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章 你要不要先听听池小姐的解释?
    第127章 你要不要先听听池小姐的解释?

    “可是你丽姨今天有事情要求你,你不让她过去见你,怎么行?”池国雄终于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她什么时候这么好心过?”池安夏当然明白,像田丽丽和池欢俞那对心肠恶毒的母女,永远都不可能变成好人。

    就算今天真的会亲手给她送鸡汤,她都还要担心鸡汤里会不会被下毒了。

    然而,池国雄今天却出奇地好脾气地劝说道:“再怎么说,田丽丽也还是你的后妈,欢俞是你的妹妹,现在咱们池家出事情了,你不能不管呀!”

    听见池国雄终于说出实情来,池安夏却有点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池家能出什么事情?

    再说,池家出事情什么时候轮到她管过,无非是想借用墨厉城的关系。

    然而便听见田丽丽忽然在电话里说道:“安夏呀,欢俞刚被警察带走了,看样子要至少坐10年、8年的劳,到时候欢俞这一辈子可就是真的毁了!你这个当姐姐看她坐牢,肯定不忍心吧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池安夏听了,心里一下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池欢俞干嘛会被警察抓走,就算被抓了也轮不到自己管吧?

    “再说,欢俞不也是当时没有看清楚吗?要是她看清楚肯定会及早刹住车,你又是她亲姐姐,她撞谁也不会撞你的,你就高抬贵手,跟警察说,你不追究她的责任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丽姨,你这么说就是在袒护她吧?既然是她撞的,那她当然得要负全责,难道你们还要我包庇纵容她吗?”池安夏拿着手机的手不由得抖了下,立刻回呛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终于闹明白,这个向来冷脸又黑心的继母忽然变好心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而她也恍然记起来,昨天撞上她和薄邵言的车的确很像是池欢俞的车。

    当时明明有10米左右的距离,在小区里正常形式的话,肯定有足够看清楚前面的人,然而就是在那种情况下,那辆车竟然油门加速地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田丽丽竟然打电话来跟自己求情,那就跟确定是池欢俞了。

    可恶!难道撞了她就让她白撞了?

    然而田丽丽却舔着脸继续求情:“这怎么算是袒护?你和欢俞都算是我的女儿,我肯定都不希望你们出事,你就看在你和欢俞是一个爸爸的份上,原谅欢俞一次吧,她这次真的不是故意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了!”

    池安夏却根本不想听下去,于是对着电话便说:“你们求我也没用,就算我不追究她的责任,只要薄家不肯放过她,她不是还得照样老老实实地去坐牢!”

    说完,池安夏就将电话挂上,将手机随手扔在床头的柜子上。

    如果这次池欢俞能坐牢的话,她倒是觉得正好。

    正好可以让池欢俞在里面受到应有的教训!

    然而池安夏这里刚把电话挂断,却见林萧然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这间病房里......

    而此时,医院的楼下,黑色迈巴赫的车里。

    裴义刚给墨厉城从酒店送来换洗的衣服,还有剃须刀。

    墨厉城就直接在车里换上衬衣西裤,一边不紧不慢地将自己脸上微微露出青茬的胡须剃掉,一边听着裴义给他报告今天最新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boss,警方已经抓住了池欢俞,不过很快就被薄家的人带走了,恐怕薄家想要耍什么手段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听了,浓而长的剑眉微微皱了下,便沉声问道:“薄家现在有没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裴义恭敬地回答:“薄家现在表面平静,刚刚薄美茹来过后,薄家就派人来医院伺候薄邵言了,但是据我们调查结果看,薄邵言应该不是薄美茹亲生的儿子,而是找人代孕,所以薄氏集团今天就要召开股东大会,准备研究薄氏未来继承人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俊脸微沉,思考了下便说道:“很好,那就在这个时候,把消息放出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裴义很快明白boss的意思,“是,boss,我会很快去办。”

    现在正好是打击薄氏的大好时机,如果薄邵言不是薄美茹亲生儿子,薄氏继承人马上要变动的消息一旦传出来,薄氏的股票价格就会出现大跳水。

    不过裴义还有另外一件事要跟墨厉城报告:“boss,这个东西是管家从池小姐的房间里找到的,您要不要看看?”

    墨厉城这才停下剃须的手势,伸手将裴义手里的东西接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看清这东西是什么,那双漆黑如暗夜的眸子瞬间阴鸷、幽冷起来。

    就连裴义都仿佛能感觉到车里的气温瞬间将至冰点,不禁小声提醒一句:“boss,这件事,你要不要先听听池小姐的解释?”

    却见墨厉城将那小小的东西握在手心里用力一捏,声线更是冷沉如冰地说:“不必了!”

    病房里,林萧然走进池安夏的病房,却没有穿白大褂,脸色却有些憔悴。

    然而林萧然见到池安夏现在很有精神地醒过来,便高兴地说道:“安夏,你终于醒了?你不知道我和筱筱有多着急?昨天直接就跟着来医院的,然后我从昨天晚上值班到现在,现在才有空来看你,你没有怪我吧?”

    池安夏都没有想到林萧然竟然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,心上怔了下,还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萧然哥,我怎么会怪你?你看我,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?”说着,她抬手拢了拢脸颊旁的头发,便问:“对了,筱筱怎么样?我记得昨天她好像要找我去看电影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在电影院里,都是我不好,如果我没有带你进错放映厅,就不可能发生那些事。”林萧然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   “进错厅?我们都进去看过电影了吗?”

    关于昨天电影院的事情,她有点记不太清。

    应该说,她的大脑从昨天被撞了之后,就有点对昨天的事记忆模糊了。

    除了她还清楚记得薄邵言抱着自己被撞上的那一刻,之前的事好像全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林萧然见她记不得,心里还有点侥幸,走过来坐到池安夏的病床边,笑着说道:“不记得没关系,反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们两个人在说话的时候,墨厉城的脚步声已经走到了病房门口......

    还在找”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