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3章 我就知道,我老公不是冷血的人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小惠,那后来呢?”

    听见小惠又哭了起来,裴义冷硬的心又一下软了。

    他可以面对最厉害的敌人也不会手软,可是面对这丫头却总是狠不下心来。

    小惠抽噎着,尽量说清:“我刚好看见,妈妈死的那一刻,那个男人也发现了我!”

    那简直就是她的噩梦,看见男人也要杀了她,她就赶紧从家里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后爸派来的人到处追她,她根本没有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也就是那一天晚上,她在街上四处乱逃。

    结果她就撞在了裴义的车上!

    等她再醒过来,人就在海滨别墅里,还有佣人照顾她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别墅的主人把她送回去,她才一醒过来就谎称自己失忆,什么也不记得。

    可一个谎言就紧跟着一个谎言,为了不让裴义把自己送走,她才骗他怀孕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也只有全部都说出来:“大叔,我真的不是有意骗你,我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,小惠就又忍不住抽噎起来,可怜楚楚地叫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现在只有大叔你能帮我,如果大叔不帮我,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哭了,这件事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裴义听她又要哭出来,心里更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本来冷硬的心肠,又被这丫头的可怜样给软化下来。

    他就差现在就去找那个叫斌哥的男人,你死我亡来个了断!

    不过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冷静,只有最冷静,才能解决好这件事。

    毕竟那个男人可是北城最有名的混混,以前还是能跟叶梁栋并称的混混头子。

    如果他现在为了小惠,贸然闯到斌哥的领地,恐怕事情会越弄越糟糕。

    更何况现在小惠还抱着妈妈的骨灰。

    从人之常理讲,他也应该先将小惠和妈妈的骨灰安置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裴义又低沉着嗓音问道:“你决定好,将妈妈的骨灰葬在哪里了吗?”

    小惠已经哭得话都要说不出来了:“我、我……妈妈她……”

    裴义只好沉声说道:“好吧,那我先安置你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裴义这才从新发动车子,先带着她去安全的地方再说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必须把这件事第一时间报告boss,想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……

    墨厉城还正在书房里批阅文件,池安夏就坐在旁边看书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安静地互相守着,时间就过得很甜蜜。

    其实安夏一直想去公司和基金会,可墨厉城却非要她静养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却是让她操心天鸿公司,所以才让她现在的身体有点虚弱。

    为了让墨厉城同意让自己去上班,池安夏干脆就在书房里天天磨着他。

    可就在两个人正在书房里坐着的时候,裴义便从外面走了进来报告:“boss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漆眸微抬,看见裴义风尘仆仆地站在书房门口,便开口道: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裴义点头走进来刚要开口,但是看见池安夏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墨厉城见他不说,就知道是有需要避讳的事情。

    池安夏也看出来裴义不想当着她的面说,便起身说道:“好吧,你们说吧。”

    墨厉城担心她的身体不便,就沉声叮嘱道:“不用出去了,让裴义直接说吧。”

    裴义听了也只好当着池安夏的面,说道:“是,boss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裴义把小惠的事情都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那个丫头不是故意骗人的,那样说,也是为了保护自己。”

    说完,裴义还郑重其事道歉:“我也代小惠跟您和太太道歉,请您和太太原谅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听了小惠的遭遇,也感到即震惊又同情:“裴义,不用道歉,我们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然而墨厉城却冷沉着俊脸,直接问道:“你这是单凭自己的个人情感为她求情,还是已经经过实际调查取证,证明她不是故意说谎的?”

    闻言,裴义蓦地一怔,立刻低头回应道:“抱歉,boss,我还没有去调查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就听墨厉城又说道:“既然都没有经过调查,你就不该来报告。”

    就算boss不说,这一点裴义也应该料到。

    墨厉城向来都是最不讲情面的,除非是有确凿的证据去说服他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小惠这个来历不明,又说不清身份的女孩子,就更得要调查清楚了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裴义赶紧点头应声:“是,boss,我现在就派人去核查。”

    裴义说完就要转身离开书房,准备尽快去查清楚。

    就听池安夏忽然问道:“那小惠呢,你现在把她安置在哪了?”

    裴义赶紧停下脚步,回身说道:“太太不用操心,我已经将她安置到安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他自然不能把小惠再送回海滨别墅来,那样也会让海滨别墅被扯进这件事来。

    池安夏点点头说道:“那好,如果小惠有任何需要,你就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裴义立刻低头回应:“是,没有别的交代,我这就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裴义这才转身离开书房。

    而池安夏却扭头问墨厉城:“你不是很重视裴哥吗?刚刚怎么那么薄情?”

    要不是她得要维护丈夫的面子,刚才她就想质问墨厉城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千万不要被表面现象迷惑了,”

    墨厉城漆眸微抬,声线冷沉:“不是所有事情,都想你想象的那样简单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撇撇嘴巴,就说道:“可小惠既然跟我们住在一起,那就是咱们家的一员。”

    她早就不把小惠当外人了,更不把她当下人,而是当成自己一个妹妹一样。

    就这个男人总是把人分的那么清楚,丝毫不允许越举。

    就听墨厉城皱着眉心回应道:“好,既然老婆发话了,这件事我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    池安夏听他这么说,才微笑着说道:“这还差不多,我就知道,我老公不是冷血的人!”

    这话要是被以前他那些竞争对手听到了,绝对认为是她在胡说。

    墨厉城不冷血,不绝情,那他怎么成就的mc帝国集团?

    而裴义忙完手里的事情,就已经是深夜。

    他担心小惠会担心害怕,于是忙完就去了那处墨厉城送给他的房子。

    他已经将小惠安置在这里,还给她买回来一个漂亮的骨灰盒,好盛放妈妈的骨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