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5章 (番外一)喝不了也得给我喝下去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闻言,何幼宜心里忽然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明明她就在眼前,可是妈妈还是认不出来,而且还因为太过担心而病情不见好转。

    这样她情何以堪?

    告诉妈妈,自己就是顾清颜吗?

    告诉妈妈,真正的顾清颜早就已经死了吗?

    她知道,那样会让顾妈妈一定接受不了,病情更加严重的。

    可是不说出实情,看着妈妈这样愁眉苦脸,她心里更加煎熬。

    倒是顾妈妈自己安慰自己道:“我每天都在想,清颜一定是在国外旅游玩得太开心了,所以这么就才没有回来吧?因为玩得太高兴,连妈妈和家里都忘了吧?”

    听见妈妈这样说,何幼宜的心里更难受起来,尤其是看见妈妈那疑问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不敢看,更不敢跟妈妈对视。

    她慌忙低下头,应声道:“阿姨,也许清颜现在在某个地方,也很想念您。”

    她刚说完,就听见顾妈妈一声叹息声,“哎,但愿吧。”

    之后是长长的冷场。

    何幼宜的心越来越煎熬的厉害。

    就连呼吸都觉得胸口一阵阵儿闷痛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再隐瞒下去,恐怕最先受不了的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终于他鼓足勇气,开口道:“阿姨,如果我要是告诉你,我就是清颜呢?”

    顾妈妈有些没有听懂她的话,疑惑地望着她道:“何小姐,你是想要跟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何幼宜拉起顾妈妈的手,便说:“妈妈,请你看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顾妈妈听她叫自己“妈妈”,也忽然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你就把我当成清颜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说的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,请你一定把握当成你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谁料,刚说到这,她随身的手机却响起了刺耳的振铃声。

    何幼宜只好暂停这个话题,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,便说:“我先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顾妈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便看着她拿着手机的身影转身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然而看见她出去,原本还有一线希望的顾妈妈却一下失落。

    这一幕,何幼宜当然看不见。

    出了病房,她才将电话接了起来,随口问道:“哪位?”

    却听见手机听筒里传来有人尖锐的声音:“何小姐,你应该听得出来我是谁吧?”

    何幼宜心上蓦地一怔,因为她听得出来电话对面的人就是老对手,苏诗儿。

    她还听得出来苏诗儿好像是在一个环境嘈杂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且苏诗儿说话的语气像是有点醉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是苏诗儿,”

    她顿了下,便又说道:“我是不是应该恭喜你,终于跟渣男离婚了?”

    苏诗儿一下火冒三丈:“是你这贱人在背后搞破坏,你早就想勾引方子俊对不对?”

    闻言,何幼宜淡淡地笑了笑,回应道:“呵,你别有粉往脸上抹了,就你挑男人的眼光,要多垃圾有多垃圾,你看上的男人,都不配跟我提鞋的。”

    苏诗儿气得脸色发青,“你不就仗着自己出生好吗?没有你爸爸,你什么也不是!”

    何幼宜照样不冷不淡:“如果你没有顾德胜那个亲生父亲,你照样更什么不是。”

    苏诗儿差点期的背过气去,“何幼宜,你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何幼宜轻笑,“那还不是因为你做的更过分。”

    苏诗儿立刻反问:“我哪里得罪你了?”

    “这还要问我吗?”

    何幼宜冷冷地笑着:“你现在更应该去问问已经死去的顾清颜吧?”

    苏诗儿听了,整个人一下怔住,“顾清颜……你、你跟顾清颜究竟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却听何幼宜一字一顿地回应道:“我可以告诉你,我就是她,她就是我!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不就是想管顾家的事吗?”

    苏诗儿立刻在电话里说道:“刚好,顾家那个笨丫头今天闯祸了,你要是不过来救她,那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电话那端传来年轻女孩一声惨叫:“啊!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何幼宜心上蓦地一怔,握着手机的手指也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个声音,不就是顾家老幺,顾依彤吗?

    这个笨丫头,又去那闯祸了?

    这时,电话里又传来苏诗儿的声音:“极乐之城,8包厢,晚了不侯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手机听筒里立刻传来被挂断的“嘟嘟”声。

    闻言,何幼宜的脑子里蓦地响了一记炸雷。

    极乐之城不就是花天酒地的夜店吗?

    顾依彤跑去那干什么?

    而且刚才那声惨叫,像是那丫头被什么人虐待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这种情况,她可不敢跟顾妈妈说,万一顾妈妈病情加重就更不好了。

    思量再三她终于决定,马上通知秦成旭,让他陪自己去一趟极乐之城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气急败坏的苏诗儿正边喝酒,边欣赏着顾依彤的惨样。

    顾依彤身穿着夜店女郎般薄透的衣裙,正被两个男人困在中间。

    她一边抹着眼泪,一边低头喝着一杯一杯喝着桌上的酒。

    但凡她表现出来一点不情愿,那两个男人都会教训她。

    她都连着喝了二十多杯酒,看见酒都想吐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不要喝了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可那两个男人还是不放过去,端起酒来就往她嘴里猛灌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喝的太快,呛到她一下咳嗽起来:“咳咳咳……求你们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可苏诗儿还是觉得不解气,起身就大声叫道:“喝!喝不了也得给我喝下去!”

    说着,苏诗儿拿起一整瓶酒,亲自上前掐着她的脖子就要给她灌下去。

    顾依彤想要躲开,可是两只手都被那两个男人抓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她不停摇摆着脑袋,紧闭着嘴不愿意张开。

    旁边的一个男人抓起她脑袋上的头发,就是一个很拽。

    疼得她“啊”地一声大叫,酒瓶也正好怼进了她的嘴巴里。

    浓烈的酒水顺势灌了进去,一些还流出来,顺着她的脖颈淌进衣领里。

    这可让旁边的两个男人饱了眼福,看她的眼神都越来越不对劲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男人还笑着说道:“哈哈,小妹妹,多喝一点儿,我们诗姐才能放了你呀。”

    苏诗儿却越是让这丫头不好过,她才觉得心里越舒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