一个用力就抬手抓住墨厉城的胳膊,便笑着说道:“小舅,你刚刚误会了,我只是跟你和小舅妈开了个玩笑,没想到你竟然当真了!”

    这跟他刚才说出的话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可是一双眸子却直直地瞪着墨厉城,骨子里透着不容屈服的傲气。

    池安夏听了也是一怔。

    这算是薄邵言给墨厉城服软了吧?

    可随之却听见墨厉城冷沉着嗓音呵斥道:“现在向我求情,已经晚了,我可不想对你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大手摁着薄邵言的胸口,就要推下阳台去。

    这可是吓得薄邵言一下脸都惨白了!

    墨厉城还真的一点情面都不讲了!

    于是他立刻大喊大叫起来:“啊!啊......墨厉城,你这只恶魔!你不能推我下去!”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下,就见一个女人柔弱的身影忽然从宴会的方向冲过来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径直冲到墨厉城身后,拉着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池安夏差点被这个女人撞倒,抬眸一看却见是沈乐薇。

    沈乐薇便拦住墨厉城,便大声喊道:“墨总,停手!墨总,请您放过我们言少,刚刚是我看见安夏心情不好,言少才来安慰她的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沈乐薇的目光便瞥向池安夏,希望她帮薄邵言说两句好话。

    见安夏还不开口,她便又着急地说道:“安夏,你快说,你是不是刚才心情不好?”

    池安夏心头一紧,眼看着情势,只好替他解释两句:“厉城,的确是我刚才心情不太好,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墨厉城浓黑的剑眉蓦地一皱,眉梢眼角都像是染上一层薄霜。

    这小女人竟然还要为薄邵言说话!

    她都不清楚,自己刚才已经被别人暗算了吧?

    看来他以后要好好调教自己的女人了!

    如此想着,墨厉城也猛地将薄邵言从阳台外面拽回来,厉声警告道:“记住,池安夏永远是你小舅妈,凭你,一辈子也别想改变!滚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才猛地撒手放开薄邵言。

    薄邵言被带了一个踉跄,差点就直接跪下去。

    沈乐薇赶忙过去扶住他,赶紧让他坐进轮椅里,边关心道:“言少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可是薄邵言根本不理睬她,他只关心池安夏怎么看自己。

    可惜,墨厉城才不给他这个机会,长臂搂着池安夏就要从这里离开,还不忘给他一记警告的眼神。

    薄邵言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,眼睛里立刻迸射出火一样燃烧的眸光。

    他抬拳就狠狠地打在阳台的围栏上,震得金属的围栏“哐”地一声响,随之便怒吼道:“该死的!这世界上只有我薄邵言不想要的,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!”

    薄邵言的手也一下被围栏上棱角的地方碰破了一块,立刻流出血来。

    这让沈乐薇见了都吓得心惊肉跳,赶紧上前劝道:“言少,您的手要不要紧?要不要我现在帮您包扎下?”

    却见薄邵言就像惹怒的狮子般咆哮道:“给本少爷滚开!”

    吼完,他便狠狠地推开沈乐薇,自己坐着轮椅要返回宴会上去。

    沈乐薇被吓了一跳,以为他是猜到自己故意叫墨厉城过来打搅他的。

    她心疼地厉害,原本她是想让墨厉城训斥言少一顿,叫他不要再靠近池安夏。

    谁知道竟然差点让事态还有点向反方向发展了。

    甚至言少还对她有些厌恶!

    可是看着薄邵言离开的身影,她也不得不追上去。

    而这个阳台的正对面的楼上,一个冷漠欣长的身影正好将这一切看在眼里......

    叶家晚宴还正在继续,热闹的宴会上宾客们都还在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墨厉城整理整理身上的西装外套,便又迅速恢复平日里的矜贵优雅的形象。

    就好像刚刚在阳台上的一幕根本没有发生过,或者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。

    刚刚发生在阳台上的一幕似乎没有人注意到,纷纷过来拦住墨厉城,想要跟他聊上几句,或者碰杯喝酒。

    然而池安夏已经是一点心情都没有,更不想一会儿还碰见薄邵言。

    墨厉城似乎是早已经洞察她的情绪,大手一直扣在她的肩上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是这样,池安夏依旧觉得心绪慌乱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里一直重复着薄邵言刚刚那几句话:“我小舅是不会爱你的,你要看清现实,他娶你完全是要基于报复薄家的阴谋!别傻了,看清现实,我才是真正最爱你的男人!”

    我小舅是不会爱你的,你要看清现实,他娶你完全是要基于报复薄家的阴谋!

    身边的这个男人真的是不爱她,不在乎她的男人吗?

    池安夏不敢想,也不敢奢望。

    她只想着,一会儿不要再遇到薄邵言而尴尬。

    于是池安夏轻轻拉了拉墨厉城的衣角,小声说道:“老公,我有点不舒服,想要早回去家。”

    闻言,墨厉城这才停下,低头回应道:“好,我陪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去跟叶老道了个别,就带着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薄邵言从阳台回来,正好看见墨厉城带着池安夏离开的身影,蓦然,心情很不顺畅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刚刚不是墨厉城过去打搅,说不定现在他就已经说动池安夏了。

    越是得不到,越是不甘心,越是失去的,才是最好的!

    还在找”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(阅)(读)(悦)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