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24章 (番外一)你们这是要干什么?
    “这是董事长的命令,说您在举行婚礼之前,都不能离开。”

    闻言,何幼宜更加不解:“什么?为什么我在结婚前不能离开?”

    难不成她的病非常严重,肖若白才不让她出去?

    那拦住她的为什么是何志祥的保镖?

    还是何志祥担心她出意外?

    而且是结婚之前……

    两个很保镖非常为难:“大小姐,还请您赶紧回病房吧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心里更加郁闷,才不想这样就回去,“我要出去,你们不要拦着我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要径直离开,却又被两个保镖拦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大小姐,”

    两个保镖赶紧低头,解释:“没有董事长的命令,您就不能出去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无可奈何,只好拿出手机来,说道:“那好,我现在就给我爸比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她边说着,边在手机上找出何志祥的号码,立刻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她立刻拿起手机放在耳边。

    她叫了一声,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听筒里却传来女人慵懒的嗓音:“喂,哪位呀?”

    何幼宜心上蓦地一怔,随即问道:“我找我爸比,他人在哪呢?”

    就听电话对面的女人笑盈盈地说道:“何董还正在里面洗澡呢,你回头再打吧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还想说什么,却听见手机里传来一阵被挂断的“嘟嘟”声。

    这更加让她郁闷之极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爸比?

    居然让人拦住她不让她出去,自己却在酒店里风流快活!

    两个保镖见了,也只能奉劝:“请何小姐还是赶紧回病房吧,否则我们只能……”

    何幼宜听了,更加生气,立刻骂道:“只能干什么?难不成你们还要强迫我吗?”

    这两个保镖可不敢得罪她,赶紧说道:“不敢,请何小姐上楼。”

    正要下班回家的肖若白正好撞见这一幕。

    看见何幼宜的小护士装,他很快就猜出来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他立刻走上前去,笑着问道:“何小姐,怎么没有在病房好好休息?”

    何幼宜听见是他,转过身来说道:“我在病房里太闷了,想出去走一走,不行吗?”

    肖若白勾起凉薄的唇角,又笑着说道:“当然不行,外面天气这么冷,万一把何小姐冻坏了,我可怎么跟何伯父交代?你还是赶紧跟我回病房,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,他伸出长臂,就一把搂住她的肩膀,就要亲自送她上楼去。

    何幼宜当然不想这样轻易放弃,“不要,我一定要出去!”

    “友谊啊,我刚好有个好消息跟你分享。”

    说着,肖若白好看的桃花眼透过金丝眼镜框,朝她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何幼宜一时间没有领会他的意思,还倔强地说道:“我说了,我不回去,快放手。”

    肖若白也没办法,只好搂着她的转身就在她耳边小声说:“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这才反应过来,赶紧跟着他上了电梯。

    走进电梯里,肖若白才放开手。

    何幼宜立刻抬头问道:“你快说,究竟有什么办法,让我出去?”

    肖若白皱了皱眉心,有些为难地回应道:“你不要急,我现在还没有想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让何幼宜怎么能不急:“这里是你的医院,难道我出不出去,你都说了不算吗?”

    肖若白只好告诉她:“没错,何伯父已经明令禁止你见成旭,所以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郁闷地简直想挠墙:“可是我今天必须见到他,一定得要见他!”

    她都已经两天没有见到秦成旭了,再见不到她会想疯了。

    不,应该说,秦成旭会想疯了她!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出不去,”

    肖若白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,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我可以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心上一怔,立刻问道:“什么办法?你能让成旭现在就来医院见我吗?”

    却见肖若白皱起眉心,说道:“这个……有点困难,我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电梯就到了16层,他赶紧送她回了病房。

    送她回房间后,他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离开的时候,他还特意叮嘱:“你安心等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然而何幼宜等了整整一个晚上,也没有见秦成旭来医院看她。

    就连秦成旭的手机都已经打不通,她只接到何志祥打来的几个关心的信息。

    这让何幼宜更加焦躁不安,甚至一整晚都没有睡好。

    这个肖若白到底靠不靠谱?

    会不会只是忽悠她?

    如果是忽悠她的,她一定不会饶了他!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的清晨,何幼宜半梦半睡时,仁信医院忽然外面响起急救车的鸣笛声。

    等急救车到了医院门口,医护人员迅速将一个垂危的病人推进了救急手术室。

    经过一份抢救,病人通过vip通道,最后直接送到医院16层。

    肖若白转头吩咐道:“你们可以全都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等其他医护人员全都下了电梯,他这才干咳一声,说道:“可以坐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成旭这才躺在手推病床上迅速坐起身,一把将脸上的氧气罩摘掉,大呼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我都快被憋死了!”

    将气喘匀了,他这才说道:“你想的这个办法,还真是够人呛。”

    肖若白斜视他一眼,就姗姗说道:“那行,下次你就自己想办法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迈开长腿,朝电梯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秦成旭赶紧跳下来,追上来说:“没有你,我哪还进的来?”

    肖若白脚步一顿,便会有说道:“好了,剩下的事,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接下里要做什么,秦成旭再清楚不过,“没问题,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肖若白打了一个ok的手势。

    而何幼宜还在半梦半睡间,昏昏沉沉地感觉病房的门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紧跟着走进来一个人,在她病床前停下来,轻声呼唤她:“幼宜,幼宜……”

    她缓缓地睁开眼睛,一眼就看见是秦成旭就在眼前,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。

    她不由自主地拉住他的手,呢喃出声:“你终于来了,我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她肯定是太想他了,所以才会梦见他。

    [ m..]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