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2章 我怎么会忍心把你一个人丢在那里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那个时候听这个小丫头的口气,就好像找到了她这辈子都想依靠的人。

    在这丫头眼里,就好像那个人是该是英雄是的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,她却伤心地像是被抛弃了。

    听见刘姨这样说,她更是哭得厉害,边摇头边说:“不会了,他不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刘姨这下可是犯难了,要是被斌哥发现她收留星儿那可就遭殃了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她只有下逐客令了。

    “星儿呀,我这店快关门了,你要不去别地躲躲吧。”

    “刘姨,我能去哪?你是我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最好的闺蜜这几个字还没有说出口,小惠就又呜呜哭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她真的已经无处可去,家里所有亲戚都不敢收留她,甚至还有人拿棍子撵她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妈妈说是生前最好的姐妹却说这样的话,更让她伤心起来。

    刘姨见她赖这不走,只好又劝道:“要不这样,你先去那边洗浴中心躲着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下来,就听见药店的门被人从外往里推了开。

    紧跟着就有几个混混一样的人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大声喊道:“还说没收留这个小丫头,竟然敢跟老子撒谎?”

    闻言,刘姨直接吓瘫在地上,惊恐失色地辩解道:“松哥,对不起,我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小惠看见进来的几个人也一下愣住,两只手抱着装骨灰的箱子更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因为她认的出来,其中这个叫松哥的就是她跟在后爸混的一个小头目。

    真是没有想到,今天这这么倒霉竟然遇上了他们这些人。

    要是被他们抓回去,那后果可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却见松哥带着人走进来就称呼道:“大小姐,还是跟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后面紧跟着就有人说:“老老实实地跟着我们走,免得你手皮肉之苦。”

    小惠使劲摇头,可是却被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就要把她拖出去。

    小惠惊恐地大叫起来:“走开!走开,不要碰我!”

    然而她一个小姑娘,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?

    就连刘姨想要上前阻止,都被一个混混一脚给踹开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忽然有人从外面进来,两脚就被堵在门口的混混给踹倒了。

    松哥和其他人转头一看就立马大声喊道:“什么人?快给我打废他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其他几个小混混就前都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小惠一抬头却看见是裴义回来了,不由得心里有些惊喜。

    裴义却来不及跟她说话,迅速跟这个小混混打起来,一拳一脚都带着风是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几个混混就算再凶狠也没有经过什么训练,在裴义面前简直就都是些废物。

    没几分钟,小药店里的这几个小混混就全都被打趴下来。

    就连那个叫松哥的都被裴义一拳打在胸口上,差点吐出血来。

    小惠看着裴义这帅气利落地将这些人都打倒了,眼睛都一下睁的溜圆。

    刘姨蹲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切,也一下被这个高大魁梧的男人吸了粉。

    这男人也太帅了!

    简直帅的惊天地泣鬼神了!

    这些小混混们平时可是都让老百姓们最头疼的了。

    然而眼前的这个男人三下五除二,直接把小混混们全打趴了。

    刘姨赶紧站起身,想要过去认识下,却见裴义俯下身来就将小惠从地上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惠的怀里还抱着那个盛妈妈骨灰的箱子,眼看着裴义的脸,整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被刚才的情景吓呆的,而是被这个男人的魅力迷呆的。

    原来她对裴义只有感激之情,可现在却心动起来。

    心跳的那么快,都好像随时要跳出胸腔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她现在只想跟他说一句:“大叔,我爱你!好爱你!”

    然而她现在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嗓子,只能发出“呃”的低声。

    裴义也没有低头看她,而是抱着她直接离开小药店,就直奔他开来的车上。

    等他把小惠放在后车厢,这才赶紧上了驾驶位迅速将车开离了菜市场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是那些小混混的势力范围,还是赶紧离开的好。

    可裴义越是什么也不说,什么也不问,小惠的心里却越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终于她忍不住,先开口问道:“大叔,你不是不想见我了吗?为什么还来救我?”

    裴义一边开车,一边低沉着嗓音回答:“你说呢?你现在还怀着我的孩子,我怎么会忍心把你一个人丢在那里?”

    闻言,小惠的心里一下刺痛,痛地好像无数的针在扎。

    原来他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才回来救她。

    可惜孩子是不存在的!

    小惠只有抱着妈妈的骨灰又抽噎地说道:“大叔,对不起,我骗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裴义听她这么说,手上握着方向盘的两只手一紧,手指关节都一下泛白。

    这个答案他已经想到了,可是听在耳朵里还是那样不顺耳。

    确切地说,他是对这个丫头彻底失望了。

    等车子开到一个安静的路段,裴义直接将车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看见车子停下来,小惠心上猛地一惊,抱着箱子的两只手也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她心里预感很不好,小声问道:“大叔,你要把我丢在这吗?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,为什么要骗我?”

    却见裴义坐在驾驶位上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开口。

    小惠心一下提起来,随后便紧张地问道:“大叔,你真的要知道吗?”

    男人的嗓音又低又沉,却浑厚有力:“你不说的话,我又怎么才能帮到你?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小惠本来提着的心这才缓缓落下,眼眶也一下湿润起来。

    她抿抿嘴巴,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:“大叔,还是你最好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便是她委屈地跟裴义诉说自己曾经的遭受。

    “我爸爸是个作家,我妈咪是个舞蹈演员,我们一家原来很幸福……”

    “突然有一天我爸爸离开了我们,还欠了高利贷一大笔钱,妈妈为了还钱被迫嫁给了后来的继父,可是没有想到,”

    “可那个男人却是杀了我爸爸的人,我妈妈知道后要去报警,那个男人就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小惠又一下哭出声来:“他就一枪打死我妈妈,呜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