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8章 (番外一)你该不会是牺牲了......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正好餐厅的经理已经带着人将餐车推了过来,是两份开胃菜,分别放在两个人面前。

    方子俊看见端上来的餐,就一下没了食欲。

    居然是他最讨厌的番茄沙拉!

    何幼宜看见他脸上厌嫌又无奈的表情,就想笑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得笑着说道:“菜来了,我们边吃边聊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伸手拿起银质的叉子叉了一小块放在嘴里,味道和心情刚刚好。

    方子俊心里再怎么憋屈,眼下也只好也跟着一点一点地吃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他只吃了一口,就感觉自己恶心地想吐了。

    何幼宜看在眼里,便笑着问道:“你是不喜欢这道菜吗?”

    方子俊哪里敢说不喜欢,连忙摇头道:“不、不!我很喜欢,很喜欢!”

    何幼宜又笑着说道:“那子俊哥就多吃点吧,这些刚好都是我都很喜欢吃的菜。”

    方子俊想哭的心情都有了,但还是强忍着勉强又吃了几口。

    何幼宜看在眼里,心情更好。

    她就喜欢看这个贱男自己作践自己的样子。

    于是她抬手就招呼服务员:“请给我们这桌来一瓶82年的拉菲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赶紧点头应声:“是,何小姐,您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没多会儿,一瓶82年的拉菲就送了上来。

    她先端起酒杯就说:“我们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方子俊也赶紧端起酒杯来回应:“干杯!”

    两只酒杯“叮”地一声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就见何幼宜直接喝完那一杯红酒,他也只好一口气喝光。

    何幼宜喝完酒,这才继续刚才的话题:“子俊哥很喜欢日系车吗?”

    方子俊很喜欢这个话题,赶紧放下叉子回答:“对!我的新车是辆进口的雅阁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见他这么兴奋,于是笑着问道:“是吗?那方先生以前开的也是日系车吗?”

    方子俊继续笑着回应:“是的,我以前开的是一辆尼桑,也非常不错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何幼宜当然知道,那辆车还是她前年出资给他买的。

    为了那辆车,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,还跟银行借了不少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一转眼,那辆尼桑就成了他的旧车。

    她也变成了他的旧人。

    恐怕现在他连想都想不起来了!

    她忍不住关切地问道:“哦,那你怎么又不开哪辆车了?”

    方子俊却丝毫不在乎是的说道:“一辆旧车而已,不喜欢了就自然换掉了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有些不高兴地问道:“你很不喜欢那辆尼桑吗?为什么那么快就换掉?”

    方子俊赶忙说道:“也不是很不喜欢,只是开着那辆车会让我经常想起来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闻言,何幼宜心上蓦地一怔,随即问道:“你的前任吗?”

    “是呀,她就跟那辆车一样让人喜欢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方子俊不想多谈顾清颜,转个话题说道:“何小姐以前喜欢开什么车?”

    何幼宜苦笑一声,回应道:“我也有几辆旧车,不过我都还没有把他们扔掉!”

    方子俊笑着说:“看来何小姐是个恋旧的人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拿过酒杯来边倒酒边说道:“没错,我的确很恋旧。”

    倒完酒,她端起酒杯来就说:“来吧,我们再干一杯!为了旧车!”

    方子俊立马端起酒杯来又跟她干杯,“好,干杯。”

    三杯红酒下肚以后,何幼宜还没什么事。

    他反倒感觉晕乎乎起来。

    难不成他这么快就醉了,怎么看着眼前的何幼宜都好像有点重影了。

    何幼宜将一块切好的牛排放进嘴里,一边细嚼慢咽,一边看着眼前的男人脸色泛红。

    她今天叫贱男出来就是要把他灌醉了,然后让他说实话。

    而她已经提前喝了解酒药,喝多少都不会醉。

    然而方子俊却醉的越来越晕,连切牛排的手都快要拿不住刀叉了。

    她看时机差不多了,这才开口问道:“那子俊哥的那辆尼桑现在在哪?是卖了吗?”

    方子俊眼眸惺忪地抬起来,便回答:“没有,我怎么可能卖了?我直接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忍不住打了一个酒咯,空气里全是浓重的酒气。

    何幼宜赶忙掩住鼻子,问道:“你直接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才听方子俊继续说:“我把那辆车直接推进河里了,没有想到吧?”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何幼宜的确是没有想到,“是吗?那你把车推进哪条河里了?”

    方子俊醉的有些迷迷糊糊,笑着说道:“还能是哪?当然是我们南郊那条护城河。”

    闻言,何幼宜脸上原本挂着的笑容瞬间僵住。

    该死的混蛋,居然把车扔河里了!

    不过她也正好可以通知秦成旭,马上去把车打捞上来。

    只要在车上找到足够证据,她就能把方子俊和苏诗儿送进牢房!

    她从座位上站起来就说道:“我忽然想起来,我还有些事要办,下次再见吧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管方子俊会有什么反应,说完就转身朝餐厅出口走过去。

    方子俊看见她走了,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喊道:“幼宜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他低头看见脚下的真空玻璃,就吓得整个人瘫软下来。

    他再想爬起来,却觉得两条腿一点力气都用不上,就好像浑身被抽了骨头。

    何幼宜走到餐厅门口,回头就正好看见贱男趴在地板上都快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贱男还边爬,边叫:“啊!快救我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冷冷地嗤笑一声,转身就吩咐餐厅经理:“麻烦你们,把那位先生送回家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瞥了一眼方子俊的丑态,扭头就走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她才不负责给贱男擦屁股。

    她最重要的事情是,赶紧给秦成旭打电话:“幼宜,饭吃的差不多了吗?”

    何幼宜边走进电梯边清晰地说道:“吃完了,你赶紧叫人去南郊护城河打捞车吧。”

    秦成旭有些意外地问道:“这么快就套出来了,你该不会是牺牲了……”

    何幼宜直接打断:“别瞎想了,赶紧去帮我把车捞上来吧!”

    秦成旭立马点头应声:“没问题,我这就安排。”

    挂上电话,正好电梯也已经到了一层大厅。

    然而电梯门打开的瞬间,何幼宜一眼就看见苏诗儿那张拉长的驴脸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