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2章 那要是你的女人吃亏了呢?
    第222章 那要是你的女人吃亏了呢?

    紧跟着从另一个房间跑出来的宋骏却喊了声:“不好了,老人家没气了!”

    闻言,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池安夏心上猛地沉了下。

    她也顾不得自己身上有没有摔伤,立刻就向那个房间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就见奶奶的房间里又闷又潮,大夏天的房间里也没有开冷气,而奶奶早已经昏迷不醒,身上还盖着厚厚的棉被。

    池安夏见了立刻扑过去呼唤道:“奶奶!奶奶!你快醒醒,夏夏来看你了!”

    可是她无论喊得多大声,池太太躺在那里都一动不动的。

    这更让她伤心难过起来,趴在床前就开始哭起来。

    墨厉城将外面处理完,便也跟着进来。

    可他一眼就看见老人身上还盖着的厚棉被,于是伸手便把被子撩开了。

    却见老人家身上竟然被一根绳子绑的紧紧的,手脚都被绳子捆的血脉不痛了,肯定是被捆了有很长一顿时间了。

    别说是这年近90岁的老人,恐怕正常的年轻人被这样虐待也好受不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老人家脸色发青,像是一口气没有喘上来的感觉,便回身吩咐道:“裴义,立刻把肖若白叫进来,让他带着急救箱。”

    “是,boss。”裴义应声就赶紧去办了。

    “奶奶,奶奶,你不能死呀,你快醒醒,看看夏夏呀,夏夏现在已经长成大人了,夏夏不孝,这么就都没来看你.......”

    池安夏心痛地哭喊着,眼泪一颗一颗向断线的珍珠一样从眼睛里滚落出来。

    这副样子叫墨厉城看了也心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这也许就叫爱屋及乌吧。

    墨厉城就连两年前听说自己父亲薄云擎去世的消息,都没有这样心里不舒服过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着小女人趴在奶奶的床头哭得两个单薄的肩膀发颤,他便不忍心地将她从床头抱了起来,揉进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大手扣住池安夏的后脑勺,让她靠在自己胸口安慰道:“还没到最后,就不要绝望。”

    终于被男人解释有力的臂膀抱住,池安夏像是找到了最坚实的港湾。

    听着男人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响在头顶,她心里也有些许安慰。

    于是她在他怀里点点头,努力让自己坚强。

    这时,房间外面传来肖若白的埋怨说:“我说刚才让我一起跟你们进来吧,你们非得要我照顾老爷子,这下好了吧?你们也知道里面有个更需要我的......”

    肖若白说着话一进门却看见池欢俞和宋骏。

    不过他只看了眼池欢俞,眼神蓦地一暗。

    宋骏便催促道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?你还有闲情看美女,还不赶紧进去看看老太太?”

    肖若白这才从池欢俞身上移开目光,怼了一句:“你这是什么话?我这不紧赶慢赶这来的吗?”

    说着,肖若白便拎着急救箱进了房间里来。

    他一进门看见池老太太闭着眼睛躺在床上,就赶紧上去查看。

    经过他简单的检查了心跳和血压后,便转身跟墨厉城和池安夏说道:“还有心跳和脉搏,可能还有救,你们就先都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听了,心里猛地怔了下。

    她奶奶真的有救吗?

    墨厉城知道肖若白不喜欢别人在旁边看着,于是搂着池安夏的肩膀便将她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的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于池安夏来说都是煎熬。

    如果这次奶奶有什么不测,她会内疚一辈子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早点来,如果之前就让田丽丽把大宅的那些东西都搬走,如果她没有把田丽丽从池家赶出去,也许奶奶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想起这些都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世上就是没有后悔药卖!

    墨厉城见池安夏依旧很难过,便搂着她的肩,沉声安慰道:“安夏,你要相信肖若白的医术,他觉得能救活的人就一定是有把握的。”

    可池安夏心里却依旧难以不担心,不难过。

    出了房间,便见池欢俞和田丽丽都还在客厅里。

    只是田丽丽还没醒过来,池欢俞还缩在墙角自言自语:“老太婆死了,老太婆死了,老太婆死了......”

    看见这两个人,池安夏那种又气愤又伤心立刻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她撇开墨厉城的大手直接走到池欢俞面前,抬手就给池欢俞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震地她手心都疼。

    池欢俞被她这一巴掌打得身子也狠狠地一歪。

    打完,池安夏便大声质问道:“池欢俞,你现在知不知道后悔?”

    “池安夏,你竟然敢打我?”池欢俞捂住被打疼的那半边脸震惊地看过来,眼角狠狠地抽了抽,眼神里瞬间带上很深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我打的就是你,不是你和你妈,奶奶会成现在这样吗?”池安夏生气地责骂道。

    “池安夏,那是因为我恨你,我很池家!要不是你,我怎会流产?我怎么会落得现在这样?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所幸已经是破釜沉舟,她池欢俞再也不顾及什么形象,发疯地就朝池安夏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宋骏看见着架势便紧张安夏吃亏,迈步就要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墨厉城却长臂一伸拦住他,说道:“我的女人打架,还轮不到你出手帮。”

    宋骏心上一沉,看着墨厉城那张阴沉的俊脸便说:“那要是你的女人吃亏了呢?你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人受别人欺负?”

    “有我在,我的女人是不会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眸光里闪过一丝警告的意味,转而又说:“你看清楚了,安夏不是你妹妹,不该你管的事就不要插手!”

    他早就看出来了,宋骏是把安夏当成自己妹妹了。

    可池安夏和宋妍熙的脾气提醒根本不一样。

    就例如遇上麻烦和难以解决的事情,池安夏就会自己尽快想办法解决,心里有怨气也不尽快发泄出来,绝对不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可宋妍熙不同,遇到事情只会自己伤心难过,最后只会酿成悲剧。

    墨厉城心里唯一郁闷的是,池安夏遇上困难第一个想到帮忙的人不是自己,而是宋骏。

    明明这件事他只要出手,绝对会立刻摆平,都不用池安夏亲自过来。

    可这个小女人偏偏将他这个丈夫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    再看池安夏,现在哪有一点受欺负的样子?

    还在找”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