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8章 (番外一)是我又怎样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说到这,他停顿下才有说:“不过方子俊这次也逃不了,估计也得判个十年八年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听他说完,才好奇地问道:“你说,顾家也救不了她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秦成旭很有耐心地回答:“我还没告诉你,顾氏贸易被人举报8年偷税漏税。”

    闻言,何幼宜蓦地一怔,“什么?偷税漏税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估计是顾氏贸易内部人举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顾家不少很快就要完蛋了?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吧。”

    秦成旭看着她,“不过你就不要操心了,现在好好养身体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眼中划过一丝淡淡的忧伤,为了顾家,也为了自己。

    原来将顾家整垮了,她心里竟然是这样难过。

    那毕竟是她前世生活了23年的家啊。

    难道就这么容易完了?

    秦成旭见她眼底划过一丝哀伤,便问道:“哪里不舒服了吗?”

    何幼宜立马打起精神,微笑道:“没有,只是躺的有点累了,想要出去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秦成旭赶忙扶着她坐起身来,关心道:“那好,我陪你一起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,他就将何幼宜从病床上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何幼宜刚一下床,头就猛地晕了下。

    男人修长的手臂顺势就将她整个人收紧了怀里,牢牢抱住。

    紧跟着就听见他紧张地关切道:“幼宜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何幼宜抬起头,轻声回应:“谢谢你,成旭!”

    “谢我什么,傻丫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抬起大手捧住她的小脸,就在她莹白如玉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何幼宜抓住他的手,看着他问道:“如果我不是你的未婚妻,你也对我这么好吗?”

    秦成旭却目光专注地看着她,温柔地回应道:“傻丫头,因为我爱你啊!”

    何幼宜蓦地一怔,不知道怎么回应。

    她是想用顾清颜的身份好好谢谢他,可是话到嘴边,她却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如果顾清颜能有这样的一个未婚夫,她即使死了也知足。

    只可惜,面前的男人是何幼宜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他爱着的也是真正的何幼宜。

    而不是她!

    可秦成旭就这么紧紧地抱着她,目光温柔而深情地看着她,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何幼宜看着他的眼睛,仿佛喧嚣的世界一下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里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对视,也让人心跳不止。

    就见他缓缓地低下头来,菲薄的唇轻轻落在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:我现在就是何幼宜,我要永远幸福下去……

    顾依彤此时正陪在妈妈身边,因为这一天正是顾妈妈出院回家的日子。

    她坐进车里,便问道:“妈妈今天出院,要不要告诉何姐姐?”

    顾妈妈坐在后座上,回应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顾依彤努努嘴巴,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司机便已经开着车驶离了仁信医院大楼。

    顾依彤还是觉得心里别扭,便拿出手机来发出去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她是要发给何幼宜的: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她打心眼里喜欢这个何姐姐。

    就好像喜欢自己的亲姐姐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但凡有什么事,她都想第一时间跟何姐姐分享下。

    然而消息发出去好一会儿,也不见给她回复。

    这样顾依彤有点纳闷起来。

    该不会何姐姐现在在睡觉,在吃饭,在忙?

    不多时,车子便驶回了南郊的顾家,她也就没空去理会何姐姐在忙什么了。

    而且她跟妈妈刚一进家门,就看见顾德胜那个老混蛋正在客厅里。

    就见顾德胜像是发什么神经一样,砸得家里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老远就听见他大声叫嚷:“给我滚!都滚!”

    顾依彤心上猛地一惊。

    这老混蛋不会知道她和妈妈今天回家吧?

    她赶紧扶住妈妈,说道:“妈,看来我们今天回来的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顾芳华却气场淡定地站身边,徐徐说道:“不用怕他,我正好今天要清理门户。”

    顾依彤听妈妈这么说一下愣住,看见妈妈往前走,她才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结果她们刚一进门,一只百年的青瓷花瓶就砸在了脚下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花瓶瞬间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吓得顾依彤的小心脏差点跳出来。

    却见顾德胜拎起一把椅子来,就又砸过来。

    顾芳华却异常镇定地开口道:“你是想把这个家拆了吗?”

    就听顾德胜低吼道:“你回来干什么?你不是喜欢住院吗?那就死在医院里好了!”

    顾依彤立刻生气地怼回去:“你凭什么叫我妈妈死在医院?你怎么不去死呀?”

    顾德胜已经砸红了眼,瞪着她们母女就骂道:“该死的,你们都该死!”

    顾芳华却看都不看他一眼,就近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她越是这样淡定,顾德胜就越是恼火。

    家里的东西已经被他全砸光了。

    他恨不得把这个禁锢他一辈子的女人也一块砸了算了。

    他瞪着自己的妻子,就恶狠狠地指着她问道:“说!是不是你举报了我偷税漏税?”

    顾依彤见渣男老爸对妈妈这么凶,心里一下就担心妈妈该不会又被气病。

    上一次为了姐姐的事,妈妈可是气得住院到现在呀。

    这次要是又气上加气的话,妈妈还能抗住吗?

    就是担心她斛承受不住,所以到现在她也没有告诉妈妈,姐姐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却见顾芳华气定神闲地坐在那,开口承认道:“是我又怎样?”

    这一下就把顾德胜惹得炸了毛,冲过来就要打人。

    “臭娘们!我看你是找死!”

    顾依彤见状,一挺身就挡在了妈妈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伸开双臂护着妈妈,就喊道:“不要打我妈妈,要打你就打我!”

    看见小女儿护在妻子面前,顾德胜二话不说,一巴掌就把她扇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顾依彤一下就摔倒在地上,捂着那边生疼的脸就呜呜哭起来。

    却见顾德胜抓着她妈妈的肩膀,就大声吼道:“臭娘们,你是想毁了我吗?”

    顾芳华看着昔日朝夕相处几十年的丈夫,微微一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