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4章 (番外一)我没有杀人,没有放火....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被他这样温柔体贴地呵护着,何幼宜更加不好意思了,脸颊也一下红起来。

    她赶忙低下头,羞涩地说道:“好了,我真的没事,做饭的时候被油星溅到是很平常的事,一会儿抹点烫伤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可秦成旭不想放开她的手,呵护在手心里说道:“那以后,做饭的事我来做吧。”

    他才不舍得这么娇滴滴的大小姐给他辛苦做早餐呢。

    以往的何幼宜别说做饭,就连摘菜都嫌弃。

    而且以前的她还特别挑食,几乎带特殊味道的食材全都不吃。

    真是没想到,现在的她竟然不仅大小姐脾气改了,还要为她洗手作汤羹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自然是感动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微笑着回应:“做家务本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,如果你能帮忙一起做就好。”

    秦成旭听了,自然更加高兴:“真的?那好呀,我们一起做饭吧,可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就扭头看看四周,疑问道:“可我该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他可不是肖若白,放下手术刀,就能拿起菜刀。

    何幼宜不禁噗嗤一笑。

    这男人现在看起来还有点可爱。

    笑完,她便指着正在煎蛋的锅,说道:“那你看着锅吧,我去抹点药。”

    秦成旭嘴角一勾,露出标致性的迷人笑容:“没问题,一会儿你就等着吃早饭吧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见他答应的这么利索,便笑了笑就转身出去找烫伤药擦。

    等她再回来,就看见秦成旭从锅里夹出来两个炭黑的煎蛋。

    她本来一大早愉悦的心情,瞬间,变得糟糕。

    看来让男人下厨房还真是不靠谱!

    得了,看来这顿饭只能重做。

    然而却让何幼宜感到欣喜的是,警方那边终于有消息了。

    那就是从南郊护城河里捞出来的尼桑,已经确认是方子俊那个贱男的车。

    而且车上烧焦的尸体虽然还不能确认dna,但能肯定这起谋杀案跟他也有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警方那边已经给出消息,会在24小时之内迅速逮捕方子俊。

    刚好,方子俊今天要去跟苏诗儿离婚。

    看来今天这出戏肯定会很精彩!

    苏诗儿因为昨天收到的那端录音,就跟方子俊闹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这两个刚刚结婚还没10天的新人,就迫不及待地来离婚登记处办离婚。

    而且苏诗儿还气呼呼地直骂:“我当初真是眼瞎了,会看上你这种混蛋,贱渣男!”

    方子俊的眼圈一个青一个肿,同样生气地骂道:“我遇上你才是倒了八辈子霉,你这泼妇哪有顾清颜一半的温柔?昨天闹一天没完,晚上还闹个没完……”

    苏诗儿气得就又要跟他打起来,便上手边大喊:“那你现在就去找那个死人呀!”

    方子俊幸亏躲得及时,那一巴掌没有落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从昨天开始,他就已经跟她闹到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苏诗儿更是长着有顾家撑腰,一晚上又打又骂都没消停过。

    顾德胜本来也不看好方子俊,这一闹离婚干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这下,她一下没打到,就更气了,“混蛋!你怎么不去死?你去死呀!”

    方子俊转身就又大声喊道:“你这疯婆子!谁娶你,谁劈腿,爱上你疯子才怪!”

    这无疑更加激怒苏诗儿,追着又打又骂:“你说谁疯婆子?还不是你这混蛋逼的!”

    好在离婚登记处来闹离婚的,十对有八对是打进来的,所以没有什么人关注。

    最多工作人员看不下去了,呵斥几句:“都冷静点,不要吵了!”

    等苏诗儿和方子俊从里面出来,手里就都换成了离婚证。

    可这样照旧还是不消停。

    苏诗儿气得想哭:“混蛋,你出门撞死得了!”

    方子俊也气得像只胀气的青蛙,“咒我死?我看顾清颜最先报复的应该是你才对!”

    听他又提起顾清颜,苏诗儿就气不打一处来:“怎么?你现在还念着顾清颜那个贱人是吧,刚好她现在还尸骨未寒,你干脆现在就下去去陪她下黄泉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正在吵闹不停的时候,就听见一辆警车鸣笛开道的声音像这边驶来。

    方子俊还不以为然,伸手就朝苏诗儿的脸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听“啪”地一声,响彻半空。

    苏诗儿连忙捂住那半边脸,神情错愕地看向方子俊。

    她大概压根儿都没想到,这个进了顾家的上门女婿竟然有单子敢打她。

    这一下可是把苏诗儿给惹恼了,发疯一样地朝扑过来,就要跟他撕咬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她这边还没有打起来,却见那辆警车直接开进了民政局的大院里。

    两个警察迅速从车上下来,上前就说道:“方子俊,你现在被捕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其中一个警察直接将方子俊拷了起来。

    别说方子俊有点傻眼,“你们凭什么抓我?”

    苏诗儿也一下愣住。

    他就打了她一个耳光,就要被捕来?

    就听警察说道:“我们怀疑你跟一起纵火凶杀案有关,请你跟我们回去配合调查。”

    方子俊听了整个人差点瘫软在地,几乎是被两个警察拖上警车的。

    被抓上车,他才想起来喊冤:“我是冤枉的!我没有杀人,没有放火……”

    警察才不管他喊什么,把他塞进车里,就开着警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警车驶离民政局,苏诗儿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完蛋了!事情恐怕败露了!

    如果方子俊跟警察权交代了,那她也就逃不了关系?

    这么想着,苏诗儿的脸色一下泛青,青了又白,白了又红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就连一旁来办离婚的那些人见了都有些纳闷,难不成是一日夫妻百日恩,前夫被抓了,她在这伤心难过呢?

    方子俊被捕的消息,几乎同时传到了何幼宜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当场看见,她心里也大概想像的出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现在人在医院里,正在看望还没有出院的顾妈妈。

    看着日渐苍老的妈妈整天唉声叹气,她上前问道:“顾阿姨,你发愁什么?”

    顾妈妈愁容满面地说道:“还能愁什么?当然是愁我的大女儿,现在还生死未卜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