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章 贱货,你不叫,让我怎么解气?
    第99章 贱货,你不叫,让我怎么解气?

    池欢俞一进包厢里就指着沈乐薇骂道,身后还带了好**个气势汹汹的男女。

    沈乐薇正在打着电话,一见到这情景整个人都有些慌了,站起来就要问:“池欢俞,你怎么进来.......”

    然而还没有等她把话说完,池欢俞一个耳光就狠狠地打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她手里的手机一下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沈乐薇“啊”地叫了一声,立刻用手捂住自己被打疼的那半边脸。

    却见池欢俞直接抓住她的头发就狠狠教训道:“你这个吃里爬外的白眼狼,竟然跟池安夏那个贱人勾搭在一起害我!我告诉你,就算你一时得逞了,也别忘了,就凭我池欢俞自己,也能叫你这白眼狼今后在北城混不下去!”

    说完,池欢俞用力一甩手,就将沈乐薇的脑袋地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沈乐薇一下子被摔进一面沙发里,抬手摸着被扯痛的头皮就跟她叫骂了起来:“池欢俞,你不就是仗着自己以前有点黑道背景吗?我告诉你,既然我敢做,我就不怕你跟你撕破脸!”

    “不怕是吗?那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撕破脸!”

    池欢俞说着,就转身对身后跟来的那**个男女喊道: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?今天我要叫这个女人好好尝尝被轮的滋味!谁**今天软蛋,我就连他一起轮!”

    “池欢俞,你疯了!你有本事动我试试!”

    沈乐薇说这话,其实心里却无比担心、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果真就见那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直接朝自己扑了过来,立马就叫尖叫起来:“啊!啊!走开,如果你们敢动我一下,我一定不会让你们有好下场......”

    可是没有人听她的叫喊声,有人撕衣服,有人扒鞋子,还有人专门拍照。

    而池欢俞就抱着双臂坐在对面的沙发里看着,眼睛里却露出无比阴狠邪恶的眼神。

    恐怕这间包厢里没有人不知道,别看池欢俞平时装的柔柔弱弱的,其实心狠手辣起来别提多叫人咋舌。

    所以这里没人敢不听她的指使,对沈乐薇下手也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而池欢俞看着自己沈乐薇边反抗边被狠狠蹂-躏的画面,却还十分有心情地开启一瓶啤酒慢慢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池欢俞,你这个没人性的畜生!啊......你个畜生,你是你妈让烂男人排队草出来的贱货,啊!啊......池欢俞,你等着你一定不得好死......”

    沈乐薇便骂便哭得浑身颤抖,可是整个包厢里没人同情她,没人可怜她,反倒玩得更凶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男人根本不顾她的反抗,直接就从后面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瞬间,沈乐薇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包厢......

    而还拿着电话的池安夏却整个人错愕了。

    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沈乐薇那边发生了什么事,只听见电话里传来沈乐薇的惨叫声和抽泣声,还有衣料被撕扯的声音,摔东西和肢体碰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但池安夏能真真切切地听得清楚,沈乐薇嘴里骂着的人是池欢俞。

    一定是池欢俞带人去找沈乐薇报复去了,而且看样子是要把沈乐薇往死里整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池安夏便在落地窗前的躺椅上再也待不下去了,赶紧从躺椅上起身,穿上棉质拖鞋,却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好。

    就算是她向来也不喜欢沈乐薇为人张狂又心术不正,但现在她和她毕竟有共同的敌人——池欢俞。

    她不能叫池欢俞这个坏人得逞了!

    但焦急的是,她就算报警也不一定能来得及。

    而沈乐薇和池欢俞经常出入的哪家酒吧,她也不清楚,就算她现在出门去救人恐怕都找不到地方。

    最后她在地面上踱步了好几遍,三思又三思,才最终决定打电话给薄邵言。

    可能薄靳言都没有想到池安夏会有一天主动打电话给自己,电话一接通就要发火:“池安夏,你这个贱女人,竟然敢给我打电话......”

    池安夏才不愿意听他骂骂咧咧,赶紧打断他:“抱歉,我给你打电话,是希望你去管教一下池欢俞,她可是现在就在酒吧里正跟十几个男人鬼混呢,你要是去晚了的话,你头上的绿帽子这辈子都戴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谁戴带绿帽子......”

    薄邵言刚要发脾气,可池安夏下一秒就给他挂断了。

    这个容易被激怒又脾气暴躁的男人,她可一句话都不想跟他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反正她已经想了最后一个能救沈乐薇的办法,救不救的成那就看沈乐薇的造化了......

    果不其然,薄邵言挂上电话就将面前的一面桌子狠狠地用脚踹开,骂了句“该死的”,便起身就朝着门外走去,坐上自己的法拉利跑车就直奔魅色酒吧。

    而酒吧的某间包厢里,那帮人还玩得正欢。

    池欢俞也压根没有想到薄邵言随后就到,将手里的啤酒喝光,便又开了一瓶。

    而对面沙发上的沈乐薇早就挣扎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只能任由那些男女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,就连喊叫出来都没力气。

    酒吧的那些管理早就听见这里面的动静却没有一个人进来管,她就知道今天她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谁知池欢俞听不见她的惨叫声,便一下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贱货,你不叫,让我怎么解气?看来是应该我亲手惩罚你才行!”

    说着,便将刚开的拿瓶啤酒抓起来就往桌子上用力一砸,“啪”地一声,瓶身和酒液一下就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池欢俞反握着破酒瓶精致走向对面的沙发,就将干的正欢的男人一把推开,直接站到沈乐薇面前指着她凶狠狠地说道:

    “婊子,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?现在跟我求饶,说不定我还会放了你!”

    “池欢俞,我求饶,你就放了我?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沈乐薇一下嗤笑起来,看样子是被玩得神志不清了,其实她是心里明白,池欢俞根本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昨天招惹池欢俞的那个蓝菲菲回家路上就被人划过了脸,这辈子肯定是毁容了。

    池欢俞见她还能笑出来,就更生气了,眼睛里闪过一道邪恶,便叫道:“还敢笑,沈乐薇,你给我去死吧!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