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5章 我害怕,我要跟大叔在一起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这样的动作简直就像是老熟人一样,互相安慰。

    林筱筱真想一拳把这个臭小子打扁!

    从来没有男人敢对她勾肩搭背!

    她立刻眯起眼睛看着这小子,语气轻蔑地问道:“你要陪我吃饭,喝酒?”

    池洋耸耸肩,就说道:“如果大姐有需要,我的肩膀也借给你!”

    说完,那张标准的娃娃脸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而且这笑容干净纯粹地就像是一潭清水,不掺杂任何杂质。

    林筱筱有种被蛊惑的感觉,心里竟然一下子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她立刻点头说道:“好,那今天晚上只陪我吃饭喝酒,但是不许多嘴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转身就朝着一个美食街的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池洋紧跟其后:“大姐,我们要去哪吃饭?”

    林筱筱在前面边走边说:“少废话,你跟着我走,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池洋坏坏地笑了笑,应声道:“没问题,反正我以后就跟大姐混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以前以后地穿过美食一条街,向着另一条街的路边摊位上走去。

    那里曾经是林筱筱和池安夏曾经经常光顾的地方,可以撸串,也可以喝啤酒……

    裴义依旧在第一中心陪着小惠挑选衣物,可是已经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他刚刚看到林筱筱和池洋离开,心里就预感不太好。

    毕竟池洋可不是什么好鸟!

    可是现在小惠挑选衣服的兴致正高,他也不好现在就离开。

    就见小惠从试衣间出来,身上换了一条露肩的粉色连衣裙,衬得人更加甜美可人。

    她一出来就见裴义正若有所思地望着别处,让她心头有点不快。

    小惠立刻走上前去,轻声问道:“大叔,这条裙子漂亮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她还在裴义面前转了一个圈。

    漂亮的裙摆立刻展开,美丽地就好像是一朵盛开的鲜花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这样,裴义都好像是没有看见,目光依旧注视着远处某个地方。

    这下小惠有点不高兴了,嘟着小嘴就问道:“大叔,你是不是还在想林姐姐?”

    裴义猛地回过神来,就起身说道:“不是,我刚刚是在想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小惠立刻就生气地说道:“不是说好了,今天要陪我买衣服吗?”

    她这才刚试了三身裙子,这个大男人就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裴义见她生气了,便安慰:“丫头,我没说不陪你买,而是觉得你穿什么都好看。”

    小惠听他这样生硬的语气说情话,小脸一下绯红,刚才的不悦也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她伸手就拉住裴义的大手,就笑着说道:“真的吗?那我选哪条好?”

    她一共试了三条连衣裙,一条白色蕾丝,一条红色雪纺,再就是这条。

    她都很喜欢,一下子不知道要买哪一条好了。

    当然这还得要裴义来决定。

    毕竟她来买新裙子,主要穿给他看的。

    就听裴义低沉着嗓音回应道:“都好看,我全都给你买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这更让小惠高兴了,拉着他的大手就撒娇道:“大叔,你真好,我好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裴义看着这丫头笑起来这么灿烂,那颗硬如钢铁的心也微微软化了不少。

    尤其是听着这个丫头亲口对他说“我好喜欢你”,心情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至于刚才纠结要不要去管林筱筱和池洋,也一下忘到脑后。

    接下来,裴义就去付了账,然后又带着小惠吃了一下东西才回到海滨别墅。

    回到海滨别墅,墨厉城和池安夏一家已经都用过晚饭上楼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裴义见小惠今天逛商场也有点累,于是叮嘱道:“丫头,不早了,早点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然而小惠却还有点兴奋,撇过脸来就说道:“现在就去睡,是不是有点早?要不然我给你看一个小节目,然后再去睡觉好不好?”

    裴义听她这机灵古怪的小主意,却立刻否定道:“有什么节目明天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小惠听了,只好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那好吧,我这就去睡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耷拉着脑袋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裴义见她去睡了,转身去跟别墅里的保镖交代几句才回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等回到自己房间没一会儿,就听见房门外响起两声敲门声。

    紧跟着听见门外传来像小猫一样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大叔,我可以进去吗?”

    裴义正要准备脱衣去浴室的动作一顿,转头应了声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就听小惠小心怯怯的声音在门外响起:“我的房间里有老鼠,我有点害怕。”

    裴义听了,大步迈到门口就给那个丫头把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他还没开口,就见小惠裹着被单的身影迅速冲进了,一把就将他给抱住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一边抱着他的腰身,一边哆嗦着身子嘟囔着:“吓死我了!好大一只老鼠!”

    裴义见她怕成这样,便立刻沉声问道:“在哪里?我去给你抓。”

    这么大的一个海滨别墅,按理说不会有老鼠。

    毕竟里面有这么多保镖和佣人在。

    估计是这丫头看过了,或者是做梦梦到的。

    就听小惠却抱着他说道:“不要去,不要去,我害怕,我要跟大叔在一起!”

    说这话,她身上裹着的被单不知不觉滑落下下来,露出一片莹白如玉。

    而且她越是在他怀里哆嗦,滑落的部分就越大。

    裴义一低头就看见她光滑的后背,还穿着刚从买回来的粉红色蕾丝内衣。

    这让他一下明白,根本没有她说的大老鼠,只有这有脑子里的小想法。

    他跟着小丫头除了第一次,都已经很久没有亲近过了。

    这样被她紧紧抱住,竟然隐隐约约有了一些反应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得克制着本能,低头说道:“有没有老鼠,我跟你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裴义就俯身将她身上滑落大半的被单拿起来,又重新给她在肩上披好。

    小惠见他这样没情趣,心里要多郁闷有多郁闷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裴义是棵大铁树,三十年不开花,一开花就会把人折腾够呛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了,今天性感内衣换上了,又这么热情地送上门来了,他这棵铁树还是不开花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