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83章 (番外二)是你让我觉得累!
    紧跟着,男子敏捷如猎豹的身影从阳台冲了过来。 ̄︶︺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%w.%kanshu.la

    程浩然都被这猛烈的冲击声震得心肝俱颤,扭头就见薄暮峰抬脚叫朝他踹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吓得脸色泛白,赶紧将松开墨夕月,大叫道: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,他松开的太晚了。

    薄暮峰一个没收住,一脚踹得他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墨夕月也是被吓了一跳,扭头看见薄暮峰,心里才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薄暮峰站在她身前,那浑身冷冽刚毅的气场无形中在空气中散开。

    她怔了下,便说道:“已经没事了,我们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墨夕月便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程浩然还想去追:“夕月,不要走!”

    薄暮峰盯着翻在地上的程浩然,眼神警告道:以后再见到他,小心点!

    程浩然心脏猛跳,吓得不敢说一句话,连忙喊道:“不要打脸,千万不要打脸!”

    他可是记得在《倾城恋》的片场外面,被这小子的拳头狠揍的滋味。

    然而薄暮峰却没有搭理他,转身就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程浩然这才深呼一口气,彻底瘫软在那。

    看来他这次计划又失败了!

    到底该怎么样,才能挽回墨夕月的心?

    可人没走多一会儿,外面就有人喊道:“快来人呀,程浩然瓦斯中毒了!”

    程浩然懵了一下,就听见公寓外面有人接二连三闯进来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儿子瓦斯中毒的事情,很快传到程薇茵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程薇茵火速从住处赶到儿子的公寓。

    等她进了公寓里,依旧还难闻见残留的瓦斯气味。

    她掩着口鼻,就跑进来喊道:“浩然,浩然,你怎么样了?浩然!”

    她喊了两声,就见程浩然竟然仰在沙发上正在喝着威士忌。

    而且程浩然整个人身体舒展,不像是中毒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儿子,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程薇茵赶紧上前来,关心道:“你可把妈妈吓坏了,物业的人给我打电话说……”

    程浩然喝了一大口威士忌,这才抬头说道:“不用担心,你儿子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程薇茵这才放下心来,坐在他身边问道:“那这是怎么回事呀?”

    他扁扁嘴巴,便说道:“我是想装自杀吓吓墨夕月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程薇茵立刻又关心道:“那墨小姐相信了?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,失落地回答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手就又倒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透明的酒杯映着他那张盛世美颜,只是神色憔悴。

    程薇茵一下紧张起来:“那怎么办?要是墨厉城再不原谅你,你的星途可就毁了!”

    程浩然毫不在意似的:“毁了就毁了吧,反正我也累了,想要好好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举起酒杯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威士忌。

    辛辣的滋味穿过喉咙,脑子又晕了一些。

    只有喝醉了,他才不会想那些。

    程薇茵见儿子这么不争气,就更生气了。

    她气恼地说道:“这是什么话?你现在正年轻,事业正鼎盛,怎么能说累了?”

    她现在都已经年过半百了,都没有说要休息,还在演艺圈摸爬滚打。

    她才接受不了刚刚过了25岁,人生大好的年纪就废了!

    “妈妈,你不觉得这样活着很累吗?”

    程浩然却苦笑着说道:“呵,人前一面,人后一面,我想想就觉得累。”

    程薇茵听儿子这样说,也一下心酸:“胡说什么?你可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没说,陈浩然就打断道:“妈妈,我想换种活法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又想要往嘴里了灌酒。

    “不许给我再喝了!”

    程薇茵一把将他手里的酒瓶夺过来,就喊道:“你、你给我记住,你是我程薇茵的儿子,你就得比别人更优秀,更努力,更能吃得了苦!”

    却见程浩然站起身来就大声喊道:“妈妈,你现在还不明白吗?是你让我觉得累!”

    程薇茵蓦地一怔,错愕地问道:“什么?我怎么让你感到累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感觉到吗?是你一直对我要求严格!”

    “儿子,我那也是为了你好!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为我好,还是为了你的颜面?”

    程浩然歇斯底里地喊道:“不是你当年拆散我和灵儿,我现在不会是这样!”

    程薇茵也被他气得够呛,起身就说道:“好呀,你到现在还在想着那个贱丫头!”

    要不是当年儿子被那个贱丫头迷惑,儿子几年前就已经拿到影帝殊荣了。

    是她威胁叶灵儿分手的没错,可那个贱丫头也不是什么好女孩。

    可儿子却为此痛苦了好几年,才重新振作起来。

    程浩然却丝毫不领情:“不是你要我去巴结夕月,我更不会爱得这么痛苦!”

    程薇茵气得嘴唇哆嗦,“墨夕月是能在事业上帮助你的人,我叫你巴结她有错吗?”

    程浩然咬着牙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在感情上自己做选择?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眼眶里的眼泪忽然掉下来,就好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。

    程薇茵见了都吓得脸色一白:“浩然,妈妈那是想让你……”

    程浩然却听也不听,转身就往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程薇茵就在后面追:“你回来,你给我回来!”

    却见儿子高大欣长的身影走进去,便“砰”地一声将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程薇茵走到门前,一边拍着门一边大声喊:“浩然,你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然而任凭她怎么拍门,这么喊叫,那扇门就是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程浩然更是不出一声,也不开门。

    “你不出来是吧?我这就走!”

    程薇茵气得上气不接下气,喊完,她就转身离开了公寓。

    而程浩然背靠在门板,身子缓缓地滑下去,最后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如果当时墨夕月没有来,是不是他就可以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?

    为什么老天这么不公平,让他先爱上一个女孩,然后却又深爱上另一个女孩……

    墨夕月离开程浩然的公寓后,也一直闷闷不乐,开不起心来。

    哪怕现在让她在程浩然身上扎几刀,她也不觉得解气。

    总有种压抑感让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却说不上来为什么。

    薄暮峰一路上也没有说话,就好像是知道她心情很差。

    第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