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55章 (番外二)这位先生是好人!
    这分明就是在戏里面跟程浩然眉来眼去,勾勾搭搭。

    尤其是程浩然的眼神看起来那么深情,深的就好像是千年的湖水,不见底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感情戏足足演了5分钟,从桌前滚到地上,再从地上滚到床上。

    墨夕月越来越憋气,起身就说:“我要出去下。”

    薄暮峰迅速跟着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洗手间,”

    她扭头就说:“那种地方你就不要跟着了。”

    苏小青听了,抬头就问道:“夕月,要不要我跟你去?”

    墨夕月已经离开座位,直接说道:“不用了,我一个人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小青只好看着她一个人去洗手间,回头就见薄暮峰已经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立刻坐到中间的位置上,就小声问道:“哥,要不要吃爆米花,或者喝点可乐?”

    薄暮峰腰背挺直地坐在座位上,薄唇紧抿着一个字也没回应。

    苏小青鼓鼓嘴巴,又换个话题:“峰哥,你觉得这个电影好看吗?”

    就见薄暮峰照旧目光直视正前方,好像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苏小青还以为他肯定是看电影看的入迷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破电影他还挺喜欢的。

    于是她又继续说道:“我觉得程浩然演的很一般,女主角也很做作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换成峰哥去演那个大侠的话,一定更帅,也更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女主角要是换成夕月演的话,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演个小丫鬟,就是忠心主子那种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说了这么多,薄暮峰连看都不看她一眼,就好像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他的注意力早就不在这里了,哪里注意什么电影。

    即使电影演出花来,他也不会看。

    从墨夕月离开座位的那一刻,他就看了一眼时间。

    估摸着最多15分钟,她应该就该回来了,如果超过了,那么……

    墨夕月根本不是想出来方便的,她是想出来透透气。

    所以她进了女士洗手间就洗洗手补补妆。

    看着镜子里精致的容颜,简直要比任何一个影视明星都好看,心里就更郁闷了。

    既然她这么漂亮,可是程浩然为什么还是会被那朵白莲花吸引?

    难道她还没有叶灵儿漂亮吗?

    还是她没有她那样会勾人的演技?

    而且这朵伪白莲现在每天都跟程浩然在一起拍戏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之前交往的历史,一对陌生男女天天在一起都能日久生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坐在电影院里,亲眼看着这两个人眉目传情,她心里就郁至极。

    更何况娱乐圈本来就复杂,出轨简直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她的心越来越难受。

    因为郁闷,也没有注意到身后走去洗手间的人。

    她只在眼角的余光里看见,是一个穿着绿色衣裙的女孩,身上还有淡淡的茶香。

    刚好,随身的手机响起一阵儿振铃声,她收了收思绪,便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来查看。

    见是池安夏打来的,就赶紧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咪!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她不想让妈咪听出来自己心情不好,所以语调是上扬的。

    就听妈咪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过来:“月月,今天下午回家来吗?”

    墨夕月微笑着回应道:“哦,回去呀,您有什么安排吗?”

    就听妈咪在电话里说道:“晚上有一个宴会,我想带你一块去,小雅也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墨夕月听了,立刻答应:“好呀,我正愁晚上的时间怎么打发呢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立刻高兴地说道:“那早点回来吧,还有你小峰哥。”

    墨夕月笑着回应道:“我一会儿会跟峰哥说,妈咪再见。”

    讲完电话,她就将手机拿下来摁了挂断键。

    接下来她洗完手,就对着镜子补补妆。

    可等她准备离开的时候,却发现洗手间的门打不开了。

    墨夕月抓着门把手转了好几次,却发现转动怎么都打不开门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她只好用手拍着门喊道:“外面有没有人?”

    然而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她又拍了两声门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人?”

    可依旧没有任何人回应她!

    难不成偌大的一个电影院里,没有一个人?

    或者是前两天把那三个同学堵在学校的卫生间里,今天被她们报复了?

    原本她还想着放过那三个女同学,如果这次真是她们做的,她一定不会饶了她们!

    都说最毒妇人心,如果有人真想报复她,恐怕不是把她关起来这么简单!

    墨夕月心里有些慌起来,拿起手机就给要给薄暮峰拨电话。

    纤细的手指放到拨号键上,却又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不到万不得已,她不想求助他。

    那就认定他是她的保镖了。

    犹豫一下,她就把电话打给了苏小青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的是,手机听筒里却传来:“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……”

    她心里更慌起来了,难不成那丫头为了看电影所以调成了静音?

    就在她心情焦躁又烦乱时,洗手间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墨夕月想也没想就拍门喊道:“请帮我开门!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白费力气了,”

    门外忽然传来有人说话声:“这会儿,没有人会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墨夕月心声猛地一怔,那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,却又清澈好听。

    话音刚刚落下,面前的门板忽然就被人打开了。

    门外竟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高大清瘦的身材,清清冷冷的目光,温文儒雅的气质。

    仿佛哪里见过……

    究竟是哪里见过,她竟然一时间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不等她开口,就听男子说道:“好像有人故意跟你恶作剧,以后小心点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男子将手中的一根拖布举起来,示意她。

    她一下想到,肯定是这个拖布刚刚抵住了门。

    而薄暮峰刚赶到,立刻注意这个男子。

    幽深的眼眸迅速眯起。

    见男子举起拖布,他上前抓住男子的手腕,就要制服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手腕的关节传来剧痛,立刻痛叫出声: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墨夕月倒吸一口凉气,赶忙制止道:“住手!这位先生是好人!”

    薄暮峰这才停下手上的动作,目光疑惑地看向她。

    好像是在问,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