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章 不是,不是的,我不是很想要
    第章 不是,不是的,我不是很想要

    醉得迷迷糊糊的池安夏却更用力地开始反抗了,一边挣扎一边喊:“非礼!非礼!筱筱快来救我,救...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男人已经抓着她的双肩,霸道地将她整个人往床垫上一摁,长身欺来彻底让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就她现在这种醉的根本分不清人的程度,出门不知道会不会遇上什么图谋不轨的人呢。

    “池安夏,现在你哪也不能去!”

    说着,男人直接用嘴将一颗解酒药喂进池安夏的嘴里,用吻堵住她因酒醉而红润的小嘴。

    池安夏感觉一颗异物被男人送进嘴里,立刻就想吐出去,却没有想到她刚用舌头顶到嘴边就立刻被送了回来,反反复复就是吐不掉。

    直到药片外面的那层糖衣融化掉,那瞬间,异常苦涩的味觉便滑进喉间,立刻叫人拧紧了眉心想要。

    墨厉城何尝不是在和她一起品味这份苦涩,还有来自她嘴里浓烈的酒气,却执着地不曾放开她。

    最后,那颗苦涩的药片还是融化在了两个人的唇舌间。

    吻越吻越深,池安夏都要喘不过气来,憋得小脸都发红。

    她推了几下推不开,小手握成拳头就往男人的胸口猛捶起来,可男人的胸口就像是钢板做的是的,怎么捶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殊不知,她越是如此抗拒越叫男人亢奋,尤其是喝醉了的她脸色绯红,美眸朦胧的样子,叫墨厉城越发的想要占有和保护。

    狭长幽深的眸子瞬间暗了下去,深埋在心底里那份感情也在此时油然而发......

    他的小熙,他的宋妍熙,曾几何时也是这样在他怀里颤抖着挣扎。

    只是那时的她的理性已经完全被毒瘾侵蚀,根本认不得他,为了一点点诱惑竟然会做出伤害他的事。

    那时的他还正是十**岁的少年,除了这样死死地抱住她,根本什么都做不了......

    池安夏却被他禁锢地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,心里一急直接张嘴就咬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墨厉城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嘴唇上传来痛感,才叫他瞬间从回忆里拉回来,这才意识到池安夏正在咬他。

    墨厉城立刻松开她才结束这个吻,抬手擦了擦破了的嘴唇,发现果真已经被她咬出血来了。

    **!这个小女人总是能挑战他的底线,就不怕惹他发火?

    可是看着醉眼朦胧的池安夏,他却又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池安夏醉得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谁,还边挣扎边嘴里叫嚷着:“放开我!放开我,你这死蠢猪!”

    听清她说的话,墨厉城手上的动作一滞。

    垂眸刚好看见她左脸上血红色手掌印,顿时跟她刚说的话联想在了一起,俊眉立刻皱在一起。

    墨厉城将她重新在床上放好,两只手抓住她的肩膀就沉声问道:“告诉我,死蠢猪是谁?”

    池安夏还不清醒,一边往使出吃奶的劲用力挣脱他的大手,一边叫着:“蠢猪就是你,你这个恶心人的混蛋!滚开!滚,我警告你,我是有男人的,我男人知道了肯定会把你阉了,呕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她翻身就冲着床下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房间里都充斥了浓烈的酒精味。

    墨厉城的脸色更黑了,这个小女人究竟是喝了多少酒?

    池安夏吐得昏天暗地,脑袋更加发涨发晕,眼泪都一下子被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墨厉城看着这个小女人现在难受成这样,他只好脱掉身上的外套丢在一边,俯身将她从床上抱起来,就走到浴室里。

    他直接将她放进浴缸里,便打开了水蓬头的开关,试好水温就要给她清洗身体。

    顷刻间,温热的水流将池安夏身上的衣物打湿,白色的t恤衫几乎变成透明地紧贴上肌肤,将姣好的身型完美地呈现。

    而她因为醉酒而显得格外红润的嘴唇,还对着他一张一合,好像在喃喃自语,又好像是在索吻。

    墨厉城看着这样的她,忍不住小腹处一紧。

    这个小女人像是从来都知道怎么诱惑他!

    墨厉城眸色越来越暗,强忍着身体里的渴望,走出去重新拿解酒药。

    刚好裴义打过来电话,他这才停下脚步掏出手机来接听,就听裴义报告时说:“boss,刚才那个人我已经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怎么这么慢?”墨厉城了解,自己这个特助办事向来利落、不拖沓,这次还证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报告boss,今天遇到点小麻烦,池小姐的那个朋友不是男人,而是个喝醉酒就耍酒疯的女人,我迫不得已只好将她送进警局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听了,原本紧蹙的眉心蓦地舒展开。

    看来池安夏也不是背着他和别的男人约会的,如此想着心情自然好了一些,然后便冷声吩咐道:“知道了,你现在就去调查清楚,今天是什么人对池小姐动的手,他哪只手碰的就给我废了哪只手!”

    “是,boss,我这就去办。”裴义立刻应声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挂上电话,这才重新拿着解酒药和清水回到浴室。

    然而他一进门却被眼前的一幕怔住了,就见池安夏已经半个身子全浸在水里,全身上下却已经湿透。

    而且池安夏一边在水里不停扑腾,一边嘴里还不停嘟囔:“救命,筱筱快来拉我......真倒霉,竟然不小心掉进河里了,我快淹死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笨女人!”

    墨厉城不由得骂了一句,语气却已经是略带宠溺。

    这么浅的的水,她都从里面爬不起来,到底是喝了多醉?

    他走过去俯低身子,便伸出长臂从水里把她抱起来后在浴缸里放平坐好,可她的身子就软地就像是没有骨头一样,刚放好就又滑下去。

    池安夏下意识地伸出两条手臂,勾住男人的脖颈,嘴里哼唧道:“别让我掉下去,啊.....别让我掉下去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下就让墨厉城身上还干净整洁的衬衣湿了一大片,不过搂着他脖子的小女人倒是老实了几分。

    池安夏终于平静下来,再睁开眼睛就看见墨厉城俊脸阴沉。

    男人的嘴唇上还残留着一抹殷红的血色,冷厉如鹰隼的眼眸正盈满怒气地锁着自己,仿佛势要将她当成猎物一口吞下是的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