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26章 (番外一)你也该陪陪我了吧?
    秦成旭听见他的呢喃,心上蓦地一疼,低头就吻了下来。

    四唇相抵,瞬间忘却所有忧愁和寂寞。

    他又何尝不想她?

    如果不是医院里一直都有何志祥的人把手,他肯定每天陪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何幼宜也在半梦半醒间,紧紧拥抱着他,生怕她一不小心,就会让他从梦里消失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在这张狭窄的病床上缠绵许久,一刻也不愿意分开……

    何幼宜觉得浑身疲累,便在他的怀里又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她睡得格外香甜,仿佛从来没有睡的这样平静和美好过。

    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竟然已经是正中午,耀眼的阳光透过密实的窗帘照了进来。

    细白的肌肤上到处是深深浅浅的痕迹,从脖颈一直蔓延开来,就好像一朵朵盛开在凝雪种的红梅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她一扭头就看见秦成旭的那张俊美的容颜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精致立体的五官在阳光下被镀上一层暖暖的薄光,好看至极。

    只是他好像还在睡着,细长的凤眸紧紧闭着。

    这不得不让她怀疑,自己还没有睡醒。

    “成旭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闭着眼睛,她轻声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却见秦成旭依旧睡着,鼻息间发出轻微的“嗯”声。

    这更让何幼宜觉得自己是在做梦,情不自禁抬起手来抚摸起他的俊脸。

    这张脸白皙俊美,细长的眉眼,*有型的鼻梁,菲薄的红唇,每一处好似精雕细刻一般,精美地好似是最好的工匠精雕细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手指的触感告诉她,她并不是在做梦,眼前的男子分明就是她日思夜想的秦成旭。

    这样的发现让她心情一下激动,忍不住抬头朝他的薄唇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秦成旭也似乎是感受到她的柔情,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紧跟着,嗓音低哑地唤道:“亲爱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何幼宜心上一惊。

    白皙的小脸也一下因为害羞得红彤彤起来。

    她立刻别开视线,说:“你、你怎么醒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还没有醒,”

    秦成旭微微勾起唇角,便笑着说道:“你继续,不要停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翻回身去,平躺在病床上,又闭上眼睛装睡,嘴巴还吧砸两下。

    何幼宜见他无赖的样子,抬起拳头就一边捶打他的胸口,一边说:“讨厌,你明明都已经醒了,还装睡!快醒醒……”

    秦成旭这才又睁开眼睛,伸手抓着她的手,往身前猛地一拽。

    何幼宜整个人一下全扑在他的胸口,发出一声“呜”。

    就听他笑着说道:“那我们就接着睡吧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将手抵在两人之间,努努嘴巴说道:“不要,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昨天她都没有第一时间恭喜他,今天她终于见到他,想要说的话可以说很多、很多。

    秦成旭眯着眼睛说道:“好,你说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她赶紧起身说道:“这样怎么说?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要从他身上下去。

    男人修长的大掌却一把搂住她的后腰,就让她不能再乱动。

    紧跟着便听他又说道:“那我们就用这个姿势说话,我觉得挺好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却觉得这样自上而下地看着他有别扭,扭着身子说:“我、我觉得不好。”

    秦成旭手上的力道却增加积分,细长的凤眸里更是闪过一道异样的光泽。

    他紧跟笑着说道:“你再乱动,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。”

    闻言,何幼宜心跳蓦地落了一拍。

    脸颊也更羞红了几分。

    看着她娇羞憨甜的样子,秦成旭更加喜欢。

    她却装作气恼地问道:“好呀,那你老实交代,这几天为什么不来看我?”

    秦成旭赶紧解释道:“亲爱的,你听我说,是我……最近实在太忙了,你不是也说过要我以事业为重吗?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何志祥最近一直派人在医院里盯着,就是防止他跟她见面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是肖若白的地盘,可是也不敢跟何志祥公然叫板。

    毕竟名义上,何志祥还是他的“未来岳父”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”

    何幼宜努努嘴巴就说道:“不过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,你也该陪陪我了吧?”

    秦成旭皱起眉心,立刻表示道:“我也想眉天都陪你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何尝不是这样想,可现实有点困难。

    除非何志祥能彻底接受他。

    可没等他说完,病房门外就响起一阵儿敲门声。

    何幼宜心上蓦地一惊,赶紧说道:“坏了,可能是我爸比来了!”

    这个时间段,应该是何志祥来看她了,可能还给她带来一些酒店定制的午餐。

    秦成旭听见那敲门声,也同样怔了一下,便说道:“那我得赶紧躲起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迅速放开她,赤着身子就翻身下了床。

    何幼宜见了,也一下惊慌起来。

    就听病房门外传来何志祥的声音:“幼宜,爸比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下让她更手足无措,说话声也磕磕巴巴的:“等、等下,我我还没有穿好衣服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秦成旭钻进上次的那个衣柜里,也赶紧起身穿好病号服。

    可她刚下床,一低头就看见秦成旭的衣裤在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赶紧蹲下抱起那堆衣服,就往衣柜里塞。

    秦成旭还赤着身子躲在里面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的何志祥听见里面传来异样的动静,就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狐疑地眯了眯眼睛,便抬手又敲门道:“幼宜,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何幼宜心上一惊,赶紧关上衣柜应声道:“没有,没有,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何志祥这才又说道:“没事就好,爸比现在就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病房门已经被推开。

    何幼宜慌忙走回病床前,就看见一双男士皮鞋还在外面。

    这让她更加不知所措,不等何志祥走进来,就赶紧一脚把那两只皮鞋踢到床底下。

    刚踢完皮鞋,她转身就看见何志祥已经带着人进来了,照旧带来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就听何志祥笑着说道:“你今天起的这么晚,是不是已经饿坏了?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身就示意身后的助理将饭菜都呈上来。

    一盘盘地从保温桶里拿出来,应接不暇。

    [ m..]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