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章 让她这辈子都别想从牢里出来!
    第125章 让她这辈子都别想从牢里出来!

    池安夏睡得浑浑噩噩,好像一直在做噩梦。

    梦里一直重复着她和薄邵言被车撞的场景,情不自禁地便在梦里喊出来:“薄邵言,快闪开......”

    原本她还以为,他和她离婚了就再也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她也从来没有想过,一向大男子主义高高在上又不可一世的薄邵言,竟让会有一天为了保护她,挺身而出豁出他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也许是她一直以来都误会了,误会薄邵言根本不爱自己。

    也许他只是爱一个人的方式有点另类!

    然而坐在病床前守着她的男人听见她一声一声喊得是“薄邵言”,却整个人郁闷了。

    这个小女人竟然连这两次在昏迷的过程中叫同一个男人的名字,而偏偏她叫的还不是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究竟他在她的心目中占上几分的位置?

    裴义见墨厉城一直在病床边沉着脸不说话,便主动承认错误道:“boss,我很抱歉,这次没有照顾好池小姐,您想怎么罚就怎么罚吧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听了,脸色也一点都没有变化,深沉地就像是千年的湖水。

    他越是这样,裴义心里越是没有底。

    却见墨厉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,声线却冷沉成冰地说道:“如果这次她要醒不来,那你的确是该给她陪葬!”

    裴义听了不由得后脊一阵冷风吹过。

    boss真的很久没有如此在乎过一个女人了,竟然为了她提前结束欧洲的出差,还在这守了她一整天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也不是他故意失职,而是池安夏自己非要回公寓,不要他跟着。

    可是这也不能当成借口告诉boss,而是恭敬谨慎地提醒道:“是,boss,不过,您已经超过24小时没有好好休息,还是早点回酒店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到现在,还没有查出来,究竟是是什么人撞的吗?”墨厉城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区物业已经调出监控,而且还有目击者称,亲眼看见撞人的是池家的二小姐,池欢俞。”裴义赶紧回答。

    “池欢俞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墨厉城俊挺浓密的剑眉便拧紧了一下。

    又是池家,看来他之前对池家太多宽容了,原本还想让自己的女人跟池家的关系慢慢改善,没想到这家人依旧是狼心狗肺!

    看来是时候给这家人好好地敲敲警钟了!

    于是墨厉城立刻吩咐道:“去给警方通知下,抓住池欢俞必须严惩,让她这辈子都别想从牢里出来!”

    “是,boss,我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裴义说着,便转身便出了病房去办。

    墨厉城见他出去这才微微合上眼睫,准备暂时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连续两天都没有休息,不是在跟合作商谈判,便是在私人飞机上,已经让他着实疲乏。

    然而池安夏睡得浑浑噩噩间,仿佛听见墨厉城训人的声音,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。

    可她慢慢地睁眼就被头顶上方的明亮灯晃了下眼睛,于是刚睁开又合上。

    等她适应好光线,才看清真的是墨厉城坐在病床边,依旧是丰神俊朗到无可挑剔的俊脸,身上的衬衫好像是自己给他买的那件衬衣。

    只是看上去他这件衬衣好像最近一直没有换,衣料上还带着一些微微的褶皱。

    难道是他从前天去欧洲出差时早就穿在身上了吗?

    “墨厉城......”

    她轻轻唤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墨厉城这才转过眸来看她,嗓音低沉而磁性地问道:“醒了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可池安夏睁着明亮清澈的眼睛却着急地问道:“我没事,你知不知道薄邵言现在在哪?他伤的重不重?”

    墨厉城听她一醒过来就问薄邵言的情况,心里就更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他万里迢迢地提前从欧洲赶回来,连休息一下都没有就来守着她,这一整夜更是不知道有多担心她什么时候醒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墨厉城心里虽然不舒服,可是依旧还是温和地开口说道:“邵言还在重症监护室里没脱离危险,医生说就算醒过来可能也会终身残废,不过,幸好撞车的时候他护住你了,否则躺在重症监护室的人应该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池安夏听了,心里猛地一下被什么重物砸中是的。

    薄邵言居然还没脱离危险,而且就算醒过来也会终身残废,这对于向来骄傲而不可一世的北城第一少来说,该是多大的打击?

    可是他确实为了她!

    如此想着,池安夏明亮的眼睛里一下雾蒙蒙起来,激动地说道:“那我可以去看看他吗?”

    墨厉城冷锐的眸子蓦地一暗,紧抿的薄唇向下微微拉了拉,便说道:“你不用去了,薄家应该已经派专人过去照顾了,你去了反而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是为了我才会伤到,无论如何我不去看看他,都会觉得于心不忍。”池安夏说道。

    “重症监护室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,要看也等他过了危险期吧。”墨厉城有些不悦地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池安夏这才暂时打消过去看薄邵言的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想去看薄邵言的情况,也可以等他转进普通病房再去。

    然而墨厉城看着刚醒来的她,心情却有些复杂,声线更是低沉:“你就不准备给我说下,为什么你会和薄邵言一起被车撞吗?”

    而且事故还是发生在薄邵言之前为她的婚房小区。

    这个小女人就不打算主动跟他交代下事情的经过?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说来有点复杂,我......”池安夏下意识地想了下,不知道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“既然复杂就不要说了,你现在还是好好休息吧。”墨厉城见她迟疑就又打断她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知道,而是不想听她和薄邵言之间又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小女人总是让他想要全身心地把控她,却总是每每都会都会让他觉得无法掌控。

    然而,池安夏却很快注意到墨厉城的眼睛里好像带着红血丝,俊脸上也是一片疲乏之色。

    于是她看着他,声音低低地说道:“你好像很累,要不还是你躺在这睡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便要起身下床,将病床让给墨厉城。

    然而男人的大手迅速伸过来便将她的肩膀摁在病床上,目光宠溺而深幽地看着她......

    还在找”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