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3章 (番外一)那你就给我都吃了吧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那场大火呀,我当然知道啦!”

    老板娘一边将餐具放下,一边笑呵呵地说道:“烧了好几天,周围的树都着很多。”

    闻言,何幼宜又立刻问道:“那你现在就给我详细说说,那天的火势吧!”

    可老板娘却有点不乐意,“那可不行,我这还得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板娘就要转身进去忙活。

    就见秦成旭起身说道:“等下,你看这些够不够?”

    他边说边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钱,比刚才给那个村民的都还要多。

    老板娘看见这一叠红色的大额钞票,铜铃般的两只大眼睛都要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伸手就要去抓,却见秦成旭将手一仰,说道:“想要的话,就一五一十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这才笑盈盈地说起来:“那我说,不就是那场大火吗?那天我老公刚好去邻村进菜,路过那个的废仓库,远远地就看见那火光冲天啊,可是那是个很多年不用的库房,我也就没当回事,听说那场大火少了三天两夜呢!”

    何幼宜听她越说越兴奋,抓住她的手腕就要求道:“那你老公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既然不是这个老板娘亲眼看见的,那她就没必要继续问她了。

    老板娘却不高兴了,“我老公正在厨房炒菜呀,可没时间跟你们聊这些。”

    秦成旭将钱夹里最后一叠钱拿出来,说道:“就这些了,你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眼睛一下又直了,估摸着那些钱大概有5000多块呢。

    这些钱可是她这个小饭店半个多月的收入呢。

    她赶忙说道:“我这就把我老公叫出来!”

    何幼宜笑了笑,就说道:“不用那么着急,我们可以等他忙完了再问。”

    秦成旭也符合道:“没错,我们还正等着吃饭,你让他快点做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又边将那些钱又放回了钱夹里。

    老板娘见了,赶紧说道:“好好好!我这就去催催我家大厨!”

    说完,老板娘转身就扭着肥大的臀部进了小饭店的后厨。

    秦成旭见人走了,就说道:“幼宜,你真的确定,你朋友是被大火烧死的吗?”

    这一问却把何幼宜给问住了,还好她之前也想过怎么说:“是呀,她最后的手机定位就是那个旧仓库,刚好那天那个仓库就着火了,她人就失踪了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到这,秦成旭却忽然抬起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“嘘,先不要说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怔了下,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就见一辆眼熟的车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一眼就认出来,那辆车就是刚不久见过的方子俊的车。

    真是没想到,那个家伙这么快就找来了。

    就见方子俊将车一停下,就从车上窜下来直奔他们这边的桌位。

    何幼宜和秦成旭现在想换个地方吃放,都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贱男一走过来,就献媚地说道:“何小姐,咱们真是太有缘份了!”

    不等何幼宜回话,秦成旭就怼了回去:“恐怕不是有缘,而是你一直后面跟着吧?”

    方子俊脸上有点不挂,但是一点也不影响他想要跟何幼宜套近乎。

    “何小姐,我们一天见两次面,难道不是有缘吗?”

    他一屁股就坐在何幼宜身边,继续说道:“这种地方怎么吃饭?还是我请客吧?”

    何幼宜听了,立刻回应道:“不用了,我们只是临时坐下来歇歇脚。”

    秦成旭也跟着说道:“呵,怎么哪里都有你?”

    方子俊满眼都是何幼宜,好像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他还笑着说道:“哦,我知道了,何小姐肯定是想要尝尝我们这边的特色菜吧?”

    何幼宜也正好借坡下驴:“对呀,我听说这边的白斩鸡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方子俊更加献媚地笑起来,“当然了,我们南郊这边别的没有,白斩鸡最出名!”

    听着这个家伙撒谎都不带打草稿的,何幼宜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南郊这边的特色菜,恐怕她比贱男更了解。

    而且贱男这些年来,也是她带着他吃过不少小饭店的美食。

    刚谈恋爱那会,贱男还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混蛋却充当起来最不要脸导游。

    就听他介绍一番,又说:“何小姐还是跟我走,我保证你能吃到最正宗的白斩鸡!”

    不等何幼宜说话,秦成旭就在一旁说道:“抱歉,我们这里刚好已经点了鸡。”

    方子俊还不死心,又说道:“这里这么小,又破,根本不正宗……”

    可他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面前忽然飞过来的盘子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紧跟着就听身后有人说话声:“谁敢说我的鸡不正宗?我的鸡就给他白吃!”

    方子俊一扭头,就看见小饭店的大厨兼老板正站在身后边,一脸凶相。

    关键是大厨的手里还拎着一把锋利的菜刀。

    他吓得浑身一哆嗦,就赶紧解释:“没有!那不是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秦成旭冷着脸说道:“还说刚才不是你说的?难道是我们说的吗?”

    老板抓起一块鸡腿肉就往方子俊的嘴巴里塞,还一边说:“那你就给我都吃了吧!”

    方子俊一个没有站稳,就从凳子上仰着摔了下去,摔得“哎呦”直叫。

    何幼宜见了,立马笑着说道:“活该!谁让你嘴巴没把门的。”

    她还想着怎么赶紧甩掉这混蛋,这下也不用想了。

    估计这个五大三粗的老板都能吓跑他。

    方子俊从地上爬起来,本来想骂回去,可是看见何幼宜在笑立马便得点头哈腰。

    他赶紧赔礼道:“我错了,我错了!我不该乱说,祁家的白斩鸡最正宗,好吧?”

    老板凶着脸骂道:“以后我要是再听见你说我的鸡,我就把你做成白斩鸡!”

    老板娘见了,赶紧上前劝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?吓坏了客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说着,老板娘一把将老板手里的菜刀夺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老板的脸上还是一脸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老板娘只好笑着说: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我家大厨就是脾气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何幼宜这倒是很理解:“没关系,祁大叔事正直的人,所以脾气才这么大的。”

    她本来还想当面问问这个老板兼大厨,那天路过旧仓库究竟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,她还得必须把方子俊这个贱男给支开才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