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7章 (番外一)你让我走就走吗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顾德胜见面前挡着的人越来越多,都急红眼了。

    他大声喊道:“让开!快给我让开!”

    边喊,他便拉着苏诗儿赶紧走。

    因为走得太快,苏诗儿都有点受不了。

    结果脚下一绊,整个人顺势就往前扑了过去,差点摔个狗啃泥。

    幸好顾德胜一把扶住她,就教训道:“怎么就这么没用?还用我给你找个担架吗?”

    苏诗儿勉强站稳,哀求道:“爸爸,不要跑了好不好?离上飞机还有15……”

    结果她话还没说完,何幼宜就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苏诗儿,你站住!”

    何幼宜一把抓住她的袖子,说道:“男人,我可以让给你,钱你必须给我留下来!”

    苏诗儿怔了下,扭头就反问道:“你胡说什么?我什么时候抢你的男人了?”

    何幼宜针锋相对,“你还不承认?你跟他上-床都被我捉到了!”

    被她这么一说,那些围过来的路人就更议论纷纷起来。

    还有人指着苏诗儿就骂:“小三,还有脸狡辩!”

    这些人纷纷投过来鄙视的目光。

    苏诗儿简直气得要死,“该死的,明明那是你抢了我的男人!”

    顾德胜原本想带着苏诗儿赶紧上飞机,眼见这样的情景一下不知道怎么处理了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跟何幼宜一直纠缠下去,转身就低声吼道:“给我滚开,不要拦我的路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将抓着何幼宜的手抓起来就往后用力地一甩。

    何幼宜一个没站稳,瞬间被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”地一声,她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顾德胜看都不看一眼,拉起苏诗儿就又走。

    被这一摔,路人们更是纷纷同情起来,还有人将她扶起来。

    何幼宜摔得眼泪快掉下来,站起身来就大声骂道:“顾德胜,你一定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她以前就知道这个渣爸经常在外面花天酒地,不顾家里生病的老婆孩子。

    没想到现在居然还这么护着他的私生女,连自己长女死活都不顾。

    如果顾清颜现在还活着,一定跟她这个渣爸斗到底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何幼宜顾不得疼痛,就又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就连路人们见了,都纷纷让道。

    可眼下顾德胜就快要拉着苏诗儿到了登机口,她一把揪住苏诗儿的头发。

    就听苏诗儿“啊”地叫了一声,转身就骂道:“你这个该死的女人,给我放手!”

    顾德胜眼看着女儿被人揪住头发,气得大声喊道:“臭女人,没完没了,快滚开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抬起大手就朝何幼宜白净的小脸扇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听“啪”地一声,几乎响彻整个候机大厅。

    何幼宜只觉得一阵耳鸣,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眼前闪过顾德胜张牙舞爪的脸。

    闪过苏诗儿惊慌失措的脸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之前,还是不忘死死抓住手里的头发。

    接下来再发生了什么,她也不知道了,只感觉自己好像是掉进了一个旋转着的深渊。

    深渊里又黑又暗,看不清四周的东西,只能模模糊糊地听见有人在呐喊着什么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人在喊什么,她一点也听不清楚……

    等何幼宜再醒过来,眼前却是一片白色。

    好像是在医院的病房里。

    耳边响着的是一道熟悉的嗓音:“幼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紧跟着是也很熟悉的声音回应道:“放心,她只是轻微脑震荡,应该很快就醒。”

    刚刚那道熟悉的嗓音急切地追问:“你说很快醒过来,究竟什么时候醒?”

    她微微转头,这才看清楚床头站着的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一个是秦成旭,一个是肖若白。

    肖若白依旧身穿着白大褂,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框,表情轻松。

    秦成旭则一身面料微皱的西装,脸上的表情略紧张。

    很明显,他的眼睛里还有些红血丝。

    可能是他这一整晚都守在她的病床前,所以根本都没有休息好的缘故。

    而且他现在还很紧张:“真的只是轻微脑震荡吗?会不会一醒过来就又忘了我?”

    何幼宜缓缓伸过手去拉住他的衣角,轻声唤了声:“成旭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她微哑的声音,秦成旭立刻惊喜地喊道:“幼宜,你醒了!”

    他更高兴的是,她这次醒过来并没有忘了他。

    说着,他就已经扑过来抓住何幼宜的手,一脸惊喜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何幼宜看着他细长的眼睛里全是倒映着自己的影子,心里也很喜悦。

    一旁的肖若白见了,便姗姗地说道:“我说了吧,很快会醒过来的,还不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秦成旭觉得他在这有点多余,抬头便说:“我知道了,你还是赶紧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肖若白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,便问道:“你让我走就走吗?”

    秦成旭努努嘴巴,表示道:“那你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何幼宜看着他俩斗嘴,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对活宝,见面就相互挤兑,不见面的时候就想念。

    肖若白笑着回应:“没什么事了,那我先出去忙了,何小姐多休息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瞪了秦成旭一眼,然后才出去。

    秦成旭朝他背后喊道:“慢走,不送。”

    见人走了,他转过身来就问道:“幼宜啊,你现在饿不饿?”

    何幼宜还不忘机场被顾德胜打晕,赶忙问道:“快告诉我,苏诗儿有没有跑了?”

    秦成旭怔了一下,才回答:“你问的是机场的事吧?放心,顾德胜和苏诗儿都没跑,他们刚刚上了飞机,就被警方通知限制处境,当天就带回警局里接受审讯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何幼宜一直悬着的心,这才回落下来。

    她还一直担心,自己被打晕了,苏诗儿就很快上飞机离开北城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她还是有些不放心,于是问道:“你确定,这次苏诗儿不会被放出来吗?”

    秦成旭见她眉头紧缩,心疼地说道:“放心吧,这次不光顾家救不了她了,就连方子俊也已经全部坦白交代,南郊仓库的纵火案全都是苏诗儿一手策划,他那个倒霉蛋,听了苏诗儿的指使,才会将顾清颜的尸体放进车里,再开到南郊护城河沉车的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