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章 我必须得要给她一个名分才行......
    第32章 我必须得要给她一个名分才行......

    薄美茹立刻扭过头来就又教训道:“臭小子,你好愣什么?还不快叫人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不叫......”

    这让薄邵言怎么叫的出口,就连池欢俞都替他尴尬。

    刚刚还喊着要打人,现在就要撅着屁股恭恭敬敬地叫人家小舅,是谁也转不过这个弯来。

    一旁的周伯见了,赶紧在小声提醒道:“邵言少爷,这位墨先生真的是你的小舅,你难道忘了你小时候第一天上幼儿园,就跟着厉城少爷一起从幼儿园逃跑过,那次老太爷可没少抽你们的鞭子呢。”

    被周伯这样,薄邵言白净的俊脸明显一红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陈年旧事还被提出来,他当时3岁,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?

    怪只怪他外祖父,临老临老居然还取个娇妻生下个只比自己大两岁的小儿子!

    可是现如今这种场面,薄邵言扭捏了好一会儿,好不容易才叫出口:“小舅,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只是轻嗯一声,便紧抿着薄唇不再开口,根本才不透他什么态度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大厅里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周伯赶忙上前,恭敬地弯着老腰提醒道:“夫人,晚餐都已经准备好了,您看什么时候请厉城少爷和客人入席?”

    薄美茹这才开口说:“开饭吧,厉城也好多年不回国,还是赶紧尝尝自家的饭菜吧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依旧不说话,只是微微点点头,便回身就揽住池安夏的肩膀就往餐厅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这下立刻叫池安夏脊背僵直,汗毛倒竖起来,脚下的步伐也随之紊乱。

    她就算是不回头,也能感受到来自背后凉飕飕的视线。

    那一定是薄邵言要杀人的视线,还有薄母异常不悦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一幕当然叫薄美茹看着不顺眼,目光又扫过一旁和儿子站在一起的池欢俞,保养得宜的脸庞上更加不悦起来。

    薄邵言赶紧挽着池欢俞站在母亲面前,说道:“妈妈,这是欢俞,你以前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向来处事不惊的薄美茹却一下拧紧了眉头,厉声地呵斥:“她不就是池家的二小姐吗?你怎么带她回来了?难道你知道今晚上是咱们薄家的家宴吗?”

    池欢俞心里一下没了底,赶紧拉进了薄邵言的手。

    潜意识里预感今天的计划可能会泡汤,但就算是要泡汤,她也的要想办法除掉池安夏说这个眼中钉。

    她赶紧装柔弱地低头说道:“对不起,伯母,我不知道姐姐也会来,要是您不喜欢,我现在就走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池欢俞就要转身离开,可手还是没有松开薄邵言。

    薄邵言也赶紧拉住她,对母亲说道:“妈妈,我带欢俞回来,是想要告诉您一个好消息,那就是欢俞她现在坏了我的孩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薄美茹立刻冷着脸斥责道:“你刚娶了一个名声败坏的池家大小姐,又带着池家二小姐进门,难道是是想彻底败坏了我们薄家的名声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妈妈,池安夏现在有什么资格做薄家少奶奶?我和她迟早会离婚的!”薄邵言也据理力争道。

    “她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的,而是你刚去世的外祖父定的!”薄美茹有些生气地说完,她转眸看向打扮妩媚妖娆的池欢俞,严厉的眼神里立刻闪过一丝嫌恶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老爷子生前坚持留下这样的遗嘱,她才不会同意儿子娶池家的女儿。

    池欢俞被她这一眼看得心虚起来,连忙往薄邵言身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原来薄邵言不主动跟池安夏离婚是因为什么狗屁遗嘱!

    薄邵言也无话可说,只好低头请示:“可是欢俞现在怀了我的孩子,我必须得要给她一个名分才行......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薄美茹厉声打断他,“现在不是提这个的时候,而且池家二小姐现在也不是薄家人,一会儿就不要上桌吃饭了,周伯,你给她安排到客房用餐好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她便转身便朝着餐厅里走去,周伯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薄邵言便说道:“少爷,您还是赶紧进去吧,这里有我安排池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薄邵言只好应声,然后转身就去了餐厅。

    “邵言哥......”

    池欢俞却一下郁闷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居然连跟着上桌吃饭的资格都没有,这薄家还真是规矩多的很。

    可是凭什么,池安夏就可以进去坐着,她就不可以?

    越想越气,她都恨不得把脚下的高跟鞋踹断了!

    餐厅里,墨厉城和池安夏已经就座,就等着薄家人也入座。

    池安夏已经紧张地手心冒汗,但是一想到开弓没有回头箭,只好如坐针毡地坐在那里等着,一秒钟简直都比一年还要长。

    可墨厉城全然淡定,就真好像是待在自己家里是的,长臂伸过来就搭在她背后的椅背上,身子微微偏向她,叫人见了就知道他们关系亲密。

    终于薄家人都进来餐厅入坐,这个名为接风宴实际是鸿门宴也当即正式开席。

    薄邵言挨着墨厉城坐着,身上却像是长了蛆一样扭捏不安,时不时抬眸看向池安夏。

    薄美茹看向池安夏的目光也很不满意,但由于墨厉城在场不得不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,笑着说道:“邵言,你还不赶快向你小舅敬杯酒,你小舅现在可是在国际金融界吃茶风云的大人物,将来你要跟他学的地方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薄邵言听了,心里膈应了一下还是端起一杯酒水,说道:“小舅,我敬您,之前没有认出您来,多有意得罪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哪里还敢说他是池安夏的“野男人”,恐怕连他和她究竟什么关系都不敢问了。

    墨厉城鹰眸慵懒地瞥了一眼,却依旧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既不举杯,也不回应,一时间都叫人难以捉摸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薄邵言停在半空中的酒杯都不知道是收回来好,还是继续等着好,像个傻瓜一样等得那条手臂都发麻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,墨厉城喜欢讲别人的心思玩弄于鼓掌,习惯了主宰一切,城府深的令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可就在薄邵言打算放弃的时候,却见他骨节分明的长指优雅地端起酒杯,冷着声线问道:“想要言少主动离婚的话,需要什么条件吗?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