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5章 有什么话,不能直接跟我说吗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裴义一眼认得出来,那是秦成旭的跑车,没想到竟然停在这里。

    肯定是墨厉城和秦成旭现在正在书房商量事情。

    看来现在进去还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他扭头交代道:“丫头,在车里等我。”

    小惠老实地点点头,应声道:“嗯,大叔快点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怀里还抱着装有妈妈的骨灰的骨灰盒,这样子也没有办法进别墅里边。

    裴义见她答应,就推开车门下了车,直奔别墅里面的书房。

    等他走到书房门口,正好听见秦成旭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裴义也只好现在书房外面等候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很对不起你,但我想开律师事务所已经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秦成旭语气委婉地说道:“幼宜那边需要我,我也想能够有自己的发展空间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坐在大大的书桌后面,沉声说道:“可以,需要什么,直接给我说就行。”秦成旭立刻感激地回应道:“我还担心厉城哥你会不同意,谢谢厉城哥!我这次一定好好干,一定要做出一个样子来,让墨姨和厉城哥都不会对我失望的!”

    墨厉城见他这么激动,凉薄的唇角上也露出一起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照顾秦成旭,现在可以放手了。

    也许去开律师事务所,是秦成旭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紧跟着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墨厉城微微抬头应了一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裴义这才推门进来,打了声招呼:“boss。”

    秦成旭见是他,赶紧笑着说道:“那厉城哥,你忙吧,我这就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成旭便转身离开了书房,跟裴义点点头算作打招呼了,紧跟着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墨厉城这才扭头看向裴义问道:“说吧,是昨天的事情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裴义点头应声道:“是,我已经查到小惠原来的家庭,父亲顾清源是c大教授,母亲卓亚婷是个舞蹈家,小惠原来的名字叫顾星愿,不过她父母都死在北城混混头目林斌的手上,这个林斌以前还跟叶二少勾搭在一起,纯粹的社会残渣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听他这样详细的报告,便沉声说道:“好,先报警,配合警方除掉他。”

    裴义立刻明白boss的用意,点头应声:“是,boss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忽然停顿下来,不知道该不该接着说。

    而且相对于boss,太太更好说话一些。

    墨厉城见他不说了,就问道:“有什么话,不能直接跟我说吗?”

    裴义犹豫了一下,才说道:“小惠的母亲骨灰……她不知道可不可以葬在……”

    他都不敢把话说完,心里就已经想到了墨厉城绝对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毕竟boss向来在商场上从不讲情面,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诟病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池安夏从书房外面慢慢地进来说道:“那小惠是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裴义赶紧转身低头回答:“太太,小惠希望妈妈的骨灰能在别墅的后山安葬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听了也微微皱了皱眉心,心里明白墨厉城是不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可是裴义既然提出来了,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。

    于是她想了想说道:“这可以商量的,要不然我来帮她找块好墓地吧。”

    裴义赶紧低头应声:“谢谢太太,我去转告小惠。”

    他又跟墨厉城说道:“boss,那我先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裴义这才转身离开书房。

    等裴义出去,墨厉城这才开口问道:“老婆,你打算怎么安排?”

    池安夏慢慢走到书桌前面,微笑着回应道:“我还没有想好,尽量让小惠满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会妥善安置的,你最近不是没有休息过来吗?就不要随便走动了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是不想让她操心这些事情,长臂伸过来就搂住她的有些圆润的腰身。

    池安夏微笑着坐在他身边,就说道:“好吧,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别墅外,裴义已经将boss和太太的话转告小惠。

    小惠也拿不定主意,就先跟着裴义去了警局。

    朴警官早已经在警局内等候,见裴义带着小惠过来也立马接待他们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小惠的妈妈只剩下骨灰,所以警方也没有办法确凿证据证明妈妈的死因。

    小惠只能抱着妈妈的骨灰一边哭诉:“都是我没用,呜……妈妈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裴义见她哭着说不清楚,只好替她说:“虽然没有物证,可星儿就是人证,是她亲眼看见自己的妈妈被杀害的,所以才会被林斌一直追杀,如果警方不能立案,那出了问题,警方是不是该负主要责任?”

    朴警官点头说道:“你说的有道理,当然得要立案,可是现在证据还不足。”

    最可惜的是,能证明小惠妈妈被杀的直接证据,现在只有这捧骨灰了。

    如果再找不到其他人证,物证,可能这个案子就会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让那么一个危险的人物还逍遥法外,的确很危险。

    而且林斌现在还在派人秘密找寻着小惠。

    裴义也只好表示:“那好吧,在破案前,星儿还是由我来保护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转头跟小惠说道:“丫头,先跟我回我那,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小惠吸了吸反酸的鼻尖,赶紧点头说道:“好的,大叔……”

    朴警官起身送出来说道:“那就这样吧,你们有什么需要立刻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小惠也非常难过,从警局出来就一直低着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两个月来发生的事,她还像是做了一场梦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那次跟刘姨联系上,她一直都还以为妈妈肯定还活着。

    然而世事难料,她竟然早就已经跟妈妈天人相隔了。

    裴义见这个丫头没有精神,便说道:“不要担心,这件事会很快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小惠抬头看着这个现在唯一能让她依靠的男人,心里更加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裴义已经将帮她车位打开,她这才点点坐进车里。

    接下来裴义便又将她带回了那处住所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的是那个斌哥就自动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家伙还带着人,明目张胆地堵在裴义的那套房子门口。

    裴义刚一下车便看见几个混混围上来说道:“小子,我们斌哥要找你谈谈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