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5章 (番外二)你爱的人是什么东西?
    就在这时,经纪人孙周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。

    孙周赶紧将手机拿出来,去一旁接听。

    程薇茵却训斥起来:“我早就说过,感情一定得专一,你总是三心二意迟早出事。”

    程浩然没想到被妈妈旧事重提,赶忙说道:“妈妈,你听我说,这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了,总之这次你一定把我儿媳妇给追回来!”

    程薇茵生气地打断道。

    程浩然被噎得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墨夕月是妈妈亲自选中的儿媳妇,当然在这事上最上心。

    最为儿子,他有时也得顺着妈妈的意思来,“那我也得尽力争取,才行啊。”

    程薇茵见儿子这么听话,便又说道:“那你给记住了,这次彻底跟叶家那个臭丫头断绝了关系,不要再因为她的原因,坏了你跟墨小姐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落下,就见孙周慌慌张张地走过来说道:“不好了!不好了!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一说,程浩然一下稳不住了,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程薇茵还算冷静,立刻说道:“孙周,你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就听孙周说:“刚刚《倾城恋》的剧组打来电话,说男一号换了。”

    程浩然这才缓了一口气,说道:“换就换吧,本来我也不喜欢拍古装剧。”

    孙周又紧张地继续说:“广告公司也来消息,说你代言的几个品牌也换代言人了!”

    闻言,程浩然这才一下紧张起来:“什么?代言人也换了?”

    他代言的品牌很多,主要收入也是那些巨额代言费。

    现在代言的品牌都把他换了,那他以后怎么办?

    孙周点头道:“是我那会儿接到的通知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程薇茵更是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来就说道:“恐怕,这还不是最遭!”

    这肯定只是墨厉城在敲山震虎,还没有真正开始惩罚。

    如果真正的惩罚压下来,恐怕他们母子在北城没有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程浩然也意识到什么,赶紧拉住她的手说道:“妈妈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程薇茵心慌了一下,这才说道:“还能怎么办?赶紧去认错。”

    程浩然生气地喊道:“不行!跟墨厉城认错,我做不到!”

    他心里很清楚,只要他认错,就代表跟墨厉城低头。

    那他也就必须跟墨夕月分手。

    现在他还没有得到墨夕月的说法,他更不能松口。

    程薇茵好言好语地劝道:“孩子,听妈妈的话,该低头时还得低头啊。”

    程浩然却甩开妈妈的手,站起来就说道:“不要,我绝对不会去认错!”

    可他话还没说出去多久,孙周的手机就再次响起了来电铃声。

    这次竟然是盛天娱乐的总经理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孙周赶忙将手机接起来

    恭敬地问候道:“慕总,您好。”

    就听慕总在电话里说道:“最近你手下的艺人,程浩然表现得不太好,公司决定雪藏他一年半载,作为他的经纪人,你和监督不当,犯了失职罪,工资暂扣半年。”

    闻言,孙周吓得脸色刷白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,“穆总,这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要说什么,却听手机听筒里传来一阵忙音。

    程薇茵立刻问道:“又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孙周这才哆哆嗦嗦地说道:“墨总、亲自来电话,说要雪藏你一年半载。”

    程浩然听他这么一说,彻底傻眼了……

    墨夕月被薄暮峰带回海滨别墅,就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她被爹地一直关在房间里,想去学校上课都不允许,就更别说让联系程浩然了。

    这都一天一夜了,她连绝食都用上了,爹地都不说把她放出来。

    气得她一直对着门板又踢又踹:“快放我出去!喂……”

    薄暮峰就站在她房间外面,只隔着一扇门。

    他也同样站了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听着她又喊又叫声音,他却始终不动于衷。

    而且明显能听得出来,墨夕月的嗓子都快要喊哑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紧皱着眉心,站在门外一直担心着。

    终于等到房间里的动静平静下来,他的心也跟着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没过一会儿,墨夕月就又在门里摔起东西来。

    薄暮峰的心就又跟着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那乒乒乓乓的声音,就好像是砸在他的心上。

    甚至他都有些冲动,转过身去立刻推开那扇门,然后把墨夕月拽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他内心煎熬到顶点的时候,却见墨厉城和裴义一前一后的身影走上楼来。

    薄暮峰赶紧站直身体,转身朝墨厉城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墨厉城脸色阴沉,显然很不悦。

    裴义跟在后面,说道:“开开门,boss要跟大小姐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薄暮峰又点了一下头,立刻转身将面前的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墨厉城和裴义这才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只是顺着门缝看过去。

    就见墨夕月穿着睡衣,头发凌乱。

    身后满是粉红色的女孩房间里已经是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还好,摔坏的东西全都不是值钱的东西,只是一些抱枕,玩偶什么的。

    看来这丫头摔之前是掂量好的。

    还正在房间里摔东西的墨夕月听见动静,一下怔住。

    她看见墨厉城走进来,立刻上前问道:“爹地,你为什么要一直关着我?”

    墨厉城看着房间里凌乱不堪,眉心就紧皱起来,不悦地回应道:“你说为什么?”

    墨夕月自然不服气,抱起一个大布娃娃就说道:“你当然是想把我控制在手里,永远不想让我独立长大,可我都已经22岁了,已经不是孩子了,我要去追求自己的幸福!”

    薄暮峰站在房间外面,听着她还有些稚气的声音,不由得扯了下嘴角。

    紧跟着就听墨厉城问道:“你知不知道你追求的幸福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”

    墨夕月哑着嗓子喊道:“幸福就是我要跟我爱的人在一起!”

    墨厉城冷嗤道:“你就看看,你爱的人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说着,墨厉城转身就示意裴义把东西拿出来。

    裴义立刻将一叠照片递过去。

    墨厉城接过那叠照片,直接甩在女儿的面前。

    照片像是雪花一样,纷纷扬扬地从墨夕月的头顶飘落下来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